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13, 2008

新加坡掃書



周一晚決定明天就去對岸。新加坡當然是外國,卻沒有異國情調,踏在路上總有怪異的感覺,這怎會是他鄉?一步已是天涯。一日遊來回自然看不了多少書,價錢跟本坡也沒差別,惟一幸運的是找到日本學者研究中國史論著選譯三種,這樣全套書不知覺收齊了。為甚麼會注意到這套書,可以說是兩位學人,內藤湖南白鳥庫吉。

百勝樓悠了一圈。對街三樓草根書室英培安老板主理,夫婦倆都是文化人十分熱情,買書買到窮落還介紹兌換外幣就在樹影後面。臨走前,女主人揮手道,“如果你打算再來,我們店延遲打烊等你。”

沿途見了不少人,這跟我遇見的新加坡,又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