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28, 2009

京師淘書聞見




人到一個地方參觀景點,不如與當地人聊天,借以了解一座城市的精神面貌,或者不無好處。本次北京之行,真正談起天來的是天壇老人。文馳先生提著一小桶清水就在空地寫起詩,老先生寫的是正體字,有旅人問,您寫的是甚么字?中國人現在認得正體字的愈少了。

第二位是涵芬樓的趙叔。趙叔為人直爽,是聊天的好對象。言談間,說道許多時代的錯誤與生命中的不忿,我了解趙叔是一位有情懷的人。我告訴他,從書上所得與今日相比,北京人現在是粗鄙化了。

王府井附近有三家名店,燦然書屋、涵芬樓、韜奮圖書中心。去韜奮圖書中心是為了吳宓。手上有一套吳宓日記續編,第一冊封面倒置,這回趁著遠赴京城,特地帶書去換。第一天負責圖書郵購的秦先生下班了,只好過天再去。同行的師友正在為胡適研究書籍奮鬥挖掘。亂走亂翻幾種書,走到小說區,一位女士正在與書店員工查問,生性八卦也就靠過去聽,是在找朱天文巫言。我告訴他喜歡朱天文可以透過互聯網買印刻的作品集。這位不知名的女士告訴我,他對許多作家都看不上眼,唯獨鍾情于朱天文。臺灣人好以老靈魂稱呼朱家姐妹,這位女士顯是熟悉的,幾次出現這字眼,老靈魂、老靈魂不絕于耳。

臨走時看見已經離開的女士回頭問,有雨傘嗎,下面雨下得正大呢。我很後悔當時忘了沒能拿下地址,老遠從一個地方來,本應送一本朱天文給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