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1, 2007

跳入翳薈之處

我從來沒跟得那麼緊的,有也要自《文薈》是切實跟著論文終始的了。

或者這樣說罷,記得當時見到敬文忙得天昏地暗,聽友朋告知正計畫人文附鐫啊。我當然還是一名小編輯,遠遠望著,後來每週末給言論組排版,就排《文薈》。那時是两大板,那名目的來源,是記得的,發刊詞似乎引了許叔重的草多貌之義,或者說是薈兮蔚兮名之文薈亦未為不可。漸漸地又迷糊起來了,然而以為是忘卻的,都極其幽香而倥傯不暇,髣髴回到那似來蠱惑我的歲月,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

百期也究竟做了點事,如果囊括江渚常談,人文薈萃不達亦不遠,因此我對於不再更新的網站這點,難免偏執得有點憤慨的,我們就看不見再現出的浪花了。這當然是小事,不過也可見出編輯刊物之難,推廣尚要配合才行。還有一種是內容的雜亂。我以為百期之後《文薈》可以獨當一面,實在不須混在林一峰呀,黃偉文如何前衛呀,粉絲部落格呀或者踩中狗矢哈哈哈,這類內容之中的。固然,誰也不能保證《文薈》的讀者決不玩變裝或踩中遍地的珍寶,況且娛樂也並非惡行,但善後辦法,卻須向八卦雜誌之類去留心的。

據人家說,九秩老頭稱為眉壽,九十九就是白壽,百年曰期頤了。發刊百期當然不能說就是要麻姑火紅火綠的來獻壽,或八星報喜「旺旺旺」一類。想當然耳以為是有點相似也說不定,或者一份刊物出足百期如同人一樣,迎上前去罷,從此可以幸福的度日,安穩的做人。

唐書有云:「陛下獨不念阿忠脫紫半臂易斗麵,為生日湯餅邪?」不佞固無法端上一碗玉英湯餅,也許,該問也不該問的是,百期出了之後怎麼樣?

祝您快樂。

07.03.28
【附記】剛從家鄉清明掃墓回來,看到了給文薈的「嘏辭」,刊登時去其首尾,無端殺進一句「百期也究竟做了點事……」,收尾處又嘎然而止,下半又切掉了。看清一點卻也有幾分像是我孩兒,也像迎面來的看不精細的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