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25, 2007

平康坊


都城建築是每朝每代的政治中心,文化學術的傳播與此大有關係,難怪其他地方可以破爛不堪,都城當然不能,要風風光光的。我們的都門還不是一個樣,聞電影以破壞旅遊為名,電檢局的八大信條正是帝王時代之「博我以皇道,弘我以漢京」是邪。

關於都城陳寅恪也留意到這方面的問題,學界似少有關注。《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第二章「禮儀」附論都城建築,可知一郭一城攸關禮儀,輕率不得。義寧陳氏曰,唐之宮城承隋之舊,猶清之宮城承明之舊,又引舊唐書地理志「京師,秦之咸陽,漢之長安也。隋開皇二年,自漢長安故城東南移二十里,置新都,今京師是也。」可知唐制因循前代卻別開新面(實開啟北宋街市制度先河)。當中尤以開闢街道,築成坊里,採用嚴格整齊的坊制。唐人小說《任氏傳》云:「及裡門,門扃未發。門旁有胡人鬻餅之舍,方張燈熾爐。鄭子憩其帘下,坐以候鼓,因與主人言」;《李娃傳》云:「日暮,鼓聲四動。姥訪其居遠近。生給之曰:『在延平門外數裡。』冀其遠而見留也。姥曰:『鼓已發矣。當速歸,無犯禁。』」《飛煙傳》云:「迨夜,如常入直,遂潛於裡門。街鼓既作,匍伏而歸。」可知開閉皆擊鼓為號,嚴守犯夜禁令。

坊雖分三等,坊里卻很不少。楊鴻年所編撰《隋唐两京坊里譜》,素寶愛之。對於喜讀江海大文者,此書或略顯枯燥,然好處正在於此,條理分明,敘所當述。檢「平康坊」條:朱雀門街之東第二街東自北向南之第五坊,《長安志》卷八、《城坊考》卷三所記與五圖所畫均同。余觀西京外郭圖,平康位於皇城,達官貴人所居處,李林甫據唐書即發丧於平康之第。

《開元天寶遺事》卷上「長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俠少萃集於此,兼每年新進士以紅牋名紙遊謁其中。時人謂此坊為『風流藪澤』」。狹妓外遊是士林風氣,東西两市商業之發達可以相見。天水王德輦多載宮中瑣事,雖見斥於洪容齋,譏為淺妄之書。如此動氣其實不必。部分材料或與正史有異,局部之謬終未能掩整體真實。

勝業坊平康坊為名妓宿聚,唐人共知。霍小玉本勝業坊古寺曲,大凡讀過《李娃傳》亦當記李亞仙操業平康坊鳴珂曲一事。平康靠東市近皇城,地理上宦官子弟、新第進士多,各處考生群聚都門,不過是各取所需。《摭言》載平康妓與裴思謙賦詩「銀缸斜背解鳴,小語偷聲賀玉郎。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惹桂枝香」,又鄭合敬先輩及第後,宿平康裡,詩曰「春來無處不閑行,楚潤相看別有情。好是五更殘酒醒,時時聞喚狀元聲。」注曰楚娘字潤卿,妓之尤者。裴官拜衛尉卿,鄭為諫議大夫。《全宋詞》載郭應祥西江月:「妙句春雲多態,丰姿秋水為神。慕潘應有捧心顰。誰是相看楚潤。試問軟語,何如大醉高吟。杯行若怕十分深。人道對花不飲。」有注「楚娘潤娘,維揚二妓。昔人詩云,楚潤相看別有情」。然《北里志》多記平康舊事,平康位於北門,因名其書《北里志》;「楚兒」條曰「楚兒,字潤娘,素為三曲之尤,而辯慧,往往有詩句可稱」,則楚潤應為一人,後為萬年捕賊官郭鍛所納,惟生活反大不如前,笞辱含冤,今錄下可備一考。

又張蓬舟輯有薛濤詩,應和者若元稹、白居易、劉禹錫、張籍、李德裕、裴度、張祜、王建、杜牧多為一代名士,唐妓之徘徊平康或走入家庭,則是社會文化之真史料。

唐妓雖「本自娼家」,然而紀錄者大多強調藝重於色,故「音樂詩書,無不通解」或著重描述其「右多善歌,左多工舞」,許多風流韻事從此起始。特意描繪其姿容常常者為例甚多,目的主要在突出其事筆硯、善詞章。從小處看唐代才藝修養風氣非後代所能比擬,歌舞弄樂,獻藝侍寢,世人亦不以為意,反有烘托佳人識才之意。孫《北里志》係研究唐代之「遊冶教科書」,所記「平康里入北門東回三曲,即诸妓所居之聚也。妓中有錚錚者,多在南曲、中曲」,則金石絲竹亦不絕於耳。坊中才女芸芸,斷不可作今解。

07.03.21


18 則留言:

pk2 提到...

樂伯家地下一樓
有一本漢唐長安辭典
書名不太確定,只確定[長安辭典]四字
中間長型書架面向牆的下面倒數第二層
翻到的時候
覺得挺有趣

pk2 提到...

