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27, 2009

故宮也曾進步




暢游故宮,在中國紫禁城學會遠遠的前方就豎著閑人免進的站牌。違禁趨前直見「為人民服務」鑿在壁上,我在辦理簽證時,也聽飄揚過馬來西亞的中國婦人以此斥罵官員:這里不是為我們人民服務嗎。文革時故宮是禁止對外開放,從這里繞過去就是天安門廣場了。幾天後游頤和園時,一座石橋有七八個圓形石牌遮蔽,其中兩個剝落斑斑遺跡,露出了「毛」字「思」字。魚藻軒有的是靜安先生的義無再辱,可惜我不知是從哪里躍進。時間老人也實在太老,一個不小心,幾個字真正「解放」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