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05, 2007

讀十五書

近月得書頗為可觀,鈔出十來種「喜歡得弗得了」書籍。中國科舉史為兩年前讀的書,終於有了新版買一冊收藏。我想把握古中國文化興衰的路線,讀書人如何在制度下,入中心、出邊緣。喪家狗是李零先生的新著,多年來借由李書探向考古領域,試圖培養一種考古視野是我嚮往的最佳心態。手上的一版一刷,印量一萬五千冊,馬華出版大概一年的量也未到罷。學校未有人閱讀,談無可談。我以為這是很好的校本,可惜一旦註腳放版本題名喪家狗,大概要讓人流汗的了。李零一貫直率的行文,有一種暴露的美,比如叫所謂專業化的學者為殘障人協會,學術鑑定委員會說是權力鑑定委員會,狠狠澆醒心靈喪家狗很可以一看。我一直不屑於那些要求中文系讀書讀專業一點的浪潮,弊病是缺乏藝術想像與宏大視野我以為是致命傷。何況本區域的知識本來就疲乏,還有資格學舌甚麼,我的感覺,一是空洞,二是滑稽。殷墟卜辭綜述這類「專業」書種,基本上是延續受王國維啟迪後的閱讀,現放到辦公桌去,閒來無事很可以解悶哩。

一 中國科舉史。劉海峰
、李兵。上海:東方出版中心,2006年。
二 喪家狗──我讀論語。李零。太原:山西人民,2007年。
三 兩漢經學今古文平議。錢穆。北京:商務,2001年。
四 先秦諸子繫年。錢穆。北京:商務,2005年。
五 中國經學史。許道勛、徐洪興。上海:上海人民,2006年。
六 漢字古今音表。李珍華。北京:中華書局,1999年。
七 殷墟卜辭綜述。陳夢家。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八 中國現代思想中的唯科學主義。美 郭穎頤。南京:江蘇人民,1990年。
九 五百家注昌黎文集。魏仲舉。長春:吉林出版集團,2005年。
十 梅貽琦教育論著選。劉述禮、黃延復。北京:人民教育,1993年。
十一 章太炎全集一。章太炎。上海:上海人民,1982年。
十二 唐宋八大家彙評。吳小林。濟南:齊魯書社,1991年。
十三 詩經名物新証。揚之水。北京:北京古籍,2000年。
十四 唐宋八大家散文總集。郭預衡 主編。石家莊:河北人民,1995年。
十五 現代中國三。陳平原 主編。貴陽:湖北教育,2003年。


8 則留言:

lobo 提到...

當了很久的淺水艇,今天冒出來說說話
弊病是缺乏藝術想像與宏大視野,這點很同意,這半年我得了線娤書約有五十本,統統不是中文系必讀書,可都是中文系老教授的藏書.

東山 提到...

樂伯

好久沒看見大家冒出來了,呵呵.中文系要煩惱的事未來會更多,尤其本國學生知識面有愈趨向平面,滯留在文學史上的資料,未能擺脫則不如取消這課來得乾淨.現在學生能力上只夠看翻譯本,此風不制止,惡夢指爪必插到喉嚨去.

我在設想,或以文獻學,學術史研究藥之,然周圍對報章、演說、學堂有深入了解的,過于貧乏,最終落下自言自語罷了.

或者中文系真要變作家協會了.

coolchet 提到...

詩經名物新証

這本好像製作很精美 也很貴???
是否分成上下二冊??

東山 提到...

coolchet

精裝一冊,取地下之物與地上的文獻對照,寫得很精細,尤其周代文化風氣方面,讀後很受啟發.即便當閑書讀,也十分有趣.

這裡有圖與目錄,可以先看看:
http://www.dushu.com/book/10047537/

值得說的是序言交代,此書編寫的概念來自沈從文喔.只印六百本,台北看到多少都可以掃起來分封給p.w.y「諸侯」.

pk2 提到...

詩經名物新證
我記得價錢好像還好
山外先前進過兩次喔

東山兄:
教育是百年大計,急不得
而且我想改變可以從下做起
從我們這一輩慢慢做起
許多人以為改革的最快途徑是攀上最高峰
以掌握最大資源就可以[號令天下,莫敢不從]
其實,那是最收效最低,因為[人去政息]

不如慢慢培育讀書種子,散佈觀念
不是要學生通通進研究所、考博班、當老師
而是讓她們多對中國文化、文學、歷史、思想產生多元興趣

等他們將來進入社會,撫育下一代時
會成為較為開明,對中文系稍有理解與期待的父母,也許他們的小孩,當中就會有在更為友善的環境進入中文系學習

這當中,或許就有可以栽培的接班人
那時,我們大概五十多歲,學養大概也足以好好培訓人才

不用急於立竿見影的收效
能讓這些課堂的學生
多體會一些中國文化
願意多親近一些知識

如果運氣好,碰到一兩個極富熱情與興趣的讀書種子,那當然就可以好好栽培囉

但要避免讓其他學生產生老師偏愛好學生的心理,會讓他們覺得畢業後,這些知識就是應付考試而已。

別太快讓自己的熱情消磨完喔
我們應該看的是三十年後

東山 提到...

價錢不貴精裝才RMB33,壞在印量不多.

pk2兄,大凡有氣的早一頭碰死了.我是不能忍受還是態度問題.我其實是過度焦慮了,問號不停冒出來,怎麼辦怎麼辦呢.解藥不是沒有,隨便繙繙嘛.我以為中文系已不能固守一方,必須知道外面世界水平怎樣,課程有甚麼變化等等,不然最終浪費了三年時光,不值得.目前還在想著.台灣的情況如何,有甚麼新走向?

pk2 提到...

雖然未必是很好的方式
也許多留意文哲所、史語所、近史所的研究群題目,研究專刊、通訊可以作為參考吧

同樣是中文系,可以寫得題目真的很多,不只文學(當然文學裡面也很大)

文哲所最近剛舉行第一次民國經學的研討會
林慶彰先生說預計有三期計畫
這裏面延伸出來會有很多議題可寫
只是與會先生們大概都還沒清楚方向吧
都在摸索中

東山 提到...

現在最重要是行,一起加油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