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26, 2011

2011年我的愛讀書




周而復始,年年歲歲,總是「風景依稀似去年」。歡喜有時,困頓有時,生活似河流蕩逝,飛揚落寞,除人外,最有趣的莫過於書,我高興我呐喊,書房一角於是有了光和熱。各地天生讀書情種聚合,將他們平日愛讀什麼書列一張清單,或者寫幾個字,找些插圖,沒有禁區,毫無顧忌,心裏想什麼就寫什麼,十部為限,當然也可以少於此。這樣做是一時好玩心起,希望同好熱鬧一下,說是平靜生活小趣味,抑或為讀書生活開一旁枝生色亦可。回顧過去所得種種,祭謝書神庇佑,感謝有書可讀有書可聊的日子。希望讀者不介意玩心太重,讀了也歡喜,倘使真能「引蠹魚之來遊」,且讓我們知道你也在那裏,也在讀書。

愛讀書十部

一,阿部正雄《佛教》

二,卞僧慧《陳寅恪先生年譜長編》

三,李懷宇 許倬雲《許倬雲談話錄》

四,余英時《會友集》

五,溝口雄三《中國前近代思想的演變》

六,李約瑟《中國之科學與文明》

七,何偉《甲骨文》

八,殷海光 林毓生《殷海光林毓生書信錄》

九,秦家懿《朱熹的宗教思想》

十,楊惠南《佛學的革命》
Link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獨立書話」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1996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1989


星期一, 12月 12, 2011

天地之始隨喜鈔




薛仁明先生《天地之始》不說出來很難相信是碩士論文。薛書以胡腔寫胡蘭成,「胡蘭成寫的,是真正的『論文』。凡說理,皆成文章;凡論述,皆如詩。和今日學院中枯槁無趣的『論文』,完全異質。唯具象化之理論學問,方能如詩;今日學院,是執於抽象化,故其『論文』才乾枯至此,其人也才日益枯槁這般。胡言道,『文章也是先要作者的相貌好。』具象化的理論文章與修行結合,可以道藝一體,才能夠『作者的相貌好。』」這也是夫子自道,好論文不僅僅是學術界的事,也可以是上佳美文,魏晉六朝文章思接千載,胡蘭成如此,薛仁明亦然。他們看重的其實中國文明的好(不是盲目自大狂),強調的是宗教情懷一般的直感體驗,抒情的批評。我讀《天地之始》,時時想到真有讀者喜歡張愛玲,愛屋及烏讀書,可能要他失望了。


這是唯一直面胡蘭成的書。就胡論胡,好處是擺脫了此前學界談胡必夾纏在張愛玲的情愛恩怨。書中最妙的是把胡蘭成定位為「界際之人」,任何的老路皆不適用:


「毀胡譽胡,舉世滔滔;是非真假,撲朔迷離,莫衷一是;胡不僅是非難分明,連其一生角色都難以界定;朱天文就認為,胡蘭成『難以分類,到現在還是身份未明,找不到他該放的位置。』一般文學評論者把他歸入周作人、廢名、沈從文一脈的抒情文學者,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則說他為『研究水戶學的中國文學大師』,而川端康成稱許他為『當世日本無人能匹』的書法家。另一方面,他自稱是『幹政治的人』,向唐君毅自嘲是『縱橫家』,而阿城屢說胡是『兵家』,日本人則稱他為『亡命的革命者』。再者,他長期撰寫國際形勢分析評論,最早受重視的則是一篇經濟論文;然而,川端康成出版《伊豆踊子》後,則以胡的評論為第一;胡晚年建構的學問體系,也被視為哲學家、思想家。『胡門』兩大弟子朱家姐妹私底下(也公開了)則是這樣認為,『胡先生晚年在做的大架構、大論述,明明是李維史陀(Claude Levistrauss)結構人類學的中文版。而胡先生的亡命生涯,其自覺自省處又像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知識份子部份則似薩依德(Edward W. Said)。』似不似這三位外國朋友,也不知朱的『胡老師』是許或不許,但『胡老師』生前倒常常自比張良、崔浩,還多次自比為孫行者,孫悟空,他有詩句自況,『造反取經元一人』。」


