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1, 2009

兩月書單



十月十一月買了一些書,今聊抄於下。

  • 古迂書院刊本《增補六臣註文選》,臺北:漢京文化,1980年。
  • 書蠹:《檳榔嶼開闢史》,臺北:臺灣商務,1970年。
  • 胡適、姚名達:《章實齋先生年譜》,臺北:臺灣商務,1968年。
  • 賴貴三:《昭代經師手簡箋釋——清儒致高郵二王論學書》,臺北:里仁書局,1999年。
  • 林慶彰:《清初的群經辨偽學》,臺北:文津,1990年。
  • 吉川幸次郎:《中國人之古典學術與現實生活》,臺北:環宇出版社,1996年。
  • 林聰舜:《明清之際儒家思想的變遷與發展》,臺北:臺灣學生,1990
  • 賴芳伶:《閱微草堂筆記研究》,臺北:臺灣大學,1982年。
  • 喬衍琯:《史筆與文心》,臺北:時報,1998年。
  • 洪國梁:《王國維之詩書學》,臺北:臺灣大學,1984年。
  • 司馬光:《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三冊,臺北:臺灣商務四部叢刊初編。
  • 馬總:《意林》,臺北:臺灣商務四部叢刊初編。
  • 法雲:《翻譯名義集》,臺北:臺灣商務四部叢刊初編。
  • 皮日休、陸龜蒙:《皮子文藪 甫里先生文集》,臺北:臺灣商務四部叢刊初編。
  • 施耐德(Laurence A. Schneider)譔,梅寅生譯:《顧頡剛與中國新史學》,臺北:華世,1984年。
  • 許文雨:《文論講疏》,臺北:正中書局,1937年。
  • 鄭學稼:《魯迅正傳》,臺北:時報,1978年。
  • 高步瀛:《文選李註義疏》四冊,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
  • 楊向奎:《清儒學案新編》三,濟南:齊魯書社,1994年。
  • 楊向奎:《清儒學案新編》六,濟南:齊魯書社,1994年。
  • 謝國禎:《明清之際黨社運動考》,臺北:臺灣商務,1978年。
  • 謝國禎:《顧寧人學譜》,臺北:臺灣商務,1967年。
  • 陸心源:《儀顧堂續跋》二冊,臺北:廣文書局,1968年。
  • 戴震:《戴東原先生全集》,臺北:大化書局,1987年。
  • 段玉裁:《段玉裁遺書》,臺北:大化書局,1986年。
  • 孫楷第:《日本東京所見中國小說書目 附大連圖書館所見中國小說書目》,臺北:鳳凰出版社,1974年。
  • 柳存仁:《倫敦所見中國小說書目提要》,臺北:鳳凰出版社,1974年。
  • 林聰明:《文選學講義:昭明文選研究初稿》,臺北:文史哲,1986年。
  • 王夢鷗:《唐人小說研究》一集 二集 三集 四集,臺北:藝文印書館
  • 洪順隆:《由隱逸到宮體》,臺北:河洛圖書,1980年。
  • 許杭生等:《魏晉玄學史》,西安: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1989年。
  • 鈴木虎雄:《賦史大要》,臺北:正中書局,1992年。
  • 楊家洛編:《珍本宋明話本叢刊 清平山堂話本》,臺北:世界書局,?年。
  • 張舜徽:《史學三書平議》。臺北:弘文館出版社,1986年。
  • 李道顯:《王充文學批評及其影響》,臺北:文史哲出版社,1984年。
  • 王次澄:《南朝詩研究》,臺北:私立東吳大學出版社,1984年。
  • 陳榮捷:《王陽明傳習錄詳註集評》,臺北:臺灣學生書局,1992年。
  • 俞振基編:《蒿廬問學記》,北京:三聯書店,1996年。
  • 尤刻本《文選》,臺北:石門圖書,1976年。
  • 張雙英:《中國歷代詩歌大要與作品選析》,臺北:新文豐,1996年。
  • 澤田總清原:《中國韻文史》,臺北:臺灣商務,1965年。
  • 佚名:《宋元學案人名索引》,臺北:廣文書局,1979年。
  • 胡適:《詞選》,臺北:臺灣商務,1982年。
  •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紀念歐陽脩一千年誕辰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臺北: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2009年。
  • 鄒顯祖:《湯顯祖綜論》,成都:巴蜀書社,2001年。
  • 龍榆生:《唐宋詞格律》,臺北:九思,1979年。
  • 莊明興:《中國中古的地藏信仰》,臺北:臺灣大學,1999年。
  • 宮崎市定:《九品官人法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 蔡元培:《蔡孑民先生言行錄》,桂林:廣西師范大學,2005年。
  • 內藤湖南:《中國史學史》,上海:上海古籍,2008年。
  • 佚名:《大唐三藏取經詩話》,臺北:世界書局,1974年。
  • 錢穆:《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三,臺北:東大,1993年。
  • 錢穆:《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四,臺北:東大,1991年。
  • 錢穆:《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五,臺北:東大,1978年。
  • 錢穆:《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六,臺北:東大,1985年。
  • 錢穆:《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八,臺北:東大,1990年。
  • 張壽安:《以禮代理——凌廷堪與清中葉儒學思想之轉變》,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4年。
  • 汪兆銘:《雙照樓詩詞稿》,臺北:漢京文化,2003年。
  • 鄭毓瑜:《文本風景:自我與空間的相互定義》,臺北:麥田,2005年。
  • 王力:《古體詩律學》,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已藏有老版漢語詩律學)
  • 王力:《詩經韻讀 楚辭韻讀》,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
  • 舒國治:《流浪集》,臺北:大塊文化,2006年。
  • 舒國治:《門外漢的京都》,臺北:遠流,2006年。
  • 舒國治:《讀金庸偶得》,臺北:遠流,2007年。
  • 馮夢龍:《醒世恒言》,臺北:三民書局,1995年。
  • 法爾布(Eabre,J.H.)譔,陳筱卿譯:《昆蟲記》,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2008年。
  • 林文月譯:《伊勢物語》,臺北:洪範書店,1997年。
  • 牟宗三:《生命的學問》,臺北:三民書局,2004年。
  • 〕方于魯:《方氏墨譜》,濟南,山東畫報,2004年。
  • 黃裳:《插圖的故事》,上海:上海書店,2006年。
  • 唐德剛:《胡適雜憶》,臺北:遠流,2005年。
  • 胡適紀念館:《論學談詩二十年——胡適楊聯陞往來書札》,臺北:聯經,1998年。
  • 王明:《太平經合校》,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 王元化:《讀文心雕龍》,北京:新星出版社,2007年。
  • 錢文忠:《玄奘西游記》,上海:上海书店,2007年。
  • 戴敦邦:《戴敦邦繪紅樓夢人物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
  • 林毓生:《思想與人物》,臺北:聯經,2001年。
  • 齊如山:《中國的科名》,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2006年。
  • 唐翼明:《古典今論》,臺北:東大,1991年。
  • 〕唐英:《陶冶圖說》,北京:中國書店,1993年。
  • 錢理群:《我的回顧與反思——在北大的最後一門課》,臺北:行人出版社,2008年。
  • 奚彤雲:《中國古代駢文批評史稿》,上海:華東師范大學,2006年。
  • 曹雪芹:《卞藏脂本紅樓夢》,北京:北京圖書館,2006年。

