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21, 2007

魯迅之目錄學

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九日魯迅先生逝世後不久,上海各界醞釀成立「魯迅先生紀念委員會籌備會」,推舉蔡元培、宋慶齡、茅盾、許廣平等為籌備委員。其中蔡元培的輓聯最有意思:「著述最嚴謹非徒中國小說史,遺言太沉重莫作空頭文學家」。

可知,對許多老朋友來說,作為文學史家的魯迅與作為作家的魯迅,两相比較並不遜色。

中國傳統知識分子做學問講究多從目錄學入手。所謂「學問之苟且,由源流之不分」,「類例既分,學術自明」。在注重「辨章學術,考鏡源流」這方面,目錄學不只是為著作分門別類,排列次序,更包括評判高下辨別良莠、敘述師承、剖析潮流等等,在指示學問途徑方面,似乎更有效。

魯迅多次建議初學者靠《四庫全書簡明目錄》或《書目答問》去「摸門徑」。據許壽裳《亡友魯迅印象記》記載兒子轉讀中文系事,魯迅曾為許世瑛開過一張書單:

計有功 宋人《唐詩紀事》(四部叢刊本,又有單行本。)
辛文房 元人《唐才子傳》(今有木活字單行本。)
嚴可均 《全上古……隋文》(今有石印本,其中零碎不全之文甚多,可不看。)
丁福保 《全上古……隋詩》(排印本。)
吳榮光 《歷代名人年譜》(可知名人一生中之社會大事,因其書為表格之式也。可惜的是作者所認為歷史上的大事者,未必真是「大事」,最好是參考日本三省堂出版之《模范最新世界年表》。)
胡應麟 明人《少室山房筆叢》(廣雅書局本,亦有石印本。)
《四庫全書簡明目錄》 (其實是現有的較好的書籍之批評,但須注意其批評是「欽定」的。)
《世說新語》 劉義慶(晉人清談之狀。)
《唐摭言》 五代王定保(唐文人取科名之狀態)
《抱朴子外篇》 葛洪(內論及晉末社會狀態。有單行本。)
《論衡》 王充(內可見漢末之風俗迷信等。)
《今世說》 王晫(明末清初之名士習氣。)


嚴書即《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而丁福保實為《全漢三國晉南北朝詩》,今有逯钦立辑校本《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堪稱美善,足取代丁本。

若與魯迅所作的《青年必讀書》而言,「我以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國書,多看外國書」相比較,不難看出魯迅前後差異在於,前者給朋友私下幫忙,目的是給中文系的入學者,不妨列得簡明扼要,後者是公開發表,避免扇動亂繙古書風氣,並對復古隨時保持警惕,這樣偏激的「無字書目」可以諒解。

一九六六年周作人在給鮑耀明的信中講起這件事,說:「『必讀書』的魯迅答案,實乃他的高調───不必讀書──。說得不好聽一點,他好立異鳴高,故意的與別人拗一調。他另外有給朋友的兒子開的書目,卻是十分簡要的。」知堂所言大抵不錯。畢竟1925年《京報副刊》推薦「青年必讀書」,許壽裳推薦了凱本特《愛的成年》、法布耳《昆虫記》、魯迅《吶喊》、周作人《點滴》等,常維鈞推薦了《蔡孑民先生言行錄》、《胡適文存》、周作人《自己的園地》、魯迅《吶喊》、汪靜之《蕙的風》等,吳曙天代祖父推薦的卻是《孝經》、《論語》、《孟子》、《爾雅》等。魯迅對外選擇立場顯然與眾人有別。

回頭看魯迅給許世瑛的書單,書名外,還點出編著者,版本等小錄,處處顯露傳統目錄的特色與魯迅個人的審美觀。目錄學中,目指篇名群書,錄指敘錄,即內容所作的提要。舉例《漢書》卷三十《藝文誌》來看傳統目錄的型態,「禮」著錄《明堂陰陽》三十三篇,後有小錄「古之明堂之遺事」、「春秋」著錄《世本》十五篇,後有小錄「古史記黃帝以來訖春秋時諸侯大夫」。魯迅三两下的點撥,實提供切入書目的獨特眼光,已頗具目錄的雛型。

即類求書,因書究學被視為目錄學的重要功能之一。通過書目,認識其分類特點,佐以總序、類序、解題或提要等錄,可推知著錄者之學識、認知方式與取捨標準,由此探求價值取向或時代思潮。尤其魯迅書目中特重視文化現象,適不適合開給中文系學生暫且不說,單是「可見漢末之風俗迷信」、「晉人清談之狀」、「論及晉末社會狀態」、「唐文人取科名之狀態」到「明末清初之名士習氣」,用現在的話來講說是「很魯迅式的」。即抓住重點現象入手,著眼于生活風尚與思想狀態。

值得注意的是,魯迅尚撰有《嵇康集著錄考》一篇,從《隋誌》、两《唐誌》、《宋誌》、《崇文總目》到私家書目的《皕宋樓藏書誌》、《曝書雜記》等,洋洋灑灑開列二十八家各版本的《嵇康集》,明顯是自家校本前的準備工夫。根據文獻傳播的「著錄」演化這樣的「資料長編」為底蘊,理清文學與藝術的橫通,利用目錄的總匯和比較功能,精心檢拾,無怪乎一本《嵇康集》,除著錄考,尚有《嵇康集逸文考》、《嵇康集考》等文應此而生。鄭振鐸在《魯迅的輯佚工作》中曾云,為了教授中國小說史,他便從根本做功夫起;《舊聞鈔》和《古小說鉤沉》、《唐宋傳奇集》等等都是在那個時候輯的,都是為完成《中國小說史略》時的副產品。鄭氏的評斷大抵正確允當。讀魯迅著述不難發現,其特色以征引為出發點,參之以目錄之書和其他文獻、評論、校讎等,綜合文獻分類的規律進行考索。治學需長于史料開掘,則不得不剖析源流,以免隔靴搔癢,這是魯迅留給後世學者的啟示。

魯迅學術之優勝處在於史料功底扎實,其敘述策略則是抓住重點現象切入,倘再配上一九五九年北京魯迅博物館整理編制的三大本《魯迅手蹟和藏書目錄》,則可視為我理解中別具只眼的「魯迅書目答問」。
07.01.18


4 則留言:

sunny_zryu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東山 提到...

近日若有不明人士進入本站,歡迎各位去參觀他的站點云云,一概別理,我已經刪除了,是病毒.

Hanching Chung 提到...

這篇有見解謝謝

東山 提到...

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