造反取經元一人,何必自我設限。可以發現《今生今世》的寫作,用朱天心的話說,「其實他不寫出來也沒有人會知道啊」——但他偏偏要寫。「中國人的修行當然有其階段,不管哪一家。但如禪家說的『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仍祗是山』,或者孔子從『十有五而志於學』,一路說到『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也的確有其階段之轉變,但不宜一口咬死,說成是次第之嚴格分明。而與其一板正經地視為不同階段,毋寧更像是生命時節有更迭,一路風光俱明麗;於是那沿途景致,日見清朗,只因為一生為人,自當修行一世。」薛仁明說胡是道人,把《今生今世》當成胡蘭成的修行之書,幻形入世,歷盡離合悲歡、炎涼世態的人間世。讀此書,道人、逃難者、亡命客、荒修行者,管他化身千百億,無非是修行的路途。歷盡九九八十一難,三三行滿道歸根,定性看時,方是「上游頭淌下一個屍身」,這樣的一個三三。


世人說好說壞,胡蘭成似毫不在意,這一點反惹人非議,他卻只是他自己的世界,「胡言道,『至治之世,各正性命,是李鐵拐那樣的醜怪,亦可與年青漂亮的韓湘子何仙姑同列八仙的。』故真正的好字,不妨有『敗』筆,更不妨是『醜怪』的。一如古琴操奏時,左手在弦上行韻的摩弦聲,看似雜音,但正有此,才更完全。更如琵琶武套樂曲中,常用的『煞音』、『絞弦』、『摘音』、『打板』等等,皆『噪音』入樂;而中國音樂正因這般『無樂不可入樂』,才真是萬物各得其所。」胡蘭成的行為舉止,每每與常態不符,對胡來說,他不可能不知道身後是非,但以他認為「王道云云,不過就是這樣的各正性命罷了」,顯然是飛蛾撲火,一如既往秉持己意。這與他「釘痕式」的觀照有關:


「釘痕也者,實即意志最嚴厲之淬練耳,那最是生命的一番寒徹骨。胡系亡命之徒,自然喜歡有釘痕者;胡一生千劫如花,又時時仍意興揚揚,對康字那樣的雄大意志,當然也是備感親切。」可以說,有歷練有癖好,更可愛。


張愛玲相信「粘土腳」,不信大奸大壞,否則於人間世站不住。胡蘭成也有他的問題有他的局限,但也因此更為完整。即便真的是feet of clay,非要一塊天外之石,來擊打腳踝,使整個人傾頹飛散,也沒有幹繫。照事照理,感性豐富,對人有敏銳的省察,借周作人的話就是「中國有頂好的事情便是講情理,其極壞的地方便是不講情理。」今生今世,大旨談情。


張愛玲帶給文壇是(片面的,癲狂的,)沒有光的所在。按薛仁明研究,胡蘭成是金色陽光,更多的是神聖,不管是日月山川,青春年華,皆與禮樂風景交關,天上人間無不深情,無一不是證道的法門。書中談胡之論道藝,字裏行間所顯現的有關文學、美術、音樂、舞蹈、建築、乃至愛情,宗教諸觀點,每每見其高深的素養,萬事萬物背後皆有胡蘭成相信的「道」之所在。


不難發現胡蘭成想做一點不同的事情,於尋常文字帶點出其不意,殺你一個措手不及,驚歎路上紅葉枯片夾雜著少許新落的黃葉追逐腳邊,生疏的刺激性,對他而言,最是可賞。也因此讀薛書正文引文,往往伏線接榫,變調過脈處是極有品味的中文,特別貼近音節韻律,語句避免過度歐化毛病,其間則又拉長語氣,攙雜雅言麗句,以貼近委婉華麗的旨趣,這樣的論述並不多見。


轉身一看,周汝昌盛讚張愛玲的《紅樓夢魘》,說得天上掉下來一樣,我覺得言過其實,沒那麼好。大凡閱讀《紅樓夢魘》沒有不被張的XY本搞得頭昏腦脹。將祖師奶奶跟祖師爺爺魯迅學術著作一比照,張的問題是很清楚的。張愛玲試圖回向「正規」學術,可惜力有未逮。就論文寫作而言,胡蘭成晚年愈是違反常規套路,敍事如山陰道上山川映發,使人應接不暇。我覺得大可不必爭牌位,像周作人散文對明清文學的觀點,比現時學界要強得多,惟缺乏系統論述,鮮少引用。這也沒關係,龍華樹下坐,靜待有緣人。


胡蘭成面對歷史激流把那些屢見不嫌,屢聞不厭,希望傳諸後世的種種細節,一吐為快地記留下來罷了。置身度外詩經的謠歌,取經師徒西行,歷劫如幻化,終當歸無名,日本的遠古神機,皆可相安無事,相視而笑,胡蘭成是自得其樂親身加枝添葉,卻又是孫行者托世,天生好鬧事,鬧完東海鬧天宮,回顧行禮又是遊人如織,行人流過。這裏有行人和從前的行人,以及從前的他自己。《今生今世》需要的是寧靜,和苦澀的茶香,和一些記憶。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獨立書話」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1746



