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2, 2008

雜貨店買書




蘇丹街大眾書局結束營業,週日去看看清貨。我對書局的記憶里,大眾書局是深刻的,檳榔嶼除了畓仔街的壽板與圖書,就是隔不多遠的大眾書局。我覺得大眾書局見證了檳榔嶼讀書口味的轉變。從早期的書局到後來加賣糖果、香水、魷魚絲,倒閉前幾年連洗臉霜護膚膏都賣,那時讀著中學,已經很不客氣說改名大眾雜貨店才對。前有商務先倒,之後是大將,大眾夾在中間。洗臉霜也救不了檳榔嶼書店的末路。

擁擠人群,一堆書在眼前快速掃過,買書當然不是趁人倒閉,可這時候不下手真對不起自己。兒童書參考書一路殺上去,果然藏寶。書實在太多了,連中學參考書都夾著馬幼垣的水滸研究。最驚喜的莫過於買到丘為君的《戴震學的形成》,此書寫得很巧,選了章太炎、梁啟超、胡適之三人眼中看出清代學術關鍵人戴東原的角色。(鄭吉雄葛兆光二先生,發現漏了劉師培。)以前讀艾爾曼《從理學到樸學——中華帝國晚期思想與社會變化面面觀》,也談到戴震於此學術轉型的角色,這回丘書可以說是一個延續。如果說艾爾曼是從清代社會經濟的北京考察江南學術共同體的演變過程,那么丘為君這本就是「戴東原的哲學」作為一種資源,在不同時期的再生面貌。章太炎眼中的戴學,作者用了一個有趣的詞「否定之辯證」。既批判漢學末流,另一面對方東樹抨擊考據學的行為,卻十分不以為然。里頭著力甚多的是章氏融入佛教思想的戴震觀。這點王汎森《章太炎的思想及其對儒學傳統的衝擊》已經論及「以佛學易天下」,丘為君將宋明理學—戴震—章太炎這條線劃出來,作為清學中堅的樸學從徽州戴震至揚州王念孫王引之,再由王氏父子傳給俞樾,然後再從詁經精舍俞樾教授給餘杭章炳麟,其間過程不可謂不曲折。

大眾之行,選了一些,最滿意是這本了。建議綽號「民主之父」的朋友也拿一本,可惜他嫌太專,一猶豫就給人拿走了。我還在享受此書樂趣,希望今日生日的他有機會也要感受一下。

黃進興:《聖賢與聖徒》,臺北:允晨,2001年。
馬幼垣:《水滸人物之最》,臺北:聯經,2003年。
沈寶春:《桂馥的六書學》,臺北:里仁,2004年。
朱歧祥:《圖形與文字——殷金文研究》,臺北:里仁,2004年。
丘為君:《戴震學的形成》,臺北:聯經,2004年。
丘慧芬編:《自由主義與人文傳統:林毓生先生七秩壽慶論文集》,臺北:允晨,2005年。
吳冠宏:《魏晉玄義與聲論新探》,臺北:里仁,2006年。

【附記】1日又去,買金耀基:《海德堡語絲》,臺北:聯經,2004年。
吉田兼好譔,王以鑄譯:《徒然草》,臺北:木馬文化,2004年。

10日買孫常煒:《蔡孓民先生元培年譜》,臺北:遠流,1997年。



2 則留言:

杨艾琳 提到...

大众结业?中学时期流连忘返的地方,可惜。

東山 提到...

艾琳,

您是哪里人啊,我還以為您同sy一樣是南馬人呢。蘇丹街大眾結束之後,退到比較邊緣的地方營業。到明年1月都是大甩賣。

我想大家中學時期心中都有一家常去流連的店,未必是去買書,就走進走出無所事事去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