《陶冶圖說》是影印乾隆九年五月進呈的本子,《皇朝通志 圖譜略》有載錄。說明分次為採石製呈,淘練泥土,煉灰配釉、製造匣缽、圓器修模、圓器拉
坯、琢器做坯、採取青料,揀選青料,印坯乳料。圓器青花,製畫琢器,蘸釉吹釉,鏇足,成坯入窯,燒坯開窯,圓琢洋采,明爐暗爐,束草裝備,祀神酬願。文字干凈俐落是此類工藝說明的長處。採石製泥言範土作胎,取石江南徽郡祁門,距窯廠二百里,也是很好的地方資料。書附陶成紀事碑記、計開燒造各色條款,愈見復雜,非我輩所能瞭解。如記載歲用淮安板閘關錢糧八千兩,每歲秋冬二季傭覓船隻解送陶器,皆以萬件計。其中清單有「仿西洋雕鑄」、「渲染亦仿西洋筆意」、「新仿西洋法瑯畫法人物山水花卉翎毛,無不精細入神」、「新製西洋烏金器皿」、「東洋抹金器皿」、「東洋抹銀器皿」,可見中西交通之遺蹟。

思及今本國中文系僅讀課內書,(所謂
專業?)技藝美術、鑒賞古器、草木魚蟲,一概不知。讀唐詩而不知敦煌,知古文而不識四六,誦文賦而不知唐陸柬之文賦,可作版本。純為欣賞,毫無功利,毫無目的,亦無不可。宇宙之大到蒼蠅之微,自限步履,今日新風尚以館藏教科書為榮,日久思想偏狹,此正可憂者。



星期三, 11月 11, 2009

謝謝毛毛雨


黎錦暉與黎明暉父女





大約,人心快要「浸衰」之前,拜佛的人,就已經喜歡兼看玩藝的了,款項有限,法會不大的時候,和尚們便自己來飛鈸,唱歌,給善男子,善女人們滿足,但也很使道學先生們搖頭。班禪大師只「印可」開會而不唱《毛毛雨》,原是很合佛旨的,可不料同時也唱起歌劇來了。 (魯迅《花邊文學·法會和歌劇》)

科學不但更加證明了中國文化的高深,還幫助了中國文化的光大。馬將桌邊,電燈替代了蠟燭,法會壇上,鎂光照出了喇嘛,無線電播音所日日傳播的,不往往是《狸貓換太子》,《玉堂春》,《謝謝毛毛雨》嗎?老子曰:「為之斗斛以量之,則並與斗斛而竊之。」羅蘭夫人曰:「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每一新制度,新學術,新名詞,傳入中國,便如落在黑色染缸,立刻烏黑一團,化為濟私助焰之具,科學,亦不過其一而已。此弊不去,中國是無藥可救的。 (《花邊文學·偶感》)

我們中國是大人用的玩具多:姨太太,雅片槍,麻雀牌,《毛毛雨》,科學靈乩,金剛法會,還有別的,忙個不了,沒有工夫想到孩子身上去了。雖是兒童年,雖是前年身歷了戰禍,也沒有因此給兒童創出一種紀念的小玩意,一切都是照樣抄。然則明年不是兒童年了,那情形就可想。(《花邊文學·玩具》)

但是,雖然記得,卻又因了「畢業即失業」的教訓,意見和螞蟻已經很不同。秋風是不久就來的,也自然一天涼比一天,然而那時無衣無食的,恐怕倒正是現在的流著油汗的人們;洋房的周圍固然靜寂了,但那是關緊了窗門,連音波一同留住了火爐的暖氣,遙想那裏面,大約總依舊是咿咿唉唉,《謝謝毛毛雨》。 (《花邊文學·知了世界》)