星期二, 11月 08, 2011

永遠的檳榔嶼




不知是在乙酉哪一時,古書鋪買到了Views of Penang,全是老照片。許多對「檳榔嶼學」有興趣者,大概藏品很多。閒時收集古逸書的輯本,有古史傳,地方誌,鄉賢遺籍,不過是順手買,順手看。拆封相見,二十四幀照片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大概不會太遲,黑的墨黑,白的灰白,這樣古舊的照片,還原裝製作成小冊頁,真是不簡單。照片嵌入硬卡,整齊劃出半圓小縫,鏽鐵紐釘,釉藍皮套,幾個字書名題寫,韻致典雅,觸手可感。影中纜車遠景近觀是最好的印記,雖非車迷,但也還乘搭過兩款纜車,現在放山頂供遊客弄蛇拍照,曾經載人上山,運菜送貨的一種,我自然沒有這等福氣。餘生也晚,像我這樣一位懷舊的人,怕也只能借助古事記來保留古色與古香。


畢竟是初會小冊,陌生裏透著舊日夢憶,攝影人對升期山興趣很濃,Cray HotelTea Kiosk,這樣教人著迷,卻又逐漸遺忘的建築,還能照得這樣清晰,朋友說不輸萊特街那幾件,真是寶貴。相冊明信片是難得好景,現在人來人往,天空電線交纏,比v的比v,堆笑的堆笑,要拍乾淨的建築風景,卻見成群遊客指天篤地,那是很抱歉的。我拿相冊給幾位朋友看,他們都說好,海島景物漂亮,影得真切,深一叢,淺一叢,幾人路過趕集也好,Esplanade漁人細小稍可見是在撒網,遠山淡景,天那麼闊,不著雕飾,又活過來了,難怪大家都說檳榔嶼人氏養成散漫自尊自重性格。離鄉幾年,去了趟大都市就說「檳榔嶼拿來養老」的人,是不懂這地方的好,就好在無可救藥的散漫。速度未必是正道,滿頭插花的妖婦不一定可愛,把多餘的減去,如真如幻,甚好。「現在環境變化太大,到處都是釘死在電杆上的假花假鳥,俗不可耐!」老友說。


「海島,也不是這樣強調的,」我呵呵點頭,不敢答話。不敢答話,是我們要反省,反省甚麼呢?我們檳榔嶼人氏也,生來就和別人的運命及境遇回異的島民也。至醜的鋼色大紅花,插在高聳狀似垃圾桶的煙囪,在我們面前突然靜止了;正巧,落英成陣,把樹頭上黃花吹下一大半來,落得滿身滿書滿地皆是。行人抖將下來,恐怕腳步踐踏了,手輕輕拂了一身花瓣落在中路,這樣不為潔癖成性的清道夫掃去,「就讓地上自然有物罷。」


檳榔嶼何曾有變。牛幹冬愛情巷近處都是客棧,「客棧」二字很有古意。故家舊景真有差別,是在Ayer Itam Temple還沒稱Kek Lok Si之時,還有還有,命書上說要做生日,要帶去廟裏燒香祈福,那座據聞因鐘樓而破壞了風水的廣福宮,「古時一對石獅子愛到海邊飲水戲耍」,檳榔嶼人氏都這樣相信,這樣口耳相傳,確是那一代人獨有的奇遇,鐘樓也還在,一座城市令人懷念的就是有這些路過就會提起的「故事」,我相信。古情不是空說,有故事更可愛了。非所及料,幾輛老古董車,那可是當時最時髦的玩意啊,在鐘樓前也不知是走還是停,沒分界的大路,闊得撒野,踏在路上的鞋底也響得清亮,檳榔樹上沒有電線纏繞,也就無法開出紅的,黃的,綠的,藍的燈,不似旅遊勝地的檳榔嶼,才是勝地。


