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19, 2007

冷氣房小記



文薈花凋之後,就不再寫專欄了。

教學之餘,最煩的就是是非,老師的是非,學生的是非,像蒼蠅一樣,打也打不掉。這樣的生活讓人無聊起來,又寂寞得很。據說地獄有十八層,一天大鱷下了地獄,發現腳底下發出陣陣號叫,他揣了幾下問道「你是誰呀,怎麼還會有聲音啊!」那人答道,我是教師,生前教不好所以下了第十九層……

聽說還有人鼓勵用鑑賞辭典的,用二十四史全譯本的,事非關我,但如何眼光光去忍受。不指出是我的錯。


這樣怎能不無聊呢。

3 則留言:

peklay 提到...

文荟花凋,东山不写专栏了吗?实在可惜!
希望仍旧可以看到你的学术介绍。
之前看到第十九层地狱之说时,也只能苦笑。
误人子弟,罪名何其严重。

東山 提到...

碧蕊老師

還好我決定得早,您看近日文薈就知道成甚麼樣子了.我的寫作與三子關係很大,他們都換環境了,我也沒心情.另外教學工作比我想像中忙,自己要求也不一樣,雖然只是輔導課,但還是希望用自己校註的版本,因而只能留連在這些笨工作了,反正亦無不得不發之論.

十九層之說算是警惕自己,好好在辦公桌上讀書是第一義,蒼蠅我最討厭.

匿名 提到...

壞球,不要打;值得打的球,再回應好了!

如果人家不喜歡你,因而說出一些故意誣賴、栽贓、辱罵的話,我們不需猛力揮棒來回應因為那個球投得太壞!

「喂,妳也喜歡看棒球啊!」

我一邊在跑步機上執行健身計劃,一邊盯著眼前的棒球賽,正看得聚精會神的時候,有人跟我說話,害我嚇了一跳!

原來是與我同一健身房,有數面之緣的
張先生,他在隔壁的跑步機上,也在看棒球轉播,我太專注了,沒注意到熟人就在身旁。

張先生是某出版公司的老板,是個溫和謙恭的人

他曾說,他每天的娛樂,就是看看四書五經、寫寫毛筆字和上健身房。

他的太太偶爾也會來,但從來不運動,只愛在女子三溫暖裡頭,大聲的聊天,個性熱情但有時還挺呱噪的,張先生顯得沈默寡言許多。

聊了幾句有關棒球的話,張先生說出了他在棒球比賽中領悟的道理:

「妳可能不知道,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會跟我太太吵嘴,一度吵到要離婚,當初我很喜歡她的善良、熱情和直率,可是婚後,我發現直腸子也挺可怕的,講話像飛機投炸彈一樣,有時難免會炸到不該炸的地方,我們動不動就吵起來。

直到有一天看棒球,我忽然領悟了一個應答的理論如果我是個打擊手的話,總不該什麼球都打吧!

應該要選好球才打,如果她投出的是壞球,那麼我幹嘛一直揮棒呢?

壞話就當沒聽見,她球投偏了未獲得回應
就會自討無趣,如果我連壞球都打,鐵遭三振,也會氣死自己。」

我覺得他的好壞球理論很有意思。

雖然,投手和打擊手應該屬於敵隊,對婚姻關係而言,也許不那麼適用,但拿這理論來看職場上的人際關係,還真有幾分道理:

如果人家不喜歡你,因而說出一些故意誣賴、栽贓、辱罵的話,我們不需要猛力揮棒來回應,因為那個球投得太壞,你再使力也不會打出全壘打,搞不好反而會被敵隊接殺,不如讓它無聲無息的落入捕手的手套裡。

壞球,不要打;值得打的球,再回應好了!

您認為呢?!

(二兄轉寄文章,出處不可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