但是,過了幾天,阿金就不再看見了,我猜想是被她自己的主人所回復。補了她的缺的是一個胖胖的,臉上很有些福相和雅氣的娘姨,已經二十多天,還很安靜,只叫了賣唱的兩個窮人唱過一回「奇葛隆冬強」的《十八摸》之類,那是她用「自食其力」的餘閒,享點清福,誰也沒有話說的。只可惜那時又招集了一群男男女女,連阿金的愛人也在內,保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發生巷戰。但我卻也叨光聽到了男嗓子的上低音(barytone)的歌聲,覺得很自然,比絞死貓兒似的《毛毛雨》要好得天差地遠。(《且介亭雜文·阿金》)

星期一, 11月 09, 2009

以禮代理



張壽安:《以禮代理——凌廷堪與清中葉儒學思想之轉變》,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4年。


唐山見到張壽安這著作時,是剛到步不久。這時候的臺北時常下雨,去的幾天還算不錯,偶爾淋雨也很好。清代思想十分復雜,這里談的是禮學思想,還有與之有關的荀子思想的復活。原書做了圈點,這里抄一些原文。

孟氏言仁必申之以義,荀氏言仁必推本於禮。言簡意賅的揭明,廷堪在崇禮的大前提下,消弭了性之善惡的問題。所謂:「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禮則節文斯二者也。」在廷堪看來,道德實踐須藉諸禮,變化氣質也得藉諸禮,至於人性是善是惡,根本無大關礙。(47)

禮以制外,樂以和內。孔子說:志於道,據於德,立於禮,成於樂。廷堪對樂之研究與對樂教之重視,在當時罕有匹儔。所著《燕樂考原》,專考唐代之燕樂。唐天寶間分樂為三類:先王之樂為雅樂,前世之新聲為清樂,合胡樂者為燕樂,而燕樂最貴。燕樂是周隋舊樂,也是稽求古樂之槃籥。禮儀要配合著音樂進行。音樂不只有樂還有器,廷堪對樂器之製造也很留意,嘗訪察樂師詢問樂器製造之長短尺度,以考證古樂聲、譜、器間的配合。(59)

廷堪考證古代舉凡天子諸侯卿大夫和士皆有土地有臣,而凡有土有臣者皆稱為君。因此,君是指受有保土衛民和量刑賞爵之重責的人。換言之,君之當尊,乃尊其職責,而非尊其名位。至於君專指南面帝王,則是唐以後的誤謬。廷堪批評說,唐人治經堅守疏不破注之習,遂多訛信鄭注,不及查究經傳原文,致使士見黜於君之列,而不得受尊尊之禮。後世更以君專指南面之帝王,遂致尊尊演成尊君。(71)

焦循所持重的絜矩之道,不只是五倫關係中下對上的絜矩,也含括上對下的絜矩,所謂「求於子臣弟友而反求未能者」,非忠恕也。這種立論在人同此性、性同此欲之大原則上的絜矩之道,不只是對力學者遏制人欲的反抗,也透露清儒思想中的平實特色。(108)

焦循認為理、法都非平治天下之良策,理愈明、法愈密,都只會造成人我更尖銳的對立;若嚴厲的據法以斷訟或憑理以申訴,甚至會走上扭曲人性枉顧人倫之途。焦循又引賈誼「慶賞刑罰無私如天地,惟禮能絕惡於未萌」一語,闡明聖人治國,治民心較治民事更為首要。必須以德導民以禮齊民,敦厚風俗,使人人相親相恕,克己復禮,天下平治,才可謂為文質相備。(109)

他(焦循)的工夫關鍵是放在以情絜情的忠恕之道上,把禮推向讓,和程瑤田同樣採取了溫厚的修為方法。(113)

漢學界則始終無法提出有建設性的思想理論以與宋學對抗。一直到凌廷堪「以禮代理」思想的提出,理學界才被擊中要害,而有岌岌可危之勢。吾人可謂戴震的義理思想,是對理學界抗爭的第一波,而凌、阮、焦諸人棄理崇禮思想的形成,才直接和理學界造成「水火之勢」。(119)

成孫認為漢學側重行為之實踐與治天下之方策,所以置其要點於禮;而宋學強調人天性之善之擴充,所以重點置諸理。前者的目的在「充其用」,後者的目的在「正其趨」;一以端正其心,一以策勵其行。二者只不過是各就其一而精言之,終究能殊途同歸,並不相歧。(125)

星期六, 10月 31, 2009

臺北買書




匆匆去了臺北一趟,發覺這城市真是有趣。文化事業能夠支撐一座城市,讓人流連。走走停停去了不少特色書店,一週下來買了不少喜歡的書,眼睛看一本,手上捏一本。書是買不完的,然而我至今回味,背著收獲走在清如水的秋天。讀書忘憂啊。這當然是癡話。




