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13, 2010

程千帆學記


程千帆沈祖棻學記
鞏本棟編
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1997年。


這書讀得很仔細,編得實在好,啟人思考處頗多。閱畢,觸動人心處皆今典。


  • 1977年,沈祖棻在一次車禍中逝世,又給我一次極大的打擊。在劃為右派分子的十八年中,參加過各種繁重的勞動,承受著難堪的侮辱。這些,我並不怎麼在意。所感到惋惜的,乃是在我年富力強,學問稍有基礎的時候,工作機會卻長期被剝奪了,以致一生成就很少。
  • 余姚黃雲眉先生,後來是海內外知名的明史專家,在上高中三年級的課時,一個學期就祗為我們講了一篇曾國藩的《聖哲畫像記》,事實上卻是以此為綱,上著國學概論的課。
  • 季剛先生樹義謹嚴精辟,談經解字,往往突過先儒,雖然對待學生過於嚴厲,而我們都認為,先生的課還是非聽不可,挨罵也值得。
  • 老師們對自己的研究成果,也從不保密。如翔冬先生講授《重訂中晚唐詩主客圖》,瞿安先生講授《長生殿》傳奇斠律,便都是自己研究多年的獨得之秘,由於我們的請求,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學生。
  • 曾經有人問過我:「你受哪個老師的影響最大?」我認為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每一位老師都有其長處,而他們的長處我都想學到,雖然事實上,我也明白,這是無法做到的。但,杜甫「轉益多師」之說,確是顛撲不破的道理。
  • 在詩歌研究方面,我希望能夠做到資料考證與藝術分析並重;背景探索與作品本身並重;某一詩人或某篇作品的獨特個性與他或它在某一時代或某一流派的總體中的位置,及其與其他詩人或作品的關係並重。
  • 文學事業,應當知能並重。
  • 我從《日知錄》初識考據門徑,從《近思錄》、《呻吟語》初識理學面目,從《小倉山房尺牘》略知應酬文字寫法。
  • 臨行前,他跑去請劉國鈞先生贈言。劉先生說:「祗告訴你一條——你肯定會有講錯的地方,甚麼時候發現了甚麼時候告訴學生,說『我講錯了!』」
  • 在你的腦筋裡面,就應該有一個很長的名單,人的名單,還應該有一個更長的書單和論文的單子。假定說你是搞訓詁學,對於清朝那些大師們寫的有關《爾雅》、《廣雅》的書,當然不成問題應該熟悉。從那些人以後,近代和當代的學者,哪一個人,他搞甚麼,寫過一些甚麼文章,如果你真正要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心裡就得有個底。為甚麼呢?因為你要搞的,是預備發展和補充他們的意見的,你連他們搞甚麼都不清楚,那你就沒有對象了。
  • 做學問就是難,不難,就不叫做學問。
  • 科學研究一定要知識面比較廣,手要伸得長,眼睛要看得遠,耳朵要靈。
  • 如果你能夠用文言文去思想,那你看古代人的文字,不僅是它的意義能夠看得很準確,它那個精神面目,作者筆下的那些人物形象,內心的狀態,你都能把握住。
  • 除了自己的專業知識,應該使你自己盡可能地興趣廣泛一些,要做到博學多能,要對於歷史、哲學不太外行,還要對於現代文學,乃至於音樂、繪圖、雕塑,盡可能地有些興趣,要有比較廣泛的涉獵。我在這裡想特別強調一下,研究古典文學的同志要重視現代當代文學。
  • 沒有一部真正有價值的文學作品不是回答現實生活當中的問題的,指引讀者走上美好的生活道路的。當你了解了當代人民的生活、願望,也了解這些作家怎麼表現的,再回過頭去看古典作品,就可以看出它們相通的地方來,也可以看出它們的差異來。這個對於你們的研究,很重要。
  • 「為學要如金字塔,既能廣大又能高。」這是胡適的話,但是我們不能因人廢言。我跟著黃季剛先生讀過書,卻沒有把文字聲韻學好。這是當時主觀地認為研究文學的人無需通曉小學的結果。在這件事上,我吃了一輩子的虧,後悔莫及。
  • 那種想跳過搜集材料的階段而直接進入整理階段、逃避搜集材料的艱苦工作、利用別人搜集的一點材料大發議論的人,與科學研究是無緣的。
  • 從事科學研究工作必須具備「敵」 情觀念,即要把自己研究的那個範圍的國內外同行及其作品經常進行排隊。了解他們的動向和成果,這樣才可以避免重復,互相補充,進行商討和開拓領域。