Ayer Itam Temple是舊時寺院格局,枝木蒼雄秀深,曲徑的,莊嚴的,線條乾淨得不得了。天空的雲層很多,似乎快要下雨,沒有觀音像,二十層樓高的亭子也退化於無,沒有健力士紀錄的紙冠,沒有燈海燦爛,一切一切。萬腳蘭蛇廟,清水祖師十幾條青蛇不怕生,人不怕蛇,倒像香煙繚繞中的神明有靈。檳榔嶼人氏鬼神信仰深,哪里有神,哪里都有鬼故事,一亮一暗,校園的鏡子能映出日軍列隊操步,趨近,彷佛靜靜的殺機,村落巷口是蠟燭香枝禁壓不祥,聽見燒衣婦人嗦嗦的聲氣,幾片枯葉隨飄風半空盤旋,耳朵裏灌滿的是類似人聲的喁喁私語,舊家轉上的山路,眼鏡池叢林深處也說是「骯髒」,有「那個東西」。手也掏掏,口也滔滔,不可知不可詳的,於我都是可親,於我都是可懷。「舊人物舊事蹟往往事過湮沒,無人記得,」時光錯亂,他說。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獨立書話」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1146



星期日, 10月 02, 2011

紅樓夢的普及本



紅樓夢研究所校注的《紅樓夢》,人民文學總編管士光先生說是印了三百八十萬套,幾成普及本權威。素來不喜開篇那句「曹雪芹,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也是最複雜的作家,《紅樓夢》也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而又最複雜的作品」,最偉大最複雜又最偉大又最複雜,看得眼花讀來拗口,像古怪胡湊的口號宣傳一樣,這邊民主主義,那邊封建貴族,也說不清是贊是彈,高挂上曹家門楣,怎看都是反襯藝術法。

新買中華書局名家點評本《紅樓夢》,套紅排印,黑字裏跑出幾條紅艷的脂批,叫人喜歡得不得了,比紅研所的舊本好得多。曹雪芹要活在現世,也定是暢銷作家,普及本要印得好,才算對得起曹公。對於新本,我早忍不住要向新識的紅樓小館館主郭女史多多推薦,就看在用心二字。時聞好讀之人慨歎讀書界上的林林種種,書是愈發印得慌張逼仄,新本倒也大氣,字與字紅的鮮紅,黑的墨黑。

《紅樓夢》家家出版,人人在買,藏家書房沒有不是堆山塞海的,比起來我當然算不上死忠讀者,著實喜歡就買下,如此而已。新本前八十回以庚辰本為底本,後四十回採程甲本續補,這當然沒甚麼好說的,大家都這麼做。脂硯齋加王希廉,那就不一樣了,擺在書店,也要端凳子把書拿下。書冊編入乾隆甲戌批語與庚辰相互參照,就與其他本子有別,編輯先生想得仔細聰明。書本是套紅排印,我把書繙來繙去,不過就貪他一點分明。

愛紅真是毛病。

新舊比對一見,便吃一大驚,新本第三回竟作「榮國府收養林黛玉」。這回說的是黛玉進京,自此不能別往,還淚結緣又結怨,生起多少情事。選擇把甲戌回目抽換庚辰,這可是需要眼光,需要膽色的工夫呢。回目上「收養」印上朱批「二字觸目之至」。舊本就不這樣做,老老實實照抄庚辰,寫為「林黛玉拋父進京都」,怎麼讀就是不對我胃口,全然失卻賈母憐孤女之意。小說明明寫著黛玉是「身體方愈,原不忍棄父而往」,無依無靠投奔而來的。說得顰卿好似自家決定要把骨肉家園齊拋閃,也不知怎個拋法。換得真好,那句脂批回目,印得又黑又亮。

第二十一回「賢襲人嬌嗔箴寶玉」,「賢襲人」三字側批「當得起」。襲人待寶玉盡心,批語有情有義。脂硯齋就說曹公是:無閑文閑字,詩中知有煉字一法,不期於《石頭記》中多得其妙。好文章就是靈丹一粒,而境界全出,時寶釵、敏探春、懦迎春、癡寶玉,苦尤娘、慧紫鵑、勇晴雯、憨湘雲、酸鳳姐,你看看這樣稱謂誰敢用。作詩作文,灑灑洋洋,可謂繁矣,而無一字閑文,古人點評老杜退之時愛說是「無一字無來處」。曹雪芹也妙,怡紅快綠一回,借寶玉之口說寶釵是「一字師」,從此後不叫她姐姐,要改口叫師父了。寶釵倒也有閨秀風致,說笑中自有一份智性。是賢襲人,是時寶釵,萬萬亂不得,要說《紅樓夢》才是真正的「一字師」,曹公當得起。

第三十一回史湘雲與翠縷論天地陰陽:

