星期六, 1月 28, 2012

讀許倬雲談話錄




《許倬雲談話錄》是許倬雲先生口述,李懷宇筆錄的回憶錄。上部是正文,下部是李懷宇延伸寫作。此書雖不是對話形式呈現,卻保有談話風,如在目前,極為動人。對許氏而言,生命如何流是他的關心處,是前奏是片段,都是極易辨識的許氏風格。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下面的歲月,人類將發現與締造更多的新事物。在我的稚孫長大時,他的生活方式,將與我這一代最後一段的生活,又有極大的改變。本書敍述的一切,在他們那一代,可能歸入古代歷史之列。也好!因為在十年前,我曾在山西的東南角,看到農耕的工具,與我在幼年所見內地農具,完全一樣,也與我所知的漢代農具,基本相同。我還曾見過中國士大夫家族的族規和鄰里鄉黨的人際關係,也可與漢代以來的傳統相連接。」又,


「我一路旅行、逃難所經各處,和後來我看的《三國演義》就連在一起了。那些都是三國戰場,荊州本來就是戰場,鄂北一帶就是新野,我們走的路就是三國時期的路,對我很有幫助。」


拉長視野的歷史變化觀念,處處可見,穿越時光隧道,歷史是無數後人一代接著一代填補累積而成。人生而寂寞,如果有一絲牽掛,歷史便不會寂寞。


作為史家,許倬雲用一雙眼睛觀察,古今不是界限而是有趣的參照,任何時刻都可能是中站,成長發展尚在繼續,每個階段不過是開展與轉折,若真是斷裂,也是臍帶式的斷裂,史家並不忽略這一傳統的「臍帶」。


讀談話錄看八十回顧,強烈感受歷史發展的脈動。世間唯一不變的東西就是變,許氏尤能把握學術與政治關係,問學觀世,對日人日軍的分辨與寬恕,舊派人風範都有了幾分蕩蕩遙遙的清明。師心使氣,賞菊把酒,可見許氏晚年風流人物。


許倬雲論人是以聰明為準繩,聰明不聰明,隱隱約約限制學術變異方向。像李濟之、沈剛伯、董作賓、傅斯年、錢賓四、郭沫若,都是聰明人。


《談話錄》批評最多的是屈萬里和李敖。許氏說在史語所得到李濟之先生器重,卻意外得罪屈萬里,受到行政上的排擠。這一點《許倬雲八十回顧》僅得模糊的幾筆,以「一些麻煩」跳過了。李敖於《八十回顧》簡直蒸發,沒有出場。


許書指李敖「聰明有餘,沒有章法」,且「說謊、偷書」。寫蕭孟能字畫被盜一事,筆下猶有溫熱。「在《自由中國》時代,沒有人像殷海光寫得那麼坦白,他跟李敖不一樣,李敖是罵人,殷海光是罵政權」。


後續是李敖怒而告上法院,一如李氏過往。我想倬雲先生是不會重印這樣的「足本」了,真是寶貴。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獨立書話」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2341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好~
為了此事李敖告許倬雲~
參看
李敖:刑事告诉状李敖
http://book.douban.com/review/3466594/
此文收進李敖的<你笨蛋,你笨蛋>書中~

事後許倬雲跟李敖道歉了~
並說是紀錄者誤記李敖的談話~
    
引自TVBS新聞
    .....這一本「許倬雲談話錄」,紀錄中研院院士許倬雲過去80年的人生點滴,部分文字,卻意外掀起作家李敖和許倬雲間的官司糾紛。書中寫到「我跟李敖之間很不愉快,因為他說謊、偷書…等到李敖要畢業時,我不蓋章,所以他沒畢業」。
    
    李敖說,這和事實大相逕庭,控告許倬雲加重誹謗。作家李敖:「在台大唸了研究所以後,我寫文章罵了台灣大學校長,罵了台灣大學文學院院長,我不願意看到這些老師,所以我就自動休學,休學後1年,我就自動退學了。」
    
    原來許倬雲擔任台大歷史系副教授時期,李敖剛好是台大歷史所的學生,但李敖堅持自己沒偷書,更說明許倬雲當時不是系主任,沒有權限讓學生不畢業,書本內容子虛烏有。
    
    而針對許倬雲回應,是在整理口述的「記錄過程」時出差錯,檢察官也認為許倬雲沒犯意不起訴,李敖不能接受。李敖:「如果他們覺得自己不妥,或是要懺悔或是要補救,那為什麼現在還在賣呢,所以我對檢察官林楨瑩,覺得非常離譜,只好請她到監察院走走。」
    
    許倬雲曾說明,當他發現成書和口述內容不合,曾立刻通知出版社把書下架,也希望把涉及李敖的內容,全數刪除,並沒有刻意誹謗,不過一本談話錄,內容出現爭議,雙方對簿公堂,惹出不少枝節。

東山 提到...

對啊,所以這本書應該不會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