  • 從事文學研究,不能缺乏藝術味覺。用自己的心靈去捕捉作者的心靈,具有藝術味覺是必備的條件,否則,盡管你大放厥詞,都搔不著癢處。
  • 要感謝嚴格的老師。我跟胡翔冬先生學過詩。這位老師不但要求很嚴,而且脾氣很大。有一次,我把幾首惡詩送給他老人家看,他說:「我的一雙眼睛像水銀一樣發亮,你要拿沙子來擦嗎?」
  • 廉價的贊揚決不是栽培科學之花的好肥料。
  • 文學活動,無論是創作還是批評研究,其最原始的和最基本的思維活動應當是感性的,而不是理性的,是「感」字當頭,而不是「知」字當頭。
  • 由感動而理解,由理解而判斷,是研究文學的一個完整的過程。
  • 從事文學批評研究的人不能自己沒有一點創作經驗。
  • 善於篩選,善於吸收,更要善於不斷更新。
  • 我們既不能拋掉傳統,又不能排除新東西,都要有,然後形成既是中國的,又是現代的,更切合實際或更合理的一種方法。
  • 離開具體的藝術來談美學思想,不但會過於抽象說教,而且是一件極費力的事情。
  • 認為祗有考據才是學問,那是偏見;說可以拋棄語言文字,直接去進入作家的心靈,那完全是神秘主義。
  • 我一輩子就是兩套本事,既搞考據,又搞批評。
  • 有些人立論,完全沒有根據,想入非非,這就給那些讀了很多書的人看不起。
  • 同學們提的問題,我不見得都能回答。要是無人問你,不同同學們交往,絕沒好處。
  • 研究作品,各方面都要注意:一是一般性的,一是獨特性的。
  • 不能把讀博士學位當成個人的功名。
  • 別人說你不對,你就不高興了,這不但祗能說明你的驕傲,還說明你貧乏。你沒甚麼東西,就那麼一點,別人一說,你沒有了,所以就緊張了。如果你真正不斷地積蓄、努力,在學問上很富有,哪怕你講我有十條錯誤,我還有一百條呢,我怕甚麼呢?
  • 我們歷來反對拿一篇論文換一個學位,要求一定要讀一點經典著作。這些著作的選擇標準是甚麼呢?第一是對後代的文學和文學思想有較大影響,第二是時代在唐以前或者漢以前,這樣做是為了使你們更好地受到讀古書的訓練。
  • 胡適的話還是對的,「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常常好像裡面有甚麼好挖掘的,試一試,不行,這也是經常有的。能夠自己動筆寫,有些想法,大家一起討論,要有爲自己不成熟意見辯護的勇氣。當然也要有勇氣認輸,說我錯了。
  • 我們大學的中文系是很多的,但中文系培養這方面的人材還有困難,因為古籍整理首先要有一個準備,就是要把一部書從頭一個字讀到尾,而且不祗讀一遍,而我們大學裡的課程,是從每一部古書中選一兩篇,讀過《莊子·逍遙遊》,就算讀過《莊子》。我說一個不大恰當的比喻,這些學生是吃蛋花湯長大的,不是吃整雞蛋長大的,因為不吃整個雞蛋,你的胃的消化能力就提不高。
  • 黃季剛先生總是勉勵我們說,學業既成,師弟即是朋友,這句話我到現在還沒忘記。
  • 季剛先生就是這樣,他喜歡罵人,但他罵,正是對你有厚望,他幫助學生也是不遺餘力。
  • 前沿是一個學術發展過程的新起點,預流是學術的客觀潮流來了你是否投入的問題。
  • 資料佔有是同發言權成正比的。
  • 學風漂浮是最吃虧的。
  • 剛才說到做學問的環境問題,說到人在艱苦的環境裡成長,王船山是最顯著的例子。章太炎也有很多書是關在牢裡寫的。顧亭林對付環境也有自己一套辦法。
  • 做學問就像跳高,有這種研究前的準備,最大的好處就是起點高,起點太低,前途就有限了。
  • 重要的已不在於傳授知識,而是要在學術研究上給你們指路,教你們方法。
  • 我總是在考慮,文學研究,應該是文獻學與文藝學最完美的結合。
  • 我們不能設想,祗讀一兩本作品選集,看一點文學史上徵引的甚麼材料,就可以寫出論述深刻、見解獨特的文章來。
  • 參不透作品的藝術本質,捕捉不住作品中作家的心靈躍動,那你的研究仍難以進入較高的學術層次。
  • 所謂古代文學理論,應該包括「古代的文學理論」和「古代文學的理論」。
  • 論文的形式,較之專著,更便於表達個人獨特的學術觀點。
  • 你研究某一問題,目的是甚麼,使用了何種文獻資料,為學術界提供了多少信息,祗要你一動筆,人們就可以馬上看出來,你對某方面的知識掌握有多少,你對某一問題把握的程度如何。所以,論文的寫作,不可避免地要把自己學得的東西展現出來,檢驗自己學識的深度和廣度。
  • 切忌把別人的許多小結論化為自己的大結論。這就是說,不能把人所共知的東西,改頭換面地弄成自己的結論。
程先生的著作大部分借讀過,是不是該買套《程千帆全集》?