湘雲聽了,由不得一笑,說道:「我說你不用說話,你偏好說。這叫人怎麼好答言﹖天地間都賦陰陽二氣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變萬化,都是陰陽順逆。多少一生出來,人罕見的就奇,究竟理還是一樣。」翠縷道:「這麼說起來,從古至今,開天闢地,都是些陰陽了﹖」湘雲笑道:「糊塗東西!越說越放屁。甚麼『都是些陰陽』,難道還有個陰陽不成!『陰』『陽』兩個字還只是一個字,陽盡了就成陰,陰盡了就成陽,不是陰盡了又有個陽生出來,陽盡了又有個陰生出來。」

翠縷道:「這糊塗死了我!甚麼是個陰陽,沒影沒形的。我只問姑娘,這陰陽是怎麼個樣兒﹖」湘雲道:「陰陽可有甚麼樣兒,不過是個氣,器物賦了成形。比如天是陽,地就是陰;水是陰,火就是陽;日是陽,月就是陰。」翠縷聽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兒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著日頭叫『太陽』呢,算命的管著月亮叫甚麼『太陰星』,就是這個理了。」湘雲笑道:「阿彌陀佛!剛剛的明白了。

這裏有個小疵,是校字選得不夠精細。些,帶有少許之意,陰陽就是陰陽,「都是些陰陽」從翠縷口中說出,純真率直。曹雪芹筆下的湘雲英豪闊大,往來對話寫得極細,庚辰本湘雲說「難道還有個陰陽不成」,文氣不通。比對列藏本「甚麼『都是些陰陽』,難道還有兩個陰陽不成!」,當然後面更好。改一改,眉目清晰,剛剛的也就明白了。


原刊《獨立新聞在線》「獨立書話」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0559




星期六, 6月 25, 2011

六月學術書推薦




1. [日]池田知久著,王啟發、曹峯譯:《道家思想的新研究——以《莊子》爲中心》,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9年。
池田知久先生《莊子:道的思想及其演變》後的第二本中文譯著,此書以《莊子》、《老子》、《淮南子》三書為中心交互分析,以問題意識爲中心,內容上從多方面處理同一問題,也因此可以看出同樣觀念三書作者異同,此書闡明道家人物、道家文獻和道家思想三方面問題。

2. 陳弱水:《公共意識與中國文化》,臺北:聯經,2005年。
陳弱水先生探討中國文化中有關「公共」和「社會」的意識,涉及時間段相當長,地域也並非局限在一處,既談成人世界,也談兒童天地,可知陳先生研究公共秩序面向之廣。作者嘗試從中國傳統尋找「公」「義」觀念,紙背有其現實關懷的一面。

3. 來新夏:《書目答問匯補》,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
來新夏先生匯集了諸家校本,增補張之洞、繆荃孫《書目答問》,歷經七十年方能出版。附錄《書目答問》版本圖釋、刊印序跋、題識、通檢表,也編纂了索引。錢鍾書主編《書目答問二種》後,最讓人想讀的新版。

4. 曾衍盛:《馬來西亞最古老廟宇:青雲亭個案研究》,馬六甲:青雲亭,2011年。
青雲亭是馬來西亞古老寺廟。曾衍盛先生此書花了很大心力把相關文獻整理並納入論析上。青雲亭與福建福清禪寺有淵源,主神是觀世音,供奉的神明是無界限膜拜。假如能理清時年,查出某種神明何時登上青雲亭神台,對馬六甲人的信仰世界是個有趣觀察。

5. 李經國編:《奇人王世襄》,北京:三聯書店,2007年。
此書收集回憶王世襄先生文字,全書四十九篇,據編後記載是從兩百餘篇精選出來。王先生研究藝術門類雜多,家具、樂器、漆器、匏器、刻竹、金石牙角雕刻,回憶文字離不開人與物,有人欣賞他的真誠,有人在回憶中替王先生不值得要求昭雪平反。現在長知識之餘要「好看」似乎不易,《奇人王世襄》配圖有文物有生活照,文字不用說了,張中行、黃苗子、董橋、傅璇琮、黃裳,等等,等等,真是好看。


星期四, 5月 26, 2011

五月學術書推薦




1. [美]斯坦利•威斯坦因(Stanley Weinstein)著,張煜譯《唐代佛教》,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
威斯坦因這本《唐代佛教》將整個唐代分前後兩期,以安史之亂作為分界,細述不同皇帝統治時期佛教各宗派的起伏變化,尤其著重在王朝制度與時代風尚的關係。可以知道唐代王朝裁抑佛寺權力,並利用佛教來獲得實際的政治利益。唐朝三百年,這書勾勒出王朝的態度,在人間而顯得被動,所化之緣亦是塵緣。

