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8, 2007

章太炎的白話文

大概幾年前專注閱讀周氏兄弟,就開始關注學術史上清人與五四作家的內在的歷史聯繫。是時學者中,我又特別看重章太炎先生的著述。固然因為他是「有學問的革命家」,也因章氏確是晚清以降「有思想的學問家」。

章太炎是有名的「瘋子」,所謂「古來有大學問成大事業的,必得有神經病才能做到」,如此江山如此人,實則推舉的是百折不回,孤行己意的獨立思想。好立高調是晚清諸子的共同特色,這點繙讀章氏演講記錄時更是讓人精神一振。

這其中就不能漏掉經歷奇特的《章太炎的白話文》。一九二一年六月上海泰東圖書局初版,前錄吳齊仁(無其人?──據說即出版名家張靜廬,)「編者短言」一篇。初見一九一〇年《教育今語雜誌》。這日期很重要,一是比胡適之陳仲甫諸子倡導文學革命還要早,二是可知當時白話報已十分興盛。

章氏的文言文寫得極好,這是公認的。錢穆先生曾說章文是述學文體的正宗,這點我同意。尤其是文字之古奧,閱讀時必全神貫注,心無雜念,音節把握神乎其技,宛若急流滾滾淹上。但是倘若換個角度看《章太炎的白話文》,敘述上的插科打諢,時時顯露出一種奔放的姿態,至少我們可以視為時莊時諧,駿逸不群,更近於我們追憶中的「章瘋子」。

很少人注意到這種身分的差異與互補,作為「國學大師」的章太炎可以卜居撰寫佶屈聱牙,追蹤先秦諸子足跡的大書,自成一家之言,既無攀附之病,也非汗漫之文。然而作為「革命元勛」,太炎先生並沒忽略晚清興起的「傳播文明三利器」──學堂,演說,報章。較偏向學者之文的《諸子學略學》與收入這小書的《論諸子的大概》,明顯見到內容上的異同與語言的轉換。裡頭的《留學的目的和方法》、《中國文化的根源和近代學術的發達》、《常識與教育》三文,,雖說是針對留學兄弟的演說稿一類,我以為本地辦教育的「當局」應該看上數遍,庶幾可為警語。(如「大凡講學問施教育的,不可像賣古玩一樣。一時許多客人來看,就貴到非常的貴:一時沒有客人來看,就賤到半文不值」云云,讀之會心一笑。)

另外,章太炎在論述老子明說「禮者,忠信之薄」,卻精於禮節,孔子尚要拜會老子之後,章太炎有一段話很矚目:

「魏晉人最佩服老子幾個放蕩的人,並且說『禮豈是為我輩設』,卻是行一件事,都要考求典禮。」

此話太熟悉了,魯迅也做過類似的判斷:

「魏晉時代,崇奉禮教的看來似乎很不錯,而是在是在毀壞禮教,不信禮教的。表面上毀壞禮教者,實則倒是承認禮教,太相信禮教。」

作為師徒章周二人思想上頗為相近,至少魯迅之雅好魏晉文章,肯定與章太炎的推廣大有關係。

胡適之先生在《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曾云:「章炳麟的古文學是五十年來的第一作家,這是無可疑的。但他的成績只夠替古文學做一個很光榮的下場,仍舊不能救古文學的必死之症,仍舊不能做那『取千年朽蠹之餘,反之正則』的盛業。」胡適之雖則承認章太炎的文章是上品,又語帶暗諷指出不過是殿軍後入而全身於此。其實若看章門子弟開遍現代學術領風騷,再加上周氏兄弟的「魏晉文章」,則章太炎之後執笠的預言,才是適之先生的「大膽假設」。至於章氏另外所作白話講演《佛學手稿》,流落異邦,未能一讀,於今仍為憾事。

07.04.05


11 則留言:

pk2 提到...

龔鵬程先生多年前曾撰文
注意過章太炎的五朝學

而從張舜徽的愛晚廬隨筆中
有二則提到章太炎對譚獻的推崇敬重
幾乎以弟子自居

譚獻又是常州一脈
李兆洛編駢體文鈔 譚獻有點評
常州文士對駢文 六朝文的注重與提倡
處理的人不多

除常州外
阮元還有文選樓叢書之設
焦循也十分喜愛文選
梁章鉅有文選旁證

晚清孫德謙 六朝麗指
李詳對文選的研究

我曾在舊香居買到
清人的四六叢話跟四六法海

從文章編纂來進行文體流別的溯源
再到以評點 著術研究
來建立相應的文評/文論等等

為六朝文章的污名化平反 提倡

其實很有意思的課題呢

到底清代文人對於六朝文 駢文的重視與提倡
在文學思想史上該如何看待
這段發展很值得鉤沉爬梳出來

從清中期到民國初年
淵遠流長

最近有本中國古代駢文批評史稿
可惜寫得太少

但至少開始有人注意是件好事情
台灣學界研究駢文者 只有幾位老先生
後面的學者似乎很少接續

要進入這塊研究領域
具備的古典文學 古典文獻知識訓練
要很豐富 很嫻熟
挑戰難度很高

不過
做學問
本來就不容易

簡單的話就不叫學問了
哈哈

東山 提到...

