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01, 2007

國慶圖片


今年的國慶有種異樣的感覺,無心倒真是無心的好像吹脹的球,飄飄然,鎮日懸浮空中。我沒有喜悅,一切似乎與身邊無關。午後踏在滾熱的柏油路,發出醺人欲醉的甜香一步就是一個響亮的脗,跟著走進電影院去。無非是找個黑暗的地方罷了。當真從光明走到另一個光明的所在?還是我根本不存留於世。

夜裡法情貼了一張圖,一位小妹妹在屍首尋找她的50。我不願意讓任何人失望,衝動得想告訴她50在何處。為甚麼不像魔術的禮帽,拉開布幕變出來的是兔子,紅色的手絹,消失的銀幣,或者一只青蛙,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