2. [日]島田虔次著,鄧紅譯:《中國思想史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島田先生逝世兩年,由他學生狹間直樹、小野和子、森紀子三人整理出版論文集。上古出版《中國思想史研究》即其中譯本。內容涵蓋在明清思想,也有日本哲學的討論。其中論文集收入《陽明學中人的概念與自我意識的展開及其意義》,是島田先生大學畢業論文修改而成,也就是代表作《中國近代思維的挫折》思路的前身。譯者認爲嵇文甫、容肇祖與安田二郎的研究對島田先生的學術思路有直接的影響,這篇譯者的話與及門弟子所寫的書前解說,應該並讀。

3. 葛兆光:《增訂本中國禪思想史:從六世紀到十世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葛兆光十二年後修訂前作,出了本修訂本,如作者自道這本「舊」作看起來已經像本「新」作,所以跟增加文章的增訂本不一樣,葛先生是全面對正文進行了修正增刪,補充資料考證。十載春秋,加料的修訂讓人往復不捨得放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繁體字印刷,真是有非買不可的理由啊。

4. 陳少明:《《齊物論》及其影響》,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年。
這是齊物論的閱讀史,三千餘言的篇章究竟對幾代思想家有怎樣的魅力,此書是很好的答案。從文獻入手到近代迴響,可知談影響其實就是經典被解釋的歷史。假如要這樣閱讀,我們也可以借陳少明的齊物論研究,一探歷朝閱讀的習慣,新意是如何誕生的。

5. 黃永鋒:《道教服食技術研究》,北京:東方出版社,2008年。
服食風氣在思想史、文學史並不顯露,但影響有多大可能是被低估了。當我們知道唐代重要詩人,道貌岸然的儒家信徒也都服藥,就不得不對這門學問有更多的注目。黃永鋒的博士論文因爲課題的關係,從書名便知這書是很「技術」的,通過攝取食物、藥物、氣、符等來防治疾病、養護身心,以求長生成仙,面對的服食成分,所需的技術支援,作者透過文獻的分析,將其分服食、服藥、服氣、闢谷、飲食、服符,涉及思想與技術配合,這點與其他思想源流似有不同之處。這本書讓人想起魯迅說中國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這話,假如抱著這樣的觀念,或者讀者不應該僅僅囿限於道教二字,反之應該放到更大視野來看待服食風尚,當時人在想甚麽、爲何而做。《道教服食技術研究》提到影響淨土宗、天台宗、禪宗,可知源自道教服食文化,影響之廣已非道教信徒的獨門專利。

星期二, 4月 26, 2011

四月學術書推薦




1. 何炳棣:《讀史閱世六十年》,香港:商務印書館,2004年。
何炳棣院士撰寫的學術自傳,全書圍繞治學經驗與師友懷人,因作者身份爲史家,學養豐富,筆端自是不凡,尤其喜歡《老驥伏櫪:先秦思想攻堅》一章,無論方法與視角予人啟迪。書中既是讀史也是閱世,謹嚴的學術攻戰外,也有堅忍不拔的生命體驗,值得後學一讀。

2. 王世家編:《青年必讀書》,開封:河南大學出版社,2006年。
1925年孫伏園主持《京報副刊》上發出「青年必讀書」建議,七十多位社會名流作答,本書的編輯正是把當時文字輯錄,以先來後到排序可以見出當時讀書風氣與學術氛圍。如胡適之推薦墨子間詁、王充論衡、崔東壁,不難發現其時崇尚「異端」。值得注意的是,胡適之、陳獨秀的著作已經當成必讀書加以推薦,於青年學子心中並列尚書、段注說文解字、杜詩、史記,很能說明時代急速轉化,視野已非昨日可比。

3. [澳] 文青雲(Aat Vervoorn):《岩穴之士:中國早期隱逸傳統》,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9年。
文青雲先生對漢末以前作為早期中國隱逸傳統有很深的認識,分析了孔子、莊子、司馬遷、班固、揚雄等人的思想,挖掘隱逸傳統的內在聯繫,與史事勾連,隱逸是不得已的兩難,是無可無不可。漢代流行的「祿隱」「朝隱」聽起來已經很像現代名士的宣傳技藝。我們欣賞隱士,其實是欣賞他的不合作,不與時浮沉,從另一角度看來,正因爲選擇隱身以抗世,反映的正是尋求實現世俗理想的心理狀態。

4. [美] 任博克(Brook Ziporyn):《善與惡:天台佛教思想中的遍中整體論、交互主體性與價值弔詭》,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
作者從新詮釋天台佛教思想,價值對立問題的探討,尤以集中關注遍中整體論,比較漢傳佛教與印度佛教的異同,佛魔之辯與解脫境界之說,反思漢化過程的思想取捨。