謝謝pk2兄十分細緻描繪了整個脈絡,所謂章黃學派確實不容易處理,主要是章太炎的思想太複雜,結合諸家又自成一格,這或者也是中國現代思想或中國學術史上,點不出章氏的樞紐角色,有之也是三言兩語打發的多。

六朝文在中文系課程上太過忽略是不完善的,我設想中的唐詩研究,必須納入陶淵明,唐宋文選又須從秦漢,魏晉二大塊講下來。中國人性史也不能漏掉三國魏晉人物。這真是既看了精采,又龐大的工程。

您說的駢文問題,很嚴重,大體上賦學面對相似的困境吧。學校文學史草草跳過的多,大概讀起來很多人要臉紅。

五四諸子所謂桐城謬種,選學妖孽,其實不經意告訴我們一些訊息,千年文脈應該怎麼接續。

當然胡亂說說還可以,幹起來就難掩羊腳。

pk2 提到...

說得真好
魏晉六朝其實一大關鍵
值得注意留心

先前讀孫德謙六朝麗指
六朝人駢文寫得好是小學根底厚
至於五四諸子的批評
是反對主占北大的桐城派講所謂唐宋古文
反文言,連帶把祖宗各種文體一並反對
不喜文言,更惡四六、駢文,孫德謙六朝麗指最後兩則看來是有意回應當時提倡白話文的人,還有針對桐城派的批評

讀完之後,這本在小高的店找到的書
就讓給大春老師

新興書局當年翻印古籍之ㄧ
這書很多圖書館都沒有
中研院都只有線裝書

不過大陸似乎有人早年曾做註釋
某天在翻書的作者介紹時看到
只是當時沒記下
現在一時想不起來

東山 提到...

孫德謙的書知道是文體學研究的重要著作,可惜還沒機會看到,大概是自印本或印量不多。

談到北大風波,我又想起林紓與他的春覺齋論文。

不過近半世紀來,研讀魏晉六朝文的熱潮,我一直偏見以為是跟魯迅周作人有關。

關於小學功底厚的問題,駢文講究平仄對仗卻不押韻。讓我想起王觀堂名篇兩漢古文學家多小學家說,這樣的視角。日前剛弄好王國維遺書的總目,所以也亂插入介紹出來。

pk2 提到...

六朝麗指
一般來說都只是線裝書
或是收入大部頭叢書

所以我就對新興書局很感興趣
到底主事者是誰
帶著一堆古籍到台灣大量翻印
還註明歡迎翻印以廣流傳

嗯嗯,王國維那篇我也有印象
東山兄做好總目可否也給我ㄧ份呢

其實自己買到上海書店的王國維遺書時就想做
但是後來一直買、讀其他的書就沒作

東山 提到...

我的王國維遺書目次是把前面三冊沒有頁數的篇章弄出來,涵蓋的是單篇論文,其他專著因為是整本收,沒有繙查的困難,就沒輸入。

剛得到臭罵我一頓的信件,大概沒想到報館會給我看,而不是把我直接砍掉。遲一些給大家看,留點材料以後下酒。

pk2 提到...

六朝麗指
東山兄需要嗎?
如果需要我再跟老師借來複印
我也想複印一本

東山 提到...

好啊,謝謝了。pk兄說過之後,我也嘗試查找網洛,有的都是線裝,此書大概很難買到。如兄有復印,請代印一份,謝謝。

您論文是六月交吧,希望那本考據學的書您還用得上。

pk2 提到...

東山
多謝囉
也謝謝大眼貓

我論文要晚一學期交
大概是十月、十一月吧

六朝麗指等複印好再寄去

如果大眼貓方便的話
可否代為留意
清儒學案新編 全八冊 齊魯書社1997

coolchet 提到...

就是看了東山老師此文

讓我昨天看到這本章太炎白話文就趕快搶購起來

就怕以後買不到^^

東山 提到...

pk2
清儒學案新編會留意,不過印量好像不多。

coolchet
章太炎演說開口閉口「兄弟們」,很迷人。等您讀完,記得上一篇讀後感。用您的專屬用詞──要「夢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