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15, 2007

懷念的風景

喜歡讀書的人,大概也留意版本,如宋塹、明刊、清刻本,還有佛經,少數民族版本,新文學等,真可謂一代有一代之風氣。

關於新文學版本,可說是從上世紀末慢慢加溫。對於許多人來說唐鈔宋本奇珍不用說,數量少經歷長的,自然就慢慢「珍」起來,至於新文學晚近經過時間的淘洗,出現了現代文學經典,日益成了藏家心中的新寵。不要說初版的《域外小說集》、《傳奇》,即便一九八八年出版不算太老的《亦報隨筆》《四九年以後》,叫價四五百元也見怪不怪,更別說那些印量不多又極具研究熱點的「紅牌」,僧多粥少這樣的現象足成一時風尚。

翻開香港中文大學編的《書影留蹤──中國現代文學珍本選》或《唐弢藏書:簽名本風景》不難發現中國圖書裝潢設計的高峰期在上世紀的二三十年代。陶元慶等人的設計尤具匠心。魯迅說「《徬徨》的書面是非常有力,看了使人感動」。實際上比起五大文化機構,北新資金上沒得跟商務中華拼,但促成一代風氣,同樣不能小歔。北新撰稿人有魯迅、周作人、劉半農、林語堂、孫伏園、錢玄同、江紹原、章衣萍、王品青、韋素園、馮沅君、俞平伯、顧頡剛、李霽野、張定璜、章矛塵等,單是羅列這些驕傲的名字都足以叫人激動。

這樣的局面抗日戰爭後退色,已經是一個設計幾十本書在用,換了書名修點顏色,又是一本「新書」。只要把同家出版社抗戰前後的書類擺一起,答案不言自明。整體來說實在差太遠。若劉彥和所言「知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系乎時序,原始以要終,雖百世可知也」加以引申,書目存燬良莠,亦可窺探時代之興廢,晚清以降古書通例已破,然歷代經籍藝文與治亂代新之關係,還是可以約略看出書業長衰之脈絡。

當然要求每個研究者得摸過新文學珍本才能從事研究,即不可能,也沒必要。不過這不能否認,作為歷史趣味相對來講比較重要的文學研究,親手摸一本泰東圖書初版的《沉淪》,跟捧起全集來讀,雖不至於差十萬八千里,但文學感覺肯定要大打折扣。這還不包括往往附在後頭,老少咸宜的小廣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也是書痴書迷追蹤原版而非整理本的關鍵所在。

百花文藝出版社前些年重印了現代文學原版珍藏,這可是八〇年代上海書店「中國現代文學史參考資料」後的一件大事。我常建議同好零零散散收集或到圖書館親手繙讀。這套書陸續在出,手上收到的十幾種,比對跟全集本文字多有出入。一般讀者是以全集默認為定本,然而作為考索作者思想的軌跡,初版顯然更為重要。

比如說展覽會,我知道香港辦過一次,近兒又聽說舊香居五百來本珍藏也將慷慨見面。我知道這家書店是不久的事。透過pk君紹介,也就連一家店面的書衣之美也要欽慕起來,有云「藏書為山積,讀書如水流,山形有限度,水流無時休」,或者我們亦因此獲得更多,關於人的,關於書的,關於事的。因為興趣的關係,我更關注今人如何去回憶艱難學歩的二十世紀。自然我給人家寫文章是要笑掉牙齒的,可是當您知道一家舊書店張開一扇窗戶,喚醒週遭人關心消失的過去(譬如舉辦日據時期五○年代中小學課本展,)我們或者應該更珍惜當代,探頭張望該忘卻的與該記憶的。當您知道拍掃一張圖片要用腳踩印刷機來來回回多少遍,魯迅、孫福熙、陶元慶、錢君匋、豐子愷等,為封面及整體設計各顯神通,從一疊文稿「變」出傳世之作,不得不讓您對書愛護起來,摩娑把玩。我們承受不起那時代的重量,然而那一碇墨一支筆一本書,是一道不該消失的風景。
07.03.13

  • 展覽時間:2007年3月24日下午3點
  • 茶會來賓:秦賢次先生、辜振豐先生、舒國治先生、蔡登山先生、韓良露女士、應 鳳凰女士、符立中先生、李志銘先生.............等
  • 展覽座談:由致力於五四以來新文學史料整理和研究的秦賢次先生和大家分享、 新 文學的歷程,文學風格、作家特色、 淘書玩書經驗。
  • 座談時間,近日公佈、因座位有限、請來電預訂02 23680576 或mail 到信箱jxjbooks@seed.net.tw

21 則留言:

pk2 提到...

一道不該遺忘的風景
東山寫得真好,拍拍手。

pk2 提到...

寫太快,把消失改成遺忘。sorry,
卡密看到一定很感動的說

東山 提到...

呵呵,謝謝捧場。往常我是週日見報的文章才轉到這裡貼上,這次先挂上否則就太遲了。

(您網站的版頭拍不到,只好犧牲了。)

coolchet 提到...

香港中文大學編的《書影留蹤──中國現代文學珍本選》或《唐弢藏書:簽名本風景》

........這兩本沒有收藏到,不知有無書影可看??