5. 高華:《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0年。
此書太出名,重刷不少次。延安整風提供毛澤東體現其複雜的政治謀略,許多以後發生的整肅運動,都可以在整風運動找到源頭。這樣的舉動自然還沒結束,我們看見無端人口「失踪」的新聞,古怪事當常事來看待是上世紀的戲碼,而此刻還沒麼演完,真正的人死魂不散,糾纏幾代人,毛主席「萬歲」。


星期一, 4月 04, 2011

三月學術書推薦

Align Center



1. [美]艾爾曼Benjamin Elman:《經學•科舉•文化史:艾爾曼自選集》,北京:中華書局,2010年。
這是艾爾曼先生的第一部中文文集,繙開目次可以更了解艾爾曼先生興趣範圍之廣,遠非中文學術界翻譯的幾本專著所能涵蓋。尤其開篇《尼采與佛教》讓人興趣,因爲尼采曾對魯迅王國維產生巨大影響,這裡站在前方回看西歐受亞洲思想的影響。這些影響透過轉化變成所謂「西方思想」拿來,歷史真是幽了人們一默。《重思儒學》則對東亞儒學研究方法上有一反思,比較長時段觀察中日朝越儒學的面貌做了觀念與方法上的討論,特別是「予」「受」的問題凝固不變,而是有其壓抑有變形。

2. [英]李約瑟 Joseph Needham:《中國古代科學》,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2009年。
本書是李約瑟赴港講稿輯錄而成,討論中歐古代科學、道家煉丹術與火藥火器醫藥發展關聯。其中一章談到中歐對時間概念的異同,分析了伊朗文化、猶太—基督文化、印度—希臘文化,中國人究竟選擇相信甚麽,觀念如何主宰科學研究,諸多問題很能喚起學問之興味。

3. [英]魯惟一 Michael Loewe:《漢代的信仰、神話和理性》,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年。
魯惟一先生探討兩漢精神領域發生的變化,關於漢人信仰、宇宙、秩序、仙境、來生的好奇與重視,全書十六章是「大家小書」一類的書籍,因此可以說是很多領域都涉及到了,是漢代思想史的迷你版。值得留意的是王浩的譯注,及書後深入閱讀推薦書,對思想史研究者很有幫助。

4. 陳流求 陳小彭 陳美延:《也同歡樂也同愁:憶父親陳寅恪母親唐篔》,北京:三聯書店,2010年。
作者是陳寅恪唐篔女公子,書寫時帶感情自然親切有味。此書主要集中在四九年之前的生活點滴,四九年後我們有陸鍵東的《陳寅恪的最後二十年》,《也同歡樂也同愁》可以補充俞大維《懷念陳寅恪先生》,細節的動情描述,極大豐富我們對陳寅恪先生的認識,瞭解他成長的時代環境、家庭背景、襟懷風度,與那對時代的敏感和文化同呼吸的性格。

5. 顧潮:《顧頡剛年譜》(增訂本),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
顧潮寫父親顧頡剛《歷劫終教志不灰》早已拜讀,很是喜歡,年譜出增訂本自然不能錯過推薦。顧頡剛一生所寫日記、筆記、信札算起來都是龐大數量,顧潮從這些材料編寫年譜,自有優勢。二十世紀史學界顧頡剛是第一流的學者,可惜經歷政治變動,生活過得很苦,年譜可以見出史學界因政治運動而起的變化。

星期日, 2月 27, 2011

目錄學與學術史:二月學術書推薦





1. 陳國慶編:《漢書藝文志注釋彙編》,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目錄學乃學中第一要事,漢志是中國現存最早的目錄,是研究中學問不能跳過的一環。此書收集了大量注釋,從顏師古、錢大昕、錢大昭、周壽昌、王先謙到顧實、楊樹達諸氏約五十家說法,反覆比較,可對學問之門有深廣認識。

2. 顧實:《漢書藝文志講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顧實從學術史角度出發,撰寫講疏,補前人不足。作者熟悉古文字學、語言學,故能別出心裁。值得一提的是顧實所撰序文,對疑古思潮有中肯的批評。

3. 李致忠:《三目類序釋評》,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2年。
三目即漢志、隋志及四庫提要。漢志隋志有小序,四庫提要有解題,李致忠匯集總序、部序、類序,並附上注釋案語。這書的好處就是便利,一覽而下,能夠把部類分合看得清楚。姚名達目錄學史早時做好的大表,李致忠這本以類序排比,更清晰可讀。比對閱讀,知道學術史如何沿革蛻變。

