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07, 2007

讀書與繙書

古往今來讀書人何止沙數,一種寫論文的讀書,一種須是玩味的讀書。兩年前多次演說此中的差異,又曾對沮喪懊惱的同學,談論有目的研究與愉快讀書之間的分別,雖說未必等同河漢,但稍微有點閱讀經驗的讀者不難分辨。

有一段時間我們看青春版《牡丹亭》,陳最良談到古人讀書,有囊螢的,趁月亮的。丫環春香嘲笑老師:「比似你懸了梁,損頭髮,刺了股,添疤痆,有甚光華。」事典見《太平御覽》引《漢書》:「孫敬,字文寶,好學,晨夕不休。及至睡眠疲寢,以繩系頭,懸屋梁。後為當世大儒。」又,《秦冊》:「蘇秦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現在你跟人家說看來這些都有點不合時宜了,搞不好被罵太誇張,譏諷是「戲劇效果」。

好的方法是可喜的事,但因此也有些不利的地方,我們必須自己警惕,庶幾可免,此為新時代所給與的教訓,最切要亦最可貴者也。

電子文獻「橫行霸道」,人人爭學位寫論文,電子文獻當然方便,拎著本子到處走,之前有《全唐詩》,後來《四庫全書》也可以全文檢索,可是問題就來了。以前的人忙讀書,今人是忙查書。本來就很多的書,一下子坐擁書城變得毫無誇大的意思。過去小學背到熟的「書到用時方恨少」,現在是書到用時方恨多。從讀書、思考、為文,到今日的檢索、剪貼、核對原書三部曲,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朱子語云,今人所以讀書茍簡者,緣書皆有印本多了。如古人皆用竹簡,除非大段有力底人方做得。若一介之士,如何置?今人連寫也自厭煩了,所以讀書苟簡。在元晦先生看來,古人無本,除非首尾熟背方得,難怪讀一遍,又思量一遍,又讀一遍。

現在可好了,讀書變查書,手自摩挲把一本本活生生的「多情故人」,弄成殭屍一樣的數據,在我看來實在不是怎麼讓人放心的事。特別是人文科學領域,本來就不是使槍弄劍的,最看中的就是天天與書本打交道,不可急迫,亦不放下,方是讀書之道。手不釋卷的讀書到現在的查書,不只方法變了,趣味乏了,恐預備未充足,有一天你會想到悠遊自在的心境丟掉了,多麼可惜。此時不讓稱「電子書生」已經是很可喜幸的了。

這裡紹介明人馮京第的思路。馮氏曾到日本遊覽,見多識廣。《讀書燈》舉列了歷代文士夜讀所用過得十三種照明燈火,每段配一圖,既是歌詠,也是解說。齋頭雅供,古之好讀書者,奚必有燈,實際上這樣從飲食油、桐油、松明、螢囊等等,一路談下來實際便是培養一種讀書情懷。

07.01.02

2 則留言:

pk2 提到...

東山兄
說得真好
翻書、查書,把書當工具用,全成一個味。
工具追求時效、方便、豐富,現在發展文獻數位化,便利是便利,可是大大拉遠了人與書的關係,人自人,書自書,或可謂未曾讀書。

最近麥田出版 王安憶的新書
小說家的讀書密碼
密碼云云大概書商廣告文案的點子
但是展卷讀去
頗有小說家的書話之趣
藏書家寫書話跟學人寫書話
所取之處 發抒之感不同
今日小說家寫書話
頗可以細細品味

新年讀新書
^_^

東山 提到...

對,現在有個四庫全書全文檢索,就可以很有學問的樣子了.名副其實的秀才不出門.
但是缺乏了與書之間的情誼,我以為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人文科學.這危機以後會越來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