星期五, 9月 25, 2009

學統、正統與異端


熊賜履:《學統》,臺北:廣文書局,1975年。


學統凡例
——孔子上接堯舜禹湯文武周公之統,集列聖之大成,而為萬世宗師者也,故敘統斷自孔子。

——孔子道全德備,為斯道正統之主。若顏曾思孟周程朱八子,皆躬行心得,實接真傳,乃孔門之大宗子也,故並列正統焉。

——正統之外,先賢先儒,有能羽翼經傳,表彰絕學者,則吾道之大功臣也,名曰翼統。於聖門得閔子而下六人,秦漢以後,得董子而下十七人。

——聖門羣賢,歷代諸儒,見於傳記,言行可考者,君子論其世,想見其為人,皆得與於斯文者也,名曰附統。於聖門得冉伯牛而下十七人,卜曾孟三子之門,得公羊高而下六人,秦漢以後得丁寬而下一百五十而五人,其僅存姓氏,無可考見者弗錄。

——百家之支,二氏之謬,或明畔吾道,顯與為敵,或陰亂吾實,竊其名皆斯道之亂臣賊子也。必為之正辜,使不得亂吾統焉,故揭之曰雜統。明不純也,如荀卿揚雄及象山姚江之類是也。曰異統,明不同也,如老莊楊墨及道家釋氏之類是也。

——聖賢及諸儒行實,雜見於史冊傳記之閒,久而失真,不無訛舛。今詳加考核,務求信而有徵,不敢兼收廣採,以滋偽濫,至一切荒唐怪誕及鄙陋猥屑之言。雖見諸載籍,亦擯弗錄,免為異端曲學借口。

——是編之設原以明統,茍非要切當,何以要歸。一是况聖經賢傳,與儒林講學論道之書,充滿宇宙,豈能盡錄。今惟摘其尤切要者,以示後先授受之的。俾學者,知所嚮往斯已焉。

——古今評騭議論甚多,今亦惟錄其最切當無弊者以為斷。諸凡歷代帝王及學士大夫敘述論贊之文,但事表揚,非關學脈者概弗錄。

——二氏百家,其學既差,其人自可廢。故不復載其言論行蹟,惟取吾儒距闢之辭,擇其最嚴正者,錄於各氏之下,以為後學之鑒戒。

——從來邪說易熾,一倡百和,動盈天下,蔓延充塞,不勝其誅。今痛闢其尤,則餘可類推,亦春秋誅首惡之意也。

——余不揣狂僭,於各條之末附以己意數言,蓋聊存管見,以俟後之君子云。

學統目次
卷之一
正統
孔子

卷之二
正統
顏子

卷之三
正統
曾子

卷之四
正統
子思子

卷之五
正統
孟子

卷之六
正統
周濂溪先生

卷之七
正統
程明道先生

卷之八
正統
程伊川先生

卷之九
正統
朱晦庵先生

卷之十
翼統
閔子

卷之十一
翼統
冉子

卷之十二
翼統
端木子

卷之十三
翼統
有子

卷之十四
翼統
言子

卷之十五
翼統
卜子

卷之十六
翼統
董廣川先生

卷之十七
翼統
韓昌黎先生

卷之十八
翼統
張橫渠先生

卷之十九
翼統
邵康節先生

卷之二十
翼統
司馬君實先生

卷之二十一
翼統
尹和靖先生

卷之二十二
翼統
胡康侯先生

卷之二十三
翼統
楊龜山先生

卷之二十四
翼統
羅仲素先生

卷之二十五
翼統
李愿中先生

卷之二十六
翼統
張南軒先生

卷之二十七
翼統
黃勉齋先生

卷之二十八
翼統
蔡九峯先生

卷之二十九
翼統
真西山先生

卷之三十
翼統
薛敬軒先生

卷之三十一
翼統
胡敬齋先生

卷之三十二
翼統
羅整庵先生

卷之三十三
附統
冉耕
仲由
宰予
冉求
顓孫師
曾點
公西赤
宓不齊
原憲
高柴
漆雕開
澹臺滅明
樊須
南宮縚
公皙哀
公孫龍

卷之三十四
附統
左丘明
公羊高
榖梁赤

卷之三十五
附統
樂正子春
公明儀
公明宣
樂克

卷之三十六
附統
丁寬
孔安國
伏勝
夏侯勝
申公
轅固
韓嬰
毛萇
高堂生
后蒼
胡母生
嚴彭祖

卷之三十七
附統
杜子春
劉昆
洼丹
張興
孫期
宋登
張馴
尹敏
周防
孔僖
高詡
包咸
魏應
伏恭
任末
杜撫
召馴
楊仁
趙曄
衛宏
丁恭
周澤
程曾
張玄
李育
服虔
謝該
許慎
鄭玄
鄭興
鄭眾
盧植

卷之三十八
附統
徐苗
范宣
范甯
皇侃
沈不害
平恒
樂遜
劉焯

卷之三十九
附統
蓋文達
王元感
褚無量
馬懷素
元行沖
歸崇敬

卷之四十上
附統
孫奭
孫復
石介
胡瑗
何涉
周堯卿
劉絢
李籲
謝良佐
游酢
呂大臨
張繹
譙定
邵伯溫
王當
喻樗
洪興祖
高閌
程大昌
林之奇
林光朝
楊萬里
胡寅
胡宏
胡寧
胡憲
劉勉之
劉子翬
呂祖謙

卷之四十下
附統
蔡元定
李燔
張洽
陳淳
李方予
黃灝
薛季宣
陳傅良
葉適
蔡幼學
劉愚
魏掞之
李心傳
李道傳
程迴
劉清之
魏了翁
廖德明
何基
王柏
葉味道
黃震