4. 張忠綱等編:《杜集敘錄》,濟南:齊魯書社,2008年。
《杜集敘錄》在鄭慶篤《杜集書目提要》周采泉《杜集書錄》基礎上,共收入杜集文獻1261種,其中唐五代杜詩學文獻14種,宋代124種,金元28種,明代171種,清代416種,現當代350種,國外杜詩學文獻158種。遮掩一部殚精竭虑的鉅編,若說要每種找來讀既不可能也沒必要。我是嘗試把他當成研究方法來讀,看看這些研究者的讀杜心解。

5. 劉永文編:《晚清小說目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劉永文編著的《晚清小說目錄》對了解晚清很有幫助,不僅僅是對小說研究者不能錯過,大凡社會萬象、飲食男女,皆可透過小說攝入的萬千景象得到了解。此書著錄報紙所刊小說是一大特色,豐富小說文獻來源,也記錄了報刊所扥廣告、登載小說的報刊、以小說命名的出版社等等,可以說十分龐雜。正因爲龐雜,我們發現分類方面有待加強,否則徒有資料,而缺乏目錄學分類的概念,水平必受影響,僅剩書名索引功用。



星期一, 1月 10, 2011

詩世界:一月學術書推薦




1. 胡文輝:《陳寅恪詩箋釋》,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8年。
此書全面爲陳寅恪詩詞作箋記,許多地方可見與余英時商榷,也深深烙上印記,論述從余英時而來。後出轉精,抄錄資料自然比余英時或
陸鍵東更豐富,箋釋工夫是有些根柢。陸著《陳寅恪的最後二十年》不能再印,但重要的資料胡文輝也差不多全引到了。每首詩針對內容,下了標題,嘗試精神可嘉,但我覺得弄巧反拙。這些小題其實太有先入為主的意味,還不如老老實實止於箋釋。目次以這些小題排列,書後又不附原詩題,查閱不便,陳詩新讀者無所謂,舊讀者一時想找詩,無從繙起真是苦。

2. 田曉菲:《塵幾錄:陶淵明與手抄本文化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田曉菲自譯書,圍繞對陶集的考察,也可以說是陶集的新注與評論,將詩文當成流動狀態,審視手抄本文化下的陶詩,可以說是詩眼讀詩,試圖以這種不確定性來閱讀陶詩,解剖文學史上的「陶淵明」形象。讀這本》《塵幾錄》與讀其他學術著作有一最大不同感受,處處陶醉於詩情之中,這是因爲田曉菲在做的是一種文字信仰上的工作,「陶淵明」讀起來就不是一位供人在手術台上千刀萬剮的研究對象,而是有些有肉的詩人。可以說田曉菲此書對寫作的物質材料、多面的可能展現於書頁。

3. 岡村繁:《文心雕龍索引》,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
此爲《岡村繁全集》別卷,書後附有作者依據的底本,即道光十三年(1833年)兩廣節署刊行的黃叔琳輯註附載紀昀評本《文心雕龍》,據作者說是於京都書肆覓得。

4. 李壯鷹:《禪與詩》,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1年。
我很喜歡李壯鷹這本入門書。詩對中國文學的影響大這是無需再說的常識。歷代禪門之中,祖師開示佛法,門人表達語境,不約而同選擇詩偈形式。詩偈發想獨特,韻味無窮。也正因爲談的對象是詩與禪,兩門學問各自發展與影響在何處成了讀此書最大的期待。尤其第五章禪語例解,對業餘讀者啟發最大,作者從禪家不重文字,言語設施,一時方便這點來看待異文的問題,說到了借用禪宗典籍做方言史研究的方法問題。書後輯錄古人以禪論詩資料編。

5. 姚儀敏:《盛唐詩與禪》,高雄:佛光出版社,1991年。
相對於李壯鷹重趣味以吸引入門者,姚儀敏這本是是自己的碩士論文出版。近體詩與禪宗兩股因緣匯流,於唐代相互濡磨,產生微妙的影響。書中分析盛唐文化背景與禪宗起源、盛唐詩的界定、詩與禪的融合、盛唐詩的詩情與禪境、詩與禪匯流的餘波。此書以詩人爲主體,少了我更興趣的詩僧,難免是小小遺憾。詩對禪的影響也非關懷所在,故此論述略嫌單面,如果從禪對詩的影響來看,有幾個論述觀點不錯,如考究詩人禪學水平,運用的深淺,論述允當。姚氏導師杜伯松也研究禪與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