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18, 2006

狂書日記

今日九時許出門到中華大會堂的吉隆坡書展,驚喜特多,尤其是商務竟然清倉一般的好書滾來,我去的時候已經是書展最後第二天,能夠買下的都可說有緣的了。停車暫借問、威尼斯日記有其他的本子,不過就是死性要多找天地版,絕版多時今日遇見,讓我眼前一亮,讀書又充滿希望。商務二折那些舊書我是毫不猶豫把剩下的全部要下,以致一大包拿不動,得明天叫朋友去載回來。學林也難得便宜,還有盧卡奇厚厚一本馬幣二八元(RM28)也是二折書,很想明天也去掃走。

過後去商務店面訂書,也選了些二折書,包括台版東大出版的余英時之論戴震与章学诚:淸代中期学朮思想史硏究,自然不能放過,明天一併到書店拿走。對面福爾摩沙吃泰式炒飯加冰水,便宜便宜能透口氣就好。

下午二時轉頭坐火車去綠野書展,也就是上海書店那批書。歷劫終教志不灰之前希望藉助古史研究法來研究古小說,買了很多顧頡剛的論文集,也看他的學記。當時托友在中國高價搶了這本書,現在看見那麼便宜買了下來當復本留念。遇見溫任平,我的東方主任李國興,舊時密友CY,回到八打靈二區住家已八時卅分,朝九晚九連踩二場的狩獵結果便是──書─生─又─窮─落─了。

商務二折書
劉半農書話。劉半農。浙江人民出版社,1998年。RM2.50
威尼斯日記。阿城。香港天地圖書,1995年。RM3.50
停車暫借問。鍾曉陽。香港天地圖書,1998年。RM4.50
鬥草藏鉤(中國遊戲文化)。顧鳴塘。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RM1.54
天人之際(中國星占文化)。江曉原。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RM1.30
明代文學。錢基博。台灣商務,1999年。RM3.44
中國印章史。王廷洽。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6年。RM2.40
中國民族史。呂思勉。東方出版社,1996年。RM3.96

商務三折書
中國近代報人與報業(大學叢書)二冊。賴光臨。台灣商務,1987年。RM11.40
中華氣象學史(中華科學技藝史叢書)。劉昭民編著,鄭子政校訂。台灣商務,1980年。RM5.70
中華鹽業史(中華科學技藝史叢書)。田秋野、周維亮編著,朱玖瑩校訂。台灣商務,1979年。RM9.90
中國救荒史(中國文化史叢書)。鄧雲特。台灣商務,1987年。RM5.70
中國田賦史(中國文化史叢書)。陳登原。台灣商務,1988年。RM3.15
中國水利史(中國文化史叢書)。鄭肇經。台灣商務,1986年。RM4.95
中國稅制史(中國文化史叢書)二冊。吳兆莘。台灣商務,1982年。RM5.40

學林二折書
華夏風物探源。郭伯南等。上海三聯,1991年。RM1.35
問路集。林庚。北京大學出版社,1984年。RM1.60

上海書店特價書
從文家書。沈從文、張兆和。上海遠東出版社,1996年。RM3
歷劫終教志不灰──我的父親顧頡剛。顧潮。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7年。RM5
中國筆記小說史。吳禮權。北京商務,1997年。RM9
車馬.溜索.滑竿。黃紅軍。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年。RM1
胡風書話。胡風。北京出版社,1998年。RM1
窗下。趙園。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年。RM4
* 隔天增補
理性的毀滅。(匈)盧卡奇撰,王玖興等譯。山東人民出版社,1997年。RM5.60
古代宗教與倫理──儒家思想的根源。陳來。北京三聯,1996年。RM3.72
神女之探尋──英美學者論中國古典詩歌。莫礪鋒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RM1.66
論戴震與章學誠──清代中期學術思想史研究。余英時。東大圖書,1996年。RM7.84
張愛玲未完。水晶。大地出版社,1996年。RM4.86(送友)
威尼斯日記。阿城。香港天地圖書,1998年。RM3.50(送友)

14 則留言:

pk2 提到...