卷之四十一
附統
金履祥
許謙
陳櫟
胡一桂
趙復
張頿
黃澤
蕭□(字惟斗)
安熙

卷之四十二上
附統
朱善
曹端
吳訥
李時勉
陳敬宗
魏驥
周桂
劉觀
吳與弼
陳真晟
羅倫
章懋
陳選
丘濬
何喬新
楊守陳

卷之四十二下
附統
蔡清
黃鞏
陳琛
邵寶
楊廉
魯鐸
王廷相
張邦奇
熊浹
何瑭
崔銑
魏校
呂柟
舒芬
馬理
張岳
鄭世威
蔡元偉
鄧元錫
顧憲成
高攀龍

卷之四十三
雜統
荀子

卷之四十四
雜統
楊子

卷之四十五
雜統
文中子

卷之四十六
雜統
蘇子

卷之四十七
雜統
陸象山

卷之四十八
雜統
陳白沙

卷之四十九
雜統
王陽明

卷之五十
異統
老子

卷之五十一
異統
莊子

卷之五十二
異統
楊子

卷之五十三
異統
墨子

卷之五十四
異統
告子

卷之五十五
異統
道家

卷之五十六上
異統
釋氏

卷之五十六中
異統
釋氏

卷之五十六下
異統
釋氏

星期四, 8月 06, 2009

【轉寄】余英時︰談談季羨林任繼愈等「大師」




季羨林教授,他的成就是研究梵文非常深入,他還研究巴利文和一些中亞文字,是個古語言學家。但是在最近這十幾、二十年來,他身上產生了不少風波。


第一個是很好的一面。因為他在六四」學生被鎮壓的時候,站在學生一面,支持學生。但是慢慢就變掉了,被共產黨攻心之法攻下來了,變成歌功頌德的人了,專門提倡中國民族主義,所以他晚年這十幾年,就被共產黨不但捧為國學大師」,而且還成了「國寶」。溫家寶胡錦濤等人,對他敬禮有加,所以他也在二零零五年寫《泰山頌》,歌頌泰山,其實歌頌的主要就是共產黨。說共產黨來了以後,現在天地都變了,人和政通,所以引起民間許多冷嘲熱諷。

同時,他研究的是印度文、古印度文字。這古印度文字、跟東南亞文字、中亞文字,與中國毫無關系,怎麼可以變成國學大師」?所以又在網上引起很多批評。

他也听到這些不大好听的話,有一次就公開宣布,第一,他不是大師」,尤其不是國學大師」。以為這樣子就能平息閑話,可是事實上沒有用。共產黨官方已經把他封定為大師了,因為他們需要有這樣一個好象德高望重的人來支持。


所以他的晚年完全變掉了,從最初這個抗議天安門屠殺,到後來歌功頌德。寫書,他早已停止了。我唯一看到的一部他的有學術價值的著作是一九五七年集起來的,叫做《中印文化關系史論叢》,這里收集他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初寫的一些文章,那是比較算是學術研究的,後來就沒有了。後來反右啊種種,跟其他人一樣,也不能怪他。總而言之,這個人也是一個讀書人,也是讀出相當成績的人。可是因為政治上的反復,變成這樣一個大師」,是很叫人啼笑皆非的。

另外一個任繼愈先生,我個人也很熟,他也是熊十力的學生。熊十力跟我的老師錢穆先生很熟,所以任繼愈跟我也算是同門。我一九七八年到北京的時候,他那時侯是社科院的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長,他還特別到旅館來看我。後來,到美國來,還在我家住過一陣子,我們有些私交。他當然也算是大師級的,年齡比季羨林小不了多少,這兩位都是念書人,原本都應該還是不錯的。可是任繼愈也是很早就陷入權力、勢力範圍之內了。很早就變成毛很喜歡的一個私人顧問,常常讓他去講佛教。他早期也做了一些學問,他寫過佛教史的論集,也是跟季羨林一樣,都是早期的作品,到後來就沒見到有什麼新的工作了。這是環境使然。

這兩位先生現在都已變成大師」,也可以這樣說。可是我們要看看古代的「大師」,遠的不說,象清朝的戴震、錢大昕,更早一點的顧炎武,那才是真正的大師」。到民國初年、清朝末年,有孫詒讓、周里德等;再下來,章太炎(章炳麟),還有康有為,這些都是「大師」,那是真正的「大師」,是大家公認的。這些人跟政府的關系,都可以說並不是完全一面倒的,有時候支持政府,有時候反對政府,能說出話來,都是獨立的、獨立發言的,在社會上是非常有重量的。

再後一代,象胡適,也變成「大師」了,也是負國家重望,說出每一句話來,都受到重視。他批評政府也很嚴格,從大陸一直到台灣,都是如此。蔣介石一方面非常討厭他,一方面又非常尊重他,不敢動他的手。

所以過去的「大師」至少可以發揮中國學術界對政府一種監督的力量,或者說是一種批判的力量。正因為這種監督和批判力量,才長久地獲得學術界的尊敬。而學術界也因為有這樣的大師」,也慢慢地得到一種應有的地位。

這個地位本來有它的尊嚴,學術界不是給政府歌功頌德的歌德派」。一變成「歌德派」,學術界的人就馬上看不起你。所以在過去,「歌德派」的人,絕不會成為「大師。而在共產黨之下,只有歌德派」,才有成為「大師」的可能。換一句話說,學術界沒有獨立的力量,這是中國最近六十年來,最不幸的一件事情。

