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10, 2006

畸人語錄

刑天:我首先坦白:每年購書在一二百之間,買回來看過的佔百分之十、十五左右。大多數沒看過,而且說實話也沒興趣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呵呵。

戎:我接著坦白:每年購書在四五百之間,買回來看過的佔十、十五左右。大多數沒看過,而且說實話也沒興趣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呵呵。

乘黃:一言難盡,床頭金盡,櫃中書滿,但是腦袋空空,錢袋空空。

刑天:每年購書四五百本之間,買回來看過的佔十、十五左右。佩服!

雙雙:沒興趣看?那麼當初是甚麼動力促使你買的呢?莫非是書商炒作,或是太忙了沒時間看,或者當初買來就是為了收藏而不是為了閱讀?呵呵。

袜:一年比一年多。今年已經五百以上了罷?看得也在十巴仙以下,有些需要參考的,往往自己買一本放著,然後去圖書館借一本看……

環狗:這種問題毫無意義……

戎:每年購書在四五百本之間,買回來看過的佔十五巴仙左右。閱讀量真的不大。夸張的說,每個月要看0.5本左右,鄙視!

奢比:知道了,欽此。

戎:謝主隆恩!

河伯:書非借不看!買書原不必為看,要看而買只佔其中一部分動機。

鳴蛇:你們看書都太慢,我只是看封面,不然看不完吶……

舉父:其實不妨買回來先繙個大概,然後束之高閣,以備日後不時之需。絕對效仿諸葛亮「觀其大略」的法門……我就是這樣。

河伯:能精讀百分之十已經很不錯了,真應了那句老話: 「書非借不能讀也。」

頡:哪裡有統計啊。反正書就那麼幾本,有錢有書的時候就多買,沒有就算了。

狙如:呵呵,我一個月買很多書,看的說不清,有空一天一本,沒空一月一本,呵呵。

冉遺魚:看到便宜的就買,光通典就買了三套。這種痴病一時講不明白的。
06.12.03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司马光:(家藏万余卷书)虽数十年,皆若手未触者。

Anatole France :看过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我想阁下也绝不会天天都拿出府上名贵的Sevres瓷器来用吧?

张岱: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也忘了是哪位大师说过,大意是如此:逢淘书狂,还不识趣地问一句,“买那么多书,看得完吗?书橱里摆放的书,看了多少?”大师却答得妙绝,“提这样的问题,此人必是庸人”。爱书成“癖”,在“庸人”之流眼里,像无端作孽之人,其实只不过是受“书孽”缠身罢了。古时书生被讥讽执著书到过头了,“酸寒”一词就用来形容书生。“书生气味酸”,一介书生,读书、猎书、藏书,三部曲相互交错,过程再苦,亦能自行其乐吧?

东山兄,您说或许哪天世故了,对书可能下不了手。可爱书愈痴,同书的孽缘就愈深的,我看您是逃不掉了。哈哈。

隐者

coolchet 提到...

今年乃大自在軒淘書藏書的高峰年
買書量,買書金額均破歷年紀錄

惟獨讀書量沒有增加

希望明年負成長即可.....^^

東山 提到...

或許借用程千帆校讎廣義的概念,典藏的,校勘的,目錄的,版本的.固非文物館,然而讀書之外,尚可在這四方面磨練自己,則足矣.


苦茶兄,11月藏書目您怎麼還沒上挂啊?

军队兄 提到...

字典之类的参考书是妻子,常在身边为宜,但是翻了一辈子未必可以烂熟;诗词小说只当是可以迷死人的艳遇,事后追忆起来总是甜的;又长又深的学术著作是半老的女人,非打点十二分精神不可以深解,有的当然还有点风韵,最要命的是后头还有一大串注文,不肯罢休!至于政治评论、时事杂文等集子,都是现买现卖,不外是青楼的姑娘,亲热一下也就完了,明天再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董桥《藏书家的心事》

lobo 提到...

哈哈哈:您是書店眼中的好客人.其實我也一樣,擁有一堆看不完的書.不過,我相信您窩在書堆裡,也是窩在一堆的幸福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