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11, 2007

太賓師詩鈔


本師集百詩勒成一冊製板,名之初飲真露。序云「此冊詩集所錄諸篇作品,已是塵封多年之舊事。早前寫就之後記,藏拙與獻醜,以為不過爾爾。孰料付梓事瑣,仿若舟行逆水,一波九折。於是萌與諸篇相忘於僻隅,莫作他想。」

詩有恆裁,新詩別為一體。太賓師作而藏瓢,
詩所以合意,歌所以詠詩也。古者登高能賦可為大夫,惟其川流端午云尋不到一處登高,則落紙為詩當即歸來教唱,五柳先生謂之銜觴賦詩,以樂其志而已矣。今得初飲然不佞素非詩苑中人今鈔集數首為記

鈔一
點名
如果明白了
可以不來
如果不明白
可以再來
如果明白了
可以再來
如果不明白
可以不來

鈔二
女兒紅
陽光似乎淡了
林下似乎畫舫
似乎相信
這是一次小飲
順手將你的名字
調進半樽的女兒紅
彷彿看見你的眼睛
像個戀人

鈔三
川流端午
我看山
尋不到一處登高的呼吸
我看見川流
呼吸在起伏不定的胸懷
尋覓不到南國的粽香
繩索早已腐朽千年
屢次放逐我的沉石
鼓聲裡仍有淡淡的楚騷氣味
心頭上的沈甸甸
是功在萬世的壩流
07.06.11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看了幾回,還是不明白,到底是該來還是可以不來.lobo

東山 提到...

lobo
不來的可以是明白,也可以是不明白,來點名的可以是明白想再來,也可以是不明白所以再來。當然這是我破壞詩意強解。lobo現在是想再來還是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