這個不幸的事情,當然跟它的政治制度當然有很密切的關系。因為在共產黨底下,不會讓你跟黨的基本的教義、或者基本的意識形態相抵制而存在。現在雖然不堅持馬列主義這一套,可是還有一點是一定堅持的。就是一定要恭維現在的政府,說現在的執政黨是偉大的、中國前途完全靠它這個黨、只有這樣中國才有前途等等。所有的這些人,都是如此。包括科學界大師,象楊振寧也是如此。

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所謂的「大師」,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但是有一點是跟過去絕對不同的。因為以前的大師」是監督政府的,或者說是批判政府的。這種力量是獨立的,政治領袖沒辦法在過去的時代制造出大師」來,就是從前清朝的皇帝也造不出大師」來。「大師」是社會上、從底下念書人心里頭慢慢形成的,而且是長期形成的,不是短期、不是任何人捧得出來的。任何人捧、任何人吹、特別是政府方面一吹一捧,那就更糟糕。

所以這是所謂中國未來要擔心的地方。如果社會不能制造獨立的學術界、沒有一個獨立的是非標準,使得學術界、精神界出現人民、或是一般人所共同承認的一種大師」、一種精神領袖的話,那最後就只有歌功頌德的人,就象寫這個《泰山頌》的季羨林先生一樣的「大師」了,季羨林先生也不是一個什麼不好的人、也不是什麼壞人,但就是沒有一種硬骨頭,能夠跟政府相爭,然後又是受到民族主義情緒的激蕩,就一切不顧了,說起話來毫無根據。所以我想這是中國學術界面臨的很大的危機。

http://ncn.org/view.php?id=75942


星期五, 7月 31, 2009

近期得書




近來事忙,減少回隆城買書,只有幾種書是早一段時間買下的,其中有部分是補缺。


  • 梁啟超:《飲冰室合集》,北京:中華書局,2003年。
  • 梁啟超譔,夏曉虹輯:《飲冰室合集 集外文》,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
  • 張舜徽:《清人筆記條辨》,沈陽:遼寧教育,2001年。
  • 徐有富:《目錄學與學術史》,北京:中華書局,2009年。
  • 黃永年:《文史探微:黃永年自選集》,北京:中華書局,2000年。
  • 侯忠義编:《中國文言小說參考資料》,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
  • 皮錫瑞:《 經學歷史》,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7561716931
  • 王利器:《曉傳書齋集》,上海:華東師大,1997年。
  • 張愛玲:《小團圓》,北京:十月文藝,2009年。
  • 張默生:《莊子新釋》,北京:新世界,2007年。
  • 安樂哲编:《孟子心性之學》,北京:社科文獻,2005年。
  • 《二十四史人名索引》,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 萬仕國:《劉申叔遺書補遺》,南京:廣陵書社,2008年。
  • 傅璇琮主编:《唐才子傳校箋》,北京:中華書局,2002年。
  • 《十通索引》,杭州:浙江古籍,2000年。
  • 岡村繁:《唐代文藝論》,上海:上海古籍,2002年。
  • 岡村繁:《周漢文學史考》,上海:上海古籍,2002年。
  • 岡村繁:《陶淵明李白新論》,上海:上海古籍,2002年。
  • 岡村繁:《歷代名畫記譯註》,上海:上海古籍,2002年。
  • 裘錫圭:《古代文史研究新探》,杭州:江蘇古藉,2000年。
  • 高路明:《古籍目錄與中國古代學術研究》,杭州:江蘇古藉,1997年。
  • 楊樹達:《積微居小學述林全編》,上海:上海古籍,2007年。
  • 楊樹達:《高等國文法》,上海:上海古籍,2007年。
  • 楊樹達:《積微居甲文說 耐林庼甲文說 卜辭瑣記 卜辭求義》,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積微居小學金石論叢》,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馬氏文通刊誤 古書句讀釋例 古書疑義舉例續補》,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春秋大義述》,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詞詮》,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中國文字學概要 文字形義學》,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積微居金文說》,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淮南子證聞 鹽鐵論要釋》,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楊樹達:《中國修辭學》,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趙昌智 顧農主編:《李善文選學研究》,南京:廣陵書社,2009年。
  • 胡大雷:《文選編纂研究》,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9年。
  • 張相:《詩詞曲語辭匯釋》,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 陸侃如:《中古文學繋年》,北京:人民文學,1998年。
  • 莫友芝:《宋元舊本書經眼錄 持靜齋藏書記要,上海:上海古籍,2009年。
  • 王讜譔,周勛初校證:《唐語林校證》,北京:中華書局,2008年。
  • 顧朝編:《顧頡剛學記,北京:北京三聯,2002年。
  • 殷夏君璐編:《殷海光學記》,上海:上海三聯,2004年。
  • 柳曾符 柳佳編:《劬堂學記》,上海:上海書店,2002年。
  • 龔本棟編:程千帆沈祖棻學記》,貴陽:貴州人民,1997年。
  • 《老子》(四部要籍註疏叢刊),北京:中華書局,1998年。
  • 陳應行:《吟窗雜錄》,北京:中華書局,1997年。
  • 孫玉石等:《王瑤和他的世界,石家莊:河北教育,2000年。
  • 余英時:《人文與理性的中國,上海:上海古籍,2007年。
  • 顧頡剛:《浪口村隨筆,沈陽:遼寧教育,1998年。
  • 曹虹:《陽湖文派研究》,北京:中華書局,1996年。
  • 伊藤虎丸:《魯迅與終末論:近代現實主義的成立》(日本二周研究經典選輯),北京:北京三聯,2008年。
  • 木山英雄:《北京苦住庵記:日中戰爭時代的周作人》(日本二周研究經典選輯)北京:北京三聯,2008年。
  • 趙翼:《陔餘叢考》,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 周一良:《魏晉南北朝史札記》,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 童書業:《春秋左傳研究》校訂本,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 黃侃:《廣韻校錄》,北京:中華書局,2006年。
  • 黃侃:《爾雅音訓》,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 王步高編:《唐詩三百首匯評》,南京:東南大學,1997年。
  • 章太炎等譔,羅志田導讀:《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論》,上海:上海古籍,2006年。
  • 馮建誌 吳金寶 馮振琦:《漢代音樂文化研究》,開封:河南大學出版社,2009年。

