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17, 2008

「恭喜發財」



新年來到尾巴,烈陽溽熱,穿過屋簷遮蓋透入門前。老教授開放家居,坐著說,熟悉的不熟悉的,自然是給先生賀年來的。年,是要過的,尤其時間愈近,莫名亢奮的血液無端就滋生,渾身發出熱氣。北國是冷得震顫,想用寢衣裹成一團冬眠,我們幸或不幸,汗流得人發昏,皮膚烘得快也發麻,簡直魂靈都要吸乾吸淨,像打不走的年獸妖精,時時偷襲:


「恭喜發財!」輕抬頭睃一下,是學生給老師賀年來了。業師坐右邊,拱手回禮,我沒甚清楚,大概是說了些進步如意的話,嘴角微啟笑開來。我再看這年輕學生。


大選之年,人人談論不外候選人如何如何,助選團怎樣怎樣,站台啊,搖旗吶喊啊,修齊治平啊,等等,等等。原來除了官運亨通,還有發財美夢。這是兩個夢,也可以說是一個夢。比如官運好的話,財氣大概也就順利,新春說的吉利話不就有「風生水起」這句話嗎。當然也不一定,比如君子之党太弱就屬不幸之至,這也有條件,據說就是看三十而立之後說過甚麼可信的話。說到發財,眼睛就發出白光,只差沒往土地上挖坑。這也可以是一個夢,比如有錢的可以捐官,或討個勳章,大概就是古人所謂實現內聖外王境界罷。


我在想,原來他也想發財」。我疑心是天氣太熱人太多,誤聽也是可能的,可是不對啊,我就看見露出牙齒閃爍白光,沒錯,同老師拜年。我看得不很精細,似乎認識又有點陌生,也就在一陣笑聲中辭別。


漸漸的我懷疑那個人確然我,是的,粗眉大眼,露出半邊牙齒白亮白亮。倘若不是我,又怎可能滿腦子想發財呢?


你站著,從業師轉向左邊,目光炯炯如火喜得快要滴出水,酒窩笑開來,像一尊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