上海古籍新出三冊
精裝的日知錄集釋
不是用簡體字排版
真好

東山 提到...

pk2,

您說的應該是張永祿的《漢代長安詞典》,這書沒用過,有機會再找來看看。上古的《日知錄集釋》是花山版的重新修訂,聽說確實很好,也是我搜刮的目標。据聞也是上古剛面市的《戰國策箋證》質量很高,幾個大型網站斷貨。這都是寶貝。

pk2 提到...

沒錯,就是漢代長安詞典
原來上古那套是花山版重新修訂的,多知道一則訊息。戰國策箋證,曾在台北的山外圖書看過。

東山 提到...

點校者是保群呂宗力,另外顧炎武全集也在處理中。

東山 提到...

漏字:栾保群

coolchet 提到...

所謂

春風得意馬蹄疾 一朝看遍長安花

大概就是去逛平康里吧??^^

東山 提到...

coolchet好厲害!孟東野的這首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確實可作此解。一是作為登科後心情的愉悅,花都笑開了,畢竟曾經落第。貞曜先生貞元十二登第的。二就是或作北里狹妓也沒有甚麼不可以的。

pk2 提到...

顧炎武全集
乖乖
很期待

匿名 提到...

pk2好眼力,好記性.前幾天已售出.東山如有需要,我再幫您留意.平康坊讀來好似昔日的台灣九份.lobo

東山 提到...

樂伯,
謝謝,此書不急我應該可以在馬來西亞找到。想不到風景如此閒適的九份,竟然有平康餘韻呢。如果到台灣可以從卡密,PK2,COOLCHET諸子訪起,然後直下「逸居」,還有「台灣平康」。嗬嗬!

淘書客記憶力在甚麼時候都不管用也好,「好東西」沒搬回家的,一定記得放在哪家店的。

PK2,
中國大陸有幾項計畫都很迷人,還有一種是把中華的諸子集成新編最後定稿勒成一編,另外周師勛初的宋人軼事彙編將出爐。我讀唐人軼事彙編時已經很期待宋代的部分。

pk2 提到...

樂伯
我回去對過書堆   
發現當天漏買一本好書
有寫信給您囉

東山
昨日到台大聽演講
六十多歲的大陸學者感慨說
現代人把古籍整理看得太容易
某些地方的古籍整理計畫
進行草率反而是點出一堆廢品


老字號出版社跟學養深厚的老學者的成果
應該是比較可以期待的

東山 提到...

pk2
沒錯,有些整理本很差。我買過學苑出的筆記小說就不好,岳麓書社的日知錄集釋也不精,有些犯清朝忌諱而刪掉的文字,應該補回,而不是在前言交代的。這常識也搞不懂。

匿名 提到...

東山先生:九份鼎盛時兩座山頭擁有三間詩社,五間漢文私塾,三位國際知名畫家,兩間朝鮮館,22座藝旦間,20間酒家,藝旦要會唱開天關也就是平劇.以及以上海語唱小調,琴棋書畫只是基本.妓院更是多.文人雅士為了求生活,一溫平康而為金礦書記或者下礦者不勝枚舉.供您一笑lobo

東山 提到...

這種風情多為執政者所不容,以為是破壞名譽,其實未來思念中的,或者才是這個。我讀故鄉檳榔屿的早期事蹟,也說到一上岸就有妓女圍攏而上,故對附近的舊關仔角海岸,很有追念的意思。

匿名 提到...

余嘗以為生於己丑(四九)年後之兩岸三地文史學者,著述鮮能兼有深廣兩面者,蓋不通外語,無以稱廣,經史未熟,焉能謂深。其實未必四九年,大約四零至五零年為一斷限耳。此時勢然也。

不意與若干前修或有同感。

TangJen 唐人

東山 提到...

TangJen 唐人

近百年的學術史,最初是和「五大發現」及「羅王之學」有關。這「五大發現」主要是世紀之交、庚子前後的發現,“地不愛寶”,是因為國運不昌。(參見王國維《最近二三十年中國新發現之學問》)。它們是:
1。殷墟甲骨文字(1899年發現);
2。敦煌、塞上及西域各地之簡牘(1901年發現);
3。敦煌千佛洞之六朝唐人所書之卷軸(1900年發現);
4。內閣大庫之書籍檔案(1909年始為世人所知);
5。中國境內之古外族遺文(1901年發現)。

其中幾項都與周邊國家語言文字相關,即唐人君所指出的,現在能治者漸少矣。

匿名 提到...

東山,

我想的其實沒那麼偉大。我想說的只是,能把一門外語學好,能讀學術文章,寫東西的時候把讀的東西說清楚。這樣基本的要求,在華人學術圈裡並不容易見到。就連中文學界的研究脈絡,也有很多不提的。好像所有的研究都是平地拔起。可是口氣卻是好像所有人的東西都不值一提。有很多文章,你也搞不清楚他所用古籍的來源和版本。如是而已。

唐人TangJ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