星期六, 6月 27, 2009

故宮也曾進步




暢游故宮,在中國紫禁城學會遠遠的前方就豎著閑人免進的站牌。違禁趨前直見「為人民服務」鑿在壁上,我在辦理簽證時,也聽飄揚過馬來西亞的中國婦人以此斥罵官員:這里不是為我們人民服務嗎。文革時故宮是禁止對外開放,從這里繞過去就是天安門廣場了。幾天後游頤和園時,一座石橋有七八個圓形石牌遮蔽,其中兩個剝落斑斑遺跡,露出了「毛」字「思」字。魚藻軒有的是靜安先生的義無再辱,可惜我不知是從哪里躍進。時間老人也實在太老,一個不小心,幾個字真正「解放」了。



星期四, 5月 28, 2009

京師淘書聞見




人到一個地方參觀景點,不如與當地人聊天,借以了解一座城市的精神面貌,或者不無好處。本次北京之行,真正談起天來的是天壇老人。文馳先生提著一小桶清水就在空地寫起詩,老先生寫的是正體字,有旅人問,您寫的是甚么字?中國人現在認得正體字的愈少了。

第二位是涵芬樓的趙叔。趙叔為人直爽,是聊天的好對象。言談間,說道許多時代的錯誤與生命中的不忿,我了解趙叔是一位有情懷的人。我告訴他,從書上所得與今日相比,北京人現在是粗鄙化了。

王府井附近有三家名店,燦然書屋、涵芬樓、韜奮圖書中心。去韜奮圖書中心是為了吳宓。手上有一套吳宓日記續編,第一冊封面倒置,這回趁著遠赴京城,特地帶書去換。第一天負責圖書郵購的秦先生下班了,只好過天再去。同行的師友正在為胡適研究書籍奮鬥挖掘。亂走亂翻幾種書,走到小說區,一位女士正在與書店員工查問,生性八卦也就靠過去聽,是在找朱天文巫言。我告訴他喜歡朱天文可以透過互聯網買印刻的作品集。這位不知名的女士告訴我,他對許多作家都看不上眼,唯獨鍾情于朱天文。臺灣人好以老靈魂稱呼朱家姐妹,這位女士顯是熟悉的,幾次出現這字眼,老靈魂、老靈魂不絕于耳。

臨走時看見已經離開的女士回頭問,有雨傘嗎,下面雨下得正大呢。我很後悔當時忘了沒能拿下地址,老遠從一個地方來,本應送一本朱天文給他的。



星期六, 4月 25, 2009

豐樂圖






四月買了不少好東西,兩地奔走接觸時間雖少但不減喜愛。廣文書局影印古籍是這次的主題,其他數十種是網絡買得,也有逛書店看到拿下的,像秧歌、武威漢代醫簡、何丙郁的中國科技史概論,以很低廉的價錢買到,馬幣四元一本秧歌,哪里找。

廣文書局是大大驚喜,所以這回只記錄幾項喜歡的,其他也太雜,請到小書齋欣賞便可。

高步瀛:《文選李注義疏》(選學叢書)
岳珂等:《九經三傳沿革例 遂初堂書目 百宋一廛賦注 徵刻唐宋秘本書目 流通古書約 藏書紀要 澹生堂書約》(書目續編)
陸心源:《儀顧堂題跋》(書目續編)
張萱等:《內閣藏書目錄》(書目續編)
劉向等:《別錄 七略輯本 漢書藝文志補注 四史儒林文苑傳注》(書目三編)
阮元:《文選樓藏書記》(書目三編)
楊士奇:《文淵閣書目》(書目三編)
謝啓昆:《小學考》(書目三編)
焦竑:《國史經籍志》(書目五編)
阮元:《小滄浪筆談》(筆記三編)
章學誠:《章實齋札記四種》(筆記四編)
姚永樸:《諸子考略》(中國哲學思想要籍叢編)
尹桐陽:《諸子論略》(中國哲學思想要籍叢編)
孫德謙:《諸子通考》(中國哲學思想要籍叢編)
熊賜履:《學統》(中國哲學思想要籍叢編)