如此買書,真是快意人生。
記得大學時代買書,常是搭公車進城,從台大附近一路買到師大,那時買到金山南路上的樂學書局,下午進去,出來已經是傍晚,身上不過幾十塊零錢,剛好遇到賣山東大饅頭的店,買三個饅頭,扛兩大袋子書,坐上公車回新莊。身子乏了,錢包空了,饅頭配書滋味特佳。可謂窮書生之窮開心,樂無窮啊。呵呵

東山 提到...

是啊,我知道這是窮風流,以後大概也很難如此,算是築造回憶,好書可遇不可求.當然這是自我安慰。對很多外人來說,不就是花錢買了一堆老紙,哈哈。

匿名 提到...

原本今日已要赶去猎书,奈何身子患恙,精神体力不济,只得暂且作罢。读您这日记,也算能聊以慰藉一番。

口味依然未变,仍是泰式炒饭。哈。

隐者

東山 提到...

覆隱者,

養好身子還是可以到綠野一行,雖說我比較喜歡吉隆坡書展。書店門市也在打折。

pk2 提到...

是阿,我媽從大學就開始問我買那麼多書幹嘛?看到存摺數字每個月往下掉的速度這麼快,打來關切說:又買書了,留點錢吃飯啊

到現在已經讀研究所
她開始問我 畢業後書怎麼辦? 搬回家嗎?

呵呵

東山 提到...

我婆婆也說別省得連飯都沒吃。他們沒看見我這麼的房間,不過已經明示說孫子陷入災難性的堆書,就像您放地上那堆。我沒書架,全這樣墊了紙就推進去。

本科生住了一年宿舍外,就待在現在租來的房間,哪敢想搬家的事,除了租金便宜房間寬大外,就是想太多搬家就畏首畏尾的,還是不理才是。以前的人是怕進去了出不來,現在的人是怕進不去,或根本沒想進去。我們沒有資格害怕「多」書啊。

pk2 提到...

多少只是相對的概念
愛書人永遠可以找到比自己買書更瘋狂的人
(真好用,有人說你買太多了,就可以說我還好吧,那某某某比我還嚴重.呵呵)

不放書架上放地上 特別容易有錯覺
還好還好 不是太高,還可再買一些吧
我買書 讀書 也會送書 清書
有生之年 可讀之書
無非都是陪我一段時光罷了
感謝它們呢

東山 提到...

問: 東山,你怎麼買那麼多書啊?看得完咩?
答: 我哪多,你看pk2比我還嚴重呢。

我買書讀書是想知道曾經有段凝固的時間某人在做甚麼在想甚麼,有時搗蛋我們後世讀者一下,或者像陳寅恪論文中偶爾出現的「呵呵」二字,讓我覺得彷彿回到了古代。

pk2 提到...

東山
這招有人也用過了
某位老書蟲認識我們這票小書蟲
每當太座詢問你又買這麼多書
他就打開電腦
妳看,跟他們比起來,我還算輕微的。
呵呵

東山 提到...

是了pk2兄從您站點連接去的大自在軒,苦茶君是周作人迷啊?

pk2 提到...

苦茶兄
他迷的很多喔^^

東山 提到...

看到苦茶,還以為是苦茶庵的支持者。恰巧他也想擬知堂書目,才作此猜想。

coolchet 提到...

原來這裡提到我了^^

我的暱稱coolchet,不知是誰把它轉音成"苦茶",恰好與苦茶庵相同,很不好意思呢.........

我原本想擬自己所藏知堂相關書目
不料卻得到東山老師的資料
算是"磚未拋,先引玉"^^

感謝東山老師後來又寄給我的資料
謝謝!!!

東山 提到...

真尷尬啊,茶兄還真快別叫我東山老師了,我可受不起呀.

因為我收集「業餘」也收點周作人,那天整理時就順道傳出去--才發現沒有您的郵箱.不過,剛從pk2君那裡拿到郵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