6 則留言:

pk2 提到...

這本書我很想找到呢
全集不知道有沒有收這本

pk2 提到...

裡面有些段落在《桑榆憶往》有出現,這本我看了三遍,推薦給一位老師,因為買不到了,所以老師影印分贈給門下四位研究生讀。

不過,有一個疑惑

我記得程千帆描述他的老師劉永濟時,看到劉老師架上的莊子滿布眉批,一般人多知劉老師的楚辭研究,不知道他對莊子還有心得,劉老師跟他說一句:「你讀了什麼書,需要特地告訴其他人嗎?」(大意如此)心中一驚,慚愧,甚覺自己有時過於虛浮。

但之後再回頭找,卻找不到這段文字,或許改日再細讀一遍。

東山 提到...

pk2,

學記與桑榆憶往是有重疊的。

程千帆沈祖棻學記目錄:

上輯 程千帆學記

一,生平記略
·閑堂自述(程千帆)
附:程千帆簡歷
·有恒齋求學記(程千帆)
·珞珈山下四人行(金克木)
·白頭來此教諸生——程千帆先生的治學與人生(徐明祥)
·匡老!是您,給了我二十年的學術生命(程千帆)
·「詩帆」猶照夕陽紅——程千帆先生小記(馮亦同)

二,學術思想
·關於治學方法(程千帆)
·詹詹錄(程千帆)
·答人問治詩(程千帆)
·從小說本身抽象出理論來(程千帆)
·關於知識爆炸與基本功的對話(程千帆)
·打好基礎 拓寬視野——與碩士生的一次談話(程千帆)
·敬業·樂群·勤奮·謙虛——關於博士研究生培養的談話(程千帆)
·兩點論——古代文學研究方法漫談(程千帆)
·發揚實事求是學風 做好古籍整理工作——在第三次全國古籍整理出版規劃會議上的發言(程千帆)
·訪程千帆先生(《文學研究參考》記者)
·老學者的心聲——程千帆先生訪談錄(程章燦等)
·關於學術研究的目的、方法及其它(程千帆 鞏本棟)
·貴在創新——關於學術論文寫作的問答(程千帆 鞏本棟)
·《古典詩歌論叢》後記(沈祖棻)
·《治學小言》後記(陶蕓)
·程千帆先生的詩學歷程(周勛初)
·千帆詩學一斑(舒蕪)
·《程千帆詩論選集》編後記(張伯偉)
·程千帆教授學術之品格——《程千帆選集》評介(韋斯予)
·《江湖詩派研究》序(傅璇琮)

三,友朋詩札
·《程千帆友朋詩札輯存》題記(張伯偉)
·常任俠先生書一首
·錢鍾書先生書三首
·清水茂先生書一首
·周一良先生書二首
·黃焯先生書一首
·楊公驥先生書一首
·聶紺弩先生書三首
·劉道龢先生書一首
·劉道龢先生詩一首
·姚雪垠先生書一首
·成善楷先生詩一首
·周策縱先生書一首
·舒蕪先生書二首
·繆鉞先生書二首
·陳永正先生書一首
·林庚先生書一首
·吳伯匋先生書一首
·王季思先生書一首
·黃裳先生書一首