豐樂圖是我拿去重裱的一幅字畫,這里借用一下表達那種豐收的喜樂。

星期三, 4月 01, 2009

開書單


除了網上書店抄資料開書單,書店也準備各地寄來書目,掌握書訊好好選。


書目的前面是大型套書的廣告,大概佔五六頁,後面就是表狀的單子。


學校是新學校,中文系當然也不可能有多長歷史。圖書館缺書很多,我的日常活動就是開書單。這只能算是義務協助,我也不敢說得很堂皇自己是為了莘莘學子或甚么的,為人不如說更大部分是為己。興趣使然,從抄書目,對書本培養一種親切,還是大有好處。讀碩士班每月也將書目推薦給老師,自己當老師之後當然不可能忘掉,一開始就為圖書館「動手動腳找東西」。這工作是就是把ISBN找出來,有系列叢書的也需一并寫出,附上書名、編著者、出版社,制成表格交給院長簽名確認。由此及彼,一書引一書,晚上在家里一如蜘蛛織網。累了,就在機子前小睡。邊疆之地,湖面曝曬,夜晚溽熱得可以,倘使沒有蒼蠅嚶嚶嗡嗡的飛來打擾,日子倒是可以很自在。


北京中華書局無彩頁,無廣告,一五九頁。最後是中華書局地點還有庫房示意。


甘肅省古籍文獻整理編譯中心出的目錄,都是大型套書。給圖書館適合,沒有一種是自己買得起的。


文津最環保,一大張前後印刷,密密麻麻的資料。另外別有一張小紙是「文津新書」。


廣西師大的質感很好,紙質是豎線紋理,摸起來很舒服。多數出版社是滑面,光亮亮的。八十頁書單,前後幾頁是彩色廣告,介紹的是陳丹青、梁文道、木心、許倬云、陳舜臣。


中國友誼出版社封面不錯,書籍是通俗類居多,一打開就是鳳凰衛視的魯豫人頭照排得滿滿,主攻市場鮮明。


臺大出版社與藝文印書館的書種最適合中文系。臺大目錄是全彩的,藝文目次分經史子集、叢書,個別再有細目,簡單而有厚重感。


北京三聯書店分可供書目、新書目兩種,論厚度,他們第一。

星期六, 3月 07, 2009

喜得好書記


梁輝雄先生譯著《黃宗羲評傳》2009年出版,裝訂精美得讓人愛不釋手。我注意到梁生對許多詞匯增寫補注,大三十二開本,積成656頁。對了解南雷學術有所助益。


本週回來接書。這段時期人在外地,學生家成了秘書處,一切郵件全轉到他家。幾種喜歡的書入手是之前的事,隔一個月前的事,真正拿在手上,才有「得書」的感覺,陌生而刺激。與其三月杪寫總目,不如先寫出來,讓我們卑微的小小興奮得到舒緩。

  • 徐定寶譔,梁輝雄양휘웅韓譯:《黃宗羲評傳》황종희평전,坡州:돌베개 출판사Dolbegae publishers,2009年。
  • 梁昭明太子譔:《奎章閣所藏六臣注本文選》(二冊),Seoul:다운샘Dawoonsam,1983年。
  • 顧頡剛:《顧頡剛讀書筆記》(十五冊),臺北:聯經,1990年。
  • 莫友芝:《郘亭知見傳本書目》(二冊),臺北:廣文書局,1991年。
  • 周作人:《苦茶庵笑話選》,臺北:里仁,1982年。
  • 哈佛燕京社編:《四十八種宋代傳記綜合引得》,臺北:文海出版社,1968年。
  • 孫星衍:《孫氏祠堂書目內外篇 平津館鑑藏書籍記 廉石居藏書記》(三冊),臺北:廣文書局,1969年。
  • 章太炎:《章氏國故概論》,臺北:學藝出版社,1972年。
  • 王煦拾遺,李之亮箋識:《昭明文選李善注拾遺箋識》,臺南:暨南出版社,1996年。

顧頡剛讀書筆記很感激書店主人C君代為保留,大致分載籍、史事與傳記、地理與民族、名物制度、文學藝術、語言文字、民俗學、哲學與宗教、蘇州史料等,資料豐富。我掙扎要不要帶到邊疆去呢。古史辨編譔之後,我們知道顧頡剛先生喜歡戲曲,從中領略到傳說演變的規律,筆記的開篇也是戲曲,讀得很細致,如「曲中說白」條曰認為看宋代語錄與今日白話近,元人劇曲便與今日白話遠,斷定曲中說白并非元人口語,而為元人創作之體裁。寒假讀書記序寫於一九一四年,此時顧先生二十一歲,下筆已頗有膽識:「余讀書最惡附會,又惡胸無所見,作吠聲之犬。而古今書籍犯此非鮮,每怫然有所非議,茍自見于同輩,或將誚我為狂放,惟此冊是歸焉。吾今有宏願在,他日讀書通博,必舉一切附會,一切影響,皆揭破之,使無遁形。庶幾為學術書籍人心世道之豸。班固蚩傅毅曰,下筆不能自休。吾每每亦然,不能簡賅出之,斯則甚為慙也。其有讀書所得,或印證可求,雖在小品,亦登于斯。」今抄之自勉。


又得秀州州學本,亦即著名的韓國奎章閣所藏六臣注文選,其書五臣注在前,李注居後。六臣注文選有二系統,一是明州本,先五臣後李善,二是贛州本系統,先李善後五臣。之前買得人民文學印日本足利學校藏宋刊明州本六臣注文選,今再得奎章閣,真大喜過望。奎章閣文選是第一部活字印刷文選,它的底本是北宋元祐秀州州學本。秀州本早佚,奎章閣本的價值可想而知。





星期一, 1月 19, 2009

誰糟蹋了書?


說有多醜就有多醜


驚見S字排法。


送你要嗎?


學校圖書館處於建設初期,除了藏書不足還以為天下第一,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處理線裝書有點亂來,讓外賓看見,真會笑死。這也是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