東山 提到...

coolchet大哥,如下:

《書影留蹤──中國現代文學珍本選》
香港中文大學
http://www.kongfz.com/star/bs_photo/765/1170140919_b.jpg

《唐弢藏書》
北京出版社
http://images.dangdang.com/images/8980243.jpg

《唐弢藏書:簽名本風景》,可視為北京出版社的續編,編者同是于潤琦。
中華書局
http://images.joyo.com/7/71010525681069334-fm.jpg

yihwa 提到...

終究按耐不住,等不到星期天了嗎?呵呵~
這篇也好看,那時代的重量我們承受不起,但是風景絕不會在我們手上消失。

東山 提到...

yihwa,我沒那麼樂觀。生活日益粗鄙化,整體看來水平不好,雖有一批人積極「附庸風雅」,療救文化,效果未能彰顯,只好說革命尚未成功了。書本是一種循環,今日之書即他日的舊書風景,想到這裡就禁不住冒汗。我們比不上五四學者文人。我們對不住這個文化。

這可要小型出版社的默默耕耘,要很多很多個敗書四友「革命」,要很多很多的舊香居鼓動的啊。

pk2 提到...

東山兄
呵呵,沒有關係啦
重點是展覽嘛

相信卡密已經看到很多很多敗書之友
不只我們這幾箇啦

繼續努力吧

coolchet 提到...

台灣"敗書之友"裡面,我們幾個算是小腳色
(yihwa不是小腳色 是大戶)

還有很多狠腳色,高人
只是平常絕不聲張
收書之奇之廣 手筆之大
遠非我所能及......

yihwa 提到...

亂世藏黃金,太平寶文物。東山不用太悲觀啦!整體文化水平低落,這是我們無權也無力更改的情形,但至少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如果時代的風景終將消失(當然會消失啊!),我們能守住的就是我們自己而已。
何況如pk2與coolchet兄所言,敗書的高人有很多很多,不只我們這幾個啦!

又,coolchet兄,咱誰也別說誰,我若是大戶的話,您老可晉升為上游批發等級了。^^

東山 提到...

那麼台灣情況還好,我是以馬來西亞中文書市的眼光來看,看一次就傷心一次。大戶小腳你們也偶爾互換玩玩的。

coolchet大哥,您的這段「還有很多狠腳色,高人只是平常絕不聲張收書之奇之廣 手筆之大遠非我所能及......」是以yihwa為模特罷? :)

yihwa 提到...

…… O┬┐_

camille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camille 提到...

東山:
再次謝謝你,想告訴你,別太灰心,其實在台北好書不寂寞、舊香居已近四年、我們不是以二手書為主(較通俗的/我們以文史哲芸術為主,又以絕版、老書為主、不以便宜為主(套句客人說沒法撿便宜、但專業服務夠、所以我們固定的客人很多、只是較頭痛大家都要好書\常常一批書上架‧往往最精最少的都馬上被挑、有無法大家都滿意!基本固定客100以上、尤於我們﹔書源較廣、也有計劃藏書、加上自我父親以的倉庫、所以請我們找書的人、公家單位、外国書館、大陸同胞!所以我才会時常很忙、總希望大家都能到想耍的,但也總希望能辦很多展覽、把一些珍品和大家分享、讓更多人能了解、欣賞!而且常常很多老教授、老書蟲感嘆年輕人讀書、但在我店他們看見yihwa.pk2....年輕人很多、也很欣慰–所以我せ以較年輕的优勢去推廣古書的價值、以復古流行的態度去告知古書的优美!我都精力旺旺!很有信心、我会繼幫你找書!我能做古藉就代表很多人可以認同、支持、是有很多人願以把玩書藏書當成人生志趣、我可是很有信心的‧

東山 提到...

yihwa,
看不到字邪。

卡蜜,
我也覺得您近日「充滿力量」的樣子(可以打死很多景陽崗老虎那種),大概是諸位書友回饋讓您覺得愈來愈好玩罷。那幾位敗書四友確實很熱情,也叫人感動!

卡蜜,pk2,coolchet,yihwa,whisly,等等,等等,
記得拍下照片來分享呀!最好還來張敗書全家福! :p

yihwa 提到...

先前打的是「orz」的加強版啦!

茶會那一天精彩可期,屆時應該會有現場報導的文章喔!

東山 提到...

yihwa,你們可以當通訊社特派員了!拍照、撰寫、發稿,全包。

我就坐享其成。

東山 提到...

「癸丑賀舊香居珍本書展」
舊求海內珍藏本 香海尋珍累也喜
居讀人間未見書 書山探寶苦亦甜

自注:甚麼都沒有的,送聯兒一幅。祝賀開展洋洋!

「淘書天王yihwa兄和詩一首」
舊籍古冊齊聚首 香案朱墨望清流
居處蟫魚百世衍 書中天地任遨遊

東山 提到...

遷和詩
舊編浩緲喜欲癲 香粹且待春衣典
居此勝卻南面王 書緣翩蹮付龍泉

jar偷渡客:P
舊夢重溫三十年
香火延續仙拼仙
居然形勝惠我多
書物治療龍泉街

coolchet獻上打油詩一首
舊舍耕讀晴雨中,
香氤盈伴龍泉鋒,
居然文華三十載,
書癡酒狂一樓風。

匿名 提到...

東山先生您好.coolchet,yihwa及pk2這些人我都領教過,他們買書挑書豈只是狠角色而已.簡直是出神入化了.祝324舊香居展覽成功.lobo

東山 提到...

呵呵,樂伯可是親自領教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