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16, 2010

九月份推薦書




1. 張景雲:《雲無心,水長東》,吉隆坡:燧人氏,2001年。
假如要形容張景雲先生,大概就會聯想到讀書人三字。《雲無心,水長東》不算是一本新書,卻是我常常繙讀的書。文章完成於上世紀九十年代,老舊問題還沒解決,更添覆一層新痕。值得推薦的是書記勒口一段作者自況,是上好的散文,也是瞭解張先生人生觀的入口:

撰寫本書所收的人文隨筆時,作者是五十四、五十五歲:要靠作者生平資料來決定買不買某一本書的讀者有理由問:他年輕時有過甚麽光榮事跡非要我看他的文章不可?答案是不僅沒有,你還有很多理由不看他的文章,比如說他十六歲(1956年)就輟學,不曾受過大學教育,但曾經進入雲南園——1959/1960年間在新加坡南洋大學學生宿舍工地當建築工人。從離開學校到寫作這些隨筆的近四十年裏,他曾從事不少行業謀生,但都乏善可陳:臨時教員、灰料工人、獨中文員、小園主助理、家庭教師、鬻文匠、畫廊經理、夜總會樂隊經理等等。他在檳榔嶼長大,曾經在新加坡居留長達十二年(1958—1960,1965—1976),移居吉隆坡後誤墜文網裏,遁跡報界從事文役,最後的職位莫名其妙地竟是總主筆。年輕時他寫詩,十八歲開始從英文源頭接觸現代主義文學藝術思潮,從此不曾回頭,學過油畫,寫過各類文章,讀書「於學無所不窺」,惟志在「瞭解世界」,從無以文章傳世之意圖,尤覺得學術是世間頭等虛榮而滑稽之事——這意思十五年前早已說了。上面說來說去都是他、他、他,無他,他根本沒有樣樣我、我、我的本領與豪情。他本性原是天字第一號散人,無奈人生這暴君將他打成這個員、那個員,比如從前是文員、教員、新聞從業員等等,新千禧年開始又在華社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員。這樣一個人的文章值得不值得看,你應該心裏有數罷;不過對於這個問題,他只能說:由他去罷。

2. 岡村繁:《隨想篇》,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
《岡村繁全集》第十卷《隨想篇》收集了雜文。比較岡村繁先生的專門著述,《隨想篇》突出的是學界交遊、懷念故友,加上書跋敘錄,見得出作者學問傳承。特別是書評一部,從詩賦、小說到家訓,無一不涉及,對中國文學有興趣者,可以注意岡村先生在方法上的創獲,十分細緻的分析了賦體源流,尤其從楚到漢再到魏這條文學史脈絡,讓人長知識。

3. 錢理群:《我的回顧與反思:在北大的最後一門課》,臺北:行人出版社,2008年。
此書可稱爲錢理群先生的精神史。錢先生經歷反右運動、文革,退休前在北大回顧前半生,可說回眸學人歷程,也借著錢先生的目光,反顧二十世紀大動亂時代的書生如何自處,審視無知如何摧毀文化價值。大體書的前半部是回顧治學之路,後半部是反思中國,全文處處顯示作者對知識人自身問題的拷問。

4. 楊寬:《歷史激流:楊寬自傳》,臺北:大塊文化,2005年。
楊寬是著名史學家,古史辨運動時期楊先生還是高中已交出極有份量的論文。本書是作者晚年自傳,目的顯然是爲自己爲二十世紀中國留下記錄。在這動盪世紀,要做研究已經很難了,如何保全自身才是第一義,當眾人宿醉不醒時,保持一己之節操,舉世非之而不加沮,讓後輩見識到楊先生最後的精神堡壘。

5. 黃興濤:《「她」字的文化史:女性新代詞的發明與認同》,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09年。
現在日常使用的「她」字,透過黃興濤先生的探究,書寫出一個字的誕生與接受。從字形、聲音、文化分析她字在五四新文化運動期間的起伏,文人作者從抗拒到隨眾,得以重新審視文化史上一個看起來不起眼,卻很能反映時代變遷所產生的新力量。

原刊


2 則留言:

豪迈 提到...

这本书我见过,真的很久了。请问现在哪儿能买到?

東山 提到...

不好意思,我等著商務更新才回覆。您可以到下面網址去留言,提供您要訂的書目、電子郵箱,他們會幫您留書:

http://klcommercialbooks.blogspot.com/2010/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