四,師門掠影
·春風化雨 永潤心田(王淡芳)
·從《閑堂文藪》未收的三篇文章回憶千帆師當年對學生的關切(劉彥邦)
·師澤綿綿(陸耀東)
·珞珈山憶舊二則(程一中)
·瑣憶和程先生在一起的日子(楊翊強)
·終生受用的一席話(吳志達)
·師德最難忘(呂永)
·程先生對我說的第一句話(莫礪鋒)
·立雪瑣記(程章燦)
·大家之大(張宏生)
·壯心不已(嚴傑)
·大師的眼光(李立樸)
·一件化俗為雅的小事(張伯偉)
·雖不能至,然心向往之(陳書錄)
·我的會心(于景祥)
·千帆先生與書(厚華)

五,序跋與評論
·《校讎廣義》敘錄(程千帆)
·書林盛事 學術大業——讀程千帆、徐有富著《校讎廣義·目錄編》、《版本編》札記(張三夕)
·《史通箋記》評介(周勛初)
·《唐代進士行卷與文學》日譯本序(程千帆)
·評程千帆著《唐代進士行卷與文學》(村上哲見)
·《兩宋文學史》後記(程千帆)
·評程千帆、吳新雷先生的《兩宋文學史》——兼談文學史編寫的若干問題(趙昌平)
·《被開拓的詩世界》後記(莫礪鋒 張宏生)
·評程千帆等著《被開拓的詩世界》(張三夕)
·《文論要詮》自序(程千帆)
·《文論十箋》後記(程千帆)
·《沈祖棻程千帆新詩集》前言(陸耀東)
·歷史的痕跡——評《沈祖棻程千帆新詩集》(葉櫓)
·《閑堂詩存》序(錢仲聯)
·與程千帆書(朱自清)
·《程千帆詩選》跋(莫礪鋒)
·《全清詞》序(錢仲聯)
·《全清詞·順康卷》序(饒宗頤)
·重睹中興之盛——《全清詞·順康卷》第1、2冊出版(苗言)
·讀《日本漢詩選評》(傅璇琮)
·《駢字類編音序索引》序(朱祖延)
·別有天地的索引事業——索引及《駢字類編音序索引》(劉尚慈)
·前無古人的箋注(舒蕪)

附錄一 程千帆著述目錄
二 程千帆生平及著述評論資料存目

下輯 沈祖棻學記

·沈祖棻小傳(閑堂)
·詞林舊侶(尉素秋)
·吳天寥廓憶詞人(吳調公)
·弔珞珈山上的幽靈——記女詩人沈祖棻(顧學頡)
·《沈祖棻創作選集》序(舒蕪)
·「有斜陽處有春愁」(喬以鋼)
·才女沈祖棻(陳學勇)
·《涉江詞稿》序(汪東)
·《寄庵隨筆·涉江詞》(汪東)
·《涉江詞》敘錄(程千帆)
·《涉江詞外集》跋(程千帆)
·《涉江詩稿》跋(程千帆)
·題《涉江詞》二首(章士釗)
·寄庵出示《涉江詞稿》囑為題句因書絕句五首奉正(沈尹默)
·千帆惠示子苾新詞賦贈(佘賢勛)
·千帆寄示子苾夫人詩詞遺著二卷,忙中急展讀,不忍釋手,因題寄千帆致敬。時年八十有二,已龍鐘昏聵,不計工拙,情不自禁也(朱光潛)
·讀沈祖棻遺著《涉江詞稿》、《涉江詩稿》(荒蕪)
·聲聲慢·題沈子苾祖棻《涉江詞稿》(林思進)
·高陽臺·題《涉江詞(乙稿)》(沈尹默)
·木蘭花慢·為祖棻作《涉江填詞圖》並題(江東)
·望江南·分詠近代詞家(姚鵷雛)
·浣溪沙·讀《涉江詞》,贈千帆子苾伉儷(劉永濟)
·祝英臺近·題《涉江詞》(龐俊)
·一絡索·題《涉江詞》(夏承燾)
·踏莎行·奉題子苾夫人《涉江詞》(施蟄存)
·鷓鴣天·讀《涉江詞》喜題小詞 以志欽挹(周昌樞)
·鷓鴣天(二首)·子苾逝世,忽近期年,為刊遺詞,愴然成詠(程會昌)
·近百年詞壇點將錄一則(錢仲聯)
·近百年詩壇點將錄一則(錢仲聯)
·北山樓鈔本《涉江詞鈔》後記(施蟄存)
·涉江詞(黃裳)
·沈祖棻《涉江詞》的美學特色(陳望衡)
·江山·斜陽·飛燕——沈祖棻《涉江詞》憂生憂世意識試解(施議對)
·談藝日記一則(劉白羽)
·似花還似非花——紀念詩人沈祖棻(金克木)
·冷翠軒詞話一則(劉夢芙)
·《微波辭》序(徐仲年)
·《宋詞賞析》後記(程千帆)
·《宋詞賞析》臺灣版序(程千帆)
·讀《宋詞賞析》(張志岳)
·《唐人七絕詩淺釋》後記(程千帆)
·學古詩的門徑——讀沈祖棻著《唐人七絕詩淺釋》(蔣寅)

