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27, 2007

從手到口,從口到手



莫礪鋒先生《杜甫詩歌演講錄》附一光盤,是近來聽過最精采的講演。

演說是一門藝術。學者留守書齋與走上講台,必須承認一點,前者要求典雅莊重,雖不至於一字一血痕,但明顯講究文氣,可後者就不一樣,講演者除了博學多識,還需「屈降身份」,與觀眾同在。把自己的研究心得,從文字脫化成口水,必然要經過一層傷筋動骨的改造。能文者未必能說,這點稍微讀過歷史的人大概並不陌生,當然也有不願意講學不願意收徒的(如顧炎武),可這畢竟是明清之際士大夫獨特的選擇,來到新世紀能說會道已成學者的「專業條件」,尤其以才子著稱的中文系,不能說則近於自殺,實在不是甚麼駭人聽聞的事。一小時內將平日所學,深入淺出,加上演說技巧,隨著觀眾的現場反應調整策略,並不比寫一篇論文輕鬆多少,尤其還要照顧不同群體的接受,唯一的秘訣就是說得「卑之無甚高論」。

換句話說,講演的時候,情緒氣氛都得掌握的恰到好處,忌掉書袋把祖宗纏腳布拉得沒完沒了,風趣不失莊重,加上幾則冷門笑話當甜品,才能在有限時間內令人回味。為甚麼是冷門笑話?太熟悉的典故,你還沒說觀眾全知道了,這是最失敗的技巧,但也不能過於複雜,我不只一次在走道聽見剛從其他教室出來的學生抱怨「自己說自己爽」。可見除了表情達意,還要知己所長避短,免得調和不來。

梁啟超早已言及演說為「傳播文明三利器」,從內容到形式,媒介與反應,日逐受到學界的注意。近年各種講稿編成書後備受歡迎,已不容我們忽視。把演講寫成書,當然得修飾,不然有些笑料屬興之所起,今兒看來,少了時空的滋潤倒顯得有點不知所云。作為讀者唯一的要求就是,有必要保留現場感,讓人如臨聽講,包括原先聽眾反應的小暗示。書寫與講演不一樣這個好理解,公開講演與校內授課也大有不同。公開講演因為是一次性,未必每次都需要照顧系統,不妨敞開胸懷,天南地北,可校園教學,觀眾是熟悉的,就不容許過於放肆,免得落下「不務正業」的惡名。相比起來,公開的藝高人膽大,自己人聽的難免瞻前顧後,中文系出身的似乎更習慣於借引經據典,以壯己之聲勢。


12 則留言:

pk2 提到...

民國叢書裡面還特地收入關於演講方面的書
看來當時為求傳播新觀念之下
搬出各種新式工具
工具怎麼磨練
也是那些有志於新學的人所在意之事

東山 提到...

Pk2果然敏銳。沒錯,民國叢書八九年出版之後,從第二輯開始確實有意識的收集一些類似講稿或講義技巧的書,這與前人叢書比較起來當然比較雜,過去的學者至多也只來到語錄,而語錄又自與講演稿不同。民國叢書內真真假假的「演說稿」有楊東蒪《中國學術史講話》,許德珩《社會學講話》,錢亦石《中國政治史講話》,方壁《西洋文學講座》,平心《各國革命史講話》,程湘帆《演講學》,任畢明《演講.雄辯.談話術》,楊炳乾《演說學大綱》,李石岑《李石岑演講集第一輯》,李劍農《中國經濟史演講》,孟森《清史講義》,鄧初民《社會科學常識講話》。

我想晚清到五四,確實如您所說的為了傳播新觀念,不得不透過講演來宣導自己的理念學說,無論是抱著「死文學」、「死語言」,還是高舉「活文學」、「活語言」的,最明顯莫過於章太炎的講學,就不只有一種講稿傳世。學者樂於採用講演的形式,聽眾也勤於記錄成書,以廣傳播。

pk2 提到...

可以留意左玉河的研究喔
上回聽他演講
正在寫一本關於近代學術刊物、學術機構、圖書館興起對學術發展的影響

東山 提到...

pk2,

左玉河先生應該還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罷?

pk2 提到...

還在啊,上回去聽演講,主持人潘光哲介紹說這是四十歲就升研究員的最後一人,十分用功的學者,中社院近代思想史研究室的專刊已經出到第三輯,耿雲志先生領導的研究團隊,這份專刊的文章都挺不錯^^

東山 提到...

pk2,中社院近代思想史研究室的專刊,我會留意看看.之前比較迷的是原湖北教育出版的現代中國,現在回到北京大學出版,也是很有特色的雜誌.

pk2 提到...

喔,現代中國,有機會會去看看

先前寄給東山兄的兩本書
走水陸不知走到了沒?

東山 提到...

pk2,還沒收到呢,可能沒那麼快罷,估計還得要一二週.

pk2 提到...

那就再等等吧^^

東山 提到...

pk2,國寶收到囉!謝謝!陶醉中..

pk2 提到...

收到就好^^

不用客氣
二書能得東山兄讀,相得益彰

東山 提到...

多謝,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