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31, 2006

算賬

我常勸人不要回望,因為「嚮往」會把過去不好的丟了,讓未來成一個黃金的世界。然而,我卻自己常常回望。忘記了嗎,你鄉間的傳說:

正當趕路的人想入非非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奇怪的聲音,這個聲音猶如天外,從遙遠的地方悠悠地飄了過來,穿過鼓膜,順著耳道,進入了大腦,呆了呆,似乎有某種神秘的力量推了他一把,然後,便不由自主地跨進了「鬼門關」。瞬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走在黃泉路上時,不管聽到什麼聲音,或者感覺到什麼動靜,千萬不要回頭,只管往前走。因為據說黃泉路上有很多孤魂野鬼,他們會抓窂過客衣服,或者拍拍遊人的肩膀,扯住褲腿等等,以求附身。所以這時千萬不要回頭,不要回頭。

是孤魂野鬼纏住我麼?我回顧甚麼呢,當了快一年的研究生,時刻想起「窗下為活人之墳墓」。既然已經成為陳跡,也不必回顧了。可是當想到「黃金五十」四字我的心就暗鎚,「怪手拆廟」、「恐共摧碑」這些小事情,不提也好罷,但因此沒了嗓音,大家十足玩偶地跑著跳著,換回一個光榮的「黃金五十」,我以為大可不必高興,這買賣,畢竟是折了本的。

老二要清算四四六年的虧欠,尋求補償我并不大驚。這是我的國家,我怕甚麼。但是偶爾又難免遲疑,注視別人的眼光。你看博大事件,那個橘紅色衣服到處叫囂,要把友朋趕出地球去的那位,下一個五十年就輪到上位的時候。現在要tikam來tikam去的,骨子裡根本無變,不過是專制的變種,歷史重又發生一次循環。但是當「黃金五十」一罩下來,到處聽不見鐵和血的讚頌,代之而起的是歌吟花月的「人籟」。我們的歷史是從光榮,走向另一片光榮的。

大阿哥說「最近有關種族和宗教的爭議已有升級的現象,并已到了令人擔憂的地步」,可是另一廂「召三偏激言論代表」做戲一樣地給予警告,然後不了了之。一樣是黑箱作業,一樣是台底交易。實際上偏激者何止兩三只小貓。借族群論述合理化資源掠奪,監守自盜公然分贓,年杪如果要選十大國內新聞,還不如選十大貪官。我們的歷史沒有暴君的傳統,只有貪官昏吏。五十年,我覺得甚麼事情都要重新做過。

一位先行者的話,此刻聽來叫人感慨:

「我覺得仿佛久沒有所謂。我覺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隸;革命以後不多久,就受了奴隸的騙,變成他們的奴隸了。」

這年的十大新聞,十五大也罷,土皇帝查卡力亞依舊是土皇帝,給多少撥款我也忙得蒙了,因為不知多少在破了的麻袋中掉出……彷彿時光靜止不動,或者從來沒有發生,黑夜裡一股催促的聲音,不停叫我們往前走不要回顧。

元朝人許名奎《勸忍百箴》四七集《貪之忍》:貪財曰饕,貪食曰餮。舜為民除去四害,饕餮就是其一。南朝梁魚弘曾不知羞恥的說:「我為郡守有四盡,水中魚鱉盡,山中獐鹿盡,田中米谷盡,村裡人庶盡。人生但有歡樂,富貴在何時?」他為自己歡樂,把管轄的地方搜刮得人窮物盡。蜀人安重霸任簡州刺史時,貪圖賄賂,絞盡腦汁詐人錢財。州裡有個姓鄧的富翁愛好下棋,安重霸把他叫來下棋,卻不讓他坐,讓他站著下棋。安重霸名為對弈,實為磨洋工,一天才下幾十個子,姓鄧的站得腰酸腿痛,不堪折磨。第二天又召鄧下棋,鄧叫苦連天,這時有人告訴鄧說:「州官本意不在下棋,為何不送點東西給他?」於是送了三個金錠,安重霸才不要姓鄧的下棋了。

僅僅想到半世紀長的纏腳布,就讓人低首痛心。古有清官懸魚拒禮,今是貪官門庭若市,你聽著罷,明年這時候可以拿住年刊撫今追昔啊。
06.12.26


6 則留言:

军队 提到...

祝東山新年快乐!新年更上一层楼!

東山 提到...

軍隊兄,子鑒兄同喜!

碧绿荷塘 提到...

新年新希望。
祝愿一切顺心。

東山 提到...

謝謝荷塘

匿名 提到...

好深沉的感慨.您這篇文章看了幾回便有幾回的感想.新的一年,祝您萬事如意.lobo

東山 提到...

謝謝樂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