附錄一 沈祖棻著作目錄
二 沈祖棻生平及著作評論資料存目

編後記(鞏本棟)




桑榆憶往(河北教育全集本)

題記(張伯偉)

•勞生志略(張伯偉整理)
一 引子
二 家世及早年求學經歷
三 接受現代教育
四 四川和武漢
五 反右運動與文革
六 晚年生活
七 我的著作

•音旨偶聞
憶劉永濟先生
黃季剛老師逸事
我與黃季剛先生
《汪辟疆文集》後記

•書紳雜錄
書紳錄(蔣寅、鞏本棟、張伯偉記)
閑堂師語(程章燦記)
打好基礎 拓寬視野——與碩士生的一次談話(張宏生記)
敬業•樂群•勤奮•謙虛——關於博士研究生培養的談話(鞏本棟整理)
老學者的心聲——程千帆先生訪談錄(程章燦整理)
兩點論——古代文學研究方法漫談(張春曉整理)
貴在創新——關於學術論文寫作的問答(鞏本棟記)

•友朋評議
程千帆先生的詩學歷程(周勛初)
千帆詩學一斑(舒蕪)
評程千帆、吳新雷先生的《兩宋文學史》——兼談文學史編寫的若干問題(趙昌平)
程千帆教授學術之品格——《程千帆選集》評介(蔣寅)
程千帆古代文學研究述評(莫礪鋒)
校讎學重建的奠基之作——評程千帆、徐有富《校讎廣義》(陶敏)
程千帆先生的詩學研究(張伯偉)

東山 提到...

pk2,

您說的應該就是這段:

先生所經常開設的課程是《屈賦》、《文心雕龍》和詞。學林便也很自然地推崇先生在這些領域中的造詣。但在我經常和先生的往還談論中,在我將自己的一些習作呈請先生教誨時,我才逐步發現,先生治學之廣,讀書之多,是驚人的。他在群經、諸子、小學及古史方面,在目錄、校勘、版本方面,在沿革地理、名物制度方面,修養都很深厚。所以研治古籍,就能左右逢源、多所創獲。從有關《屈賦》等著作中,我們可以看出先生對古文字學和古史的造詣;而從有關《文心雕龍》等著作中,又可以看出先生對於玄學,特別是《莊子》的造詣。但先生除了偶爾談論有關這些學術的問題外,幾乎完全沒有發表過文學研究以外的文章。我曾對先生說:「您論《莊子》如此之精,卻不肯著書傳世,難道是『善《易》者不言《易》』嗎?」先生祗是微笑,沒有回答。

(《桑榆憶往》,《程千帆全集》第十五卷,石家莊:河北教育,2000年,頁69。)

pk2 提到...

謝謝東山

就是這段

東山 提到...

還有一段近似的是談陳寅恪。

陳寅恪先生他們的傳統學術基礎比較厚,老輩學者像冰山一樣,基礎在水底下,浮出水面的才一點點。陳先生一輩子沒講經學,但他偶爾引用一些經學,也非常內行。如《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第二章《禮儀》附錄《都城建筑》,引了很多《周禮·考工記》即是一例。(學記,頁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