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2, 2006

花隨人聖盦摭憶

喜讀筆記者,估計不會錯過中華書局請專人點校的那套史料筆記,裡面的《歸田錄》寫得很好,加上《涑水記聞》、《老學庵筆記》等撰者皆為名家,見解外亦能繙到好文章。

歐陽永叔《歸田錄》的自序有一段話很能描述宋元以降的筆記作家姿態:

「歸田錄者,朝廷之遺事,史官之所不記,與夫士大夫笑談之餘而可錄者,錄之以備閒居之覽也。」

這路子公餘瑣記,豆棚閑話,兼及敘事與議論,甚至偶爾來點考據,樸質之中見風神瀟灑,補史為文雙雙出手,既念想往昔交遊,亦不忘人間瑣事,軼聞雜錄神怪。目的首先是自娛,備閒居之覽,其次才是小露兩手玩點考據,逞逞才。

民國筆記大抵也是如此。

黃濬《花隨人聖盦摭憶》讀之有味,餘香滿溢,民國筆記罕能有此功力。書里不僅引文廣博,雜採時人文集、筆記、日記、書札、公牘、密電,因為身分的特殊亦多自身經歷,耳聞目睹,議輪識見不凡。黃濬字秋岳,熟悉民國掌故,十七歲自京師大學堂譯學館畢業,授七品京官,曾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民國以後做了北京政府陸軍,也備受蔣介石賞識任機要秘書,可惜日本侵華時落水,通敵伏法。

陳寅恪也很喜歡,我就是從那邊一路讀過來的。一九四七年,雙目失明,偶讀《花隨人聖盦摭憶》想起黃濬作《丁亥春日閱花隨人聖盦筆記深賞其遊暘臺山看杏花詩因題一律》,詩曰:當年聞禍費疑猜,今日開編惜此才。世亂佳人還作賊,劫終殘帙幸餘灰。荒山久絕前遊盛,斷句猶牽後死哀。見說暘臺花又發,詩魂應悔不多來。陳先生說的「遊暘臺山看杏花詩」,查花書僅二句「絕豔似憐前度意,繁枝猶待後遊人」,有卿本佳人,奈何作賊之痛。隔年三月陳先生與唐篔女史清華園寓廬手植海棠,就有出彩之句,這詩化自前人而別有自家面目,流傳很廣:「尋夢難忘前度事,種花留與後來人」。

另外引周劭《向晚筆記》說法花書當時印不多,銷到上海不過區區二十本,輾轉托人搶到一部。結果自己還未讀,卻讓來訪的包天笑看見,即愛不釋手,強行借走。幾經討索皆沒回應,登門取書時才發現包已遠走台灣,從此泥牛入海。此事讓周老耿耿於懷,一直要到八十年代上海古籍書店重印此書,公開發售,才消了「心頭之恨」。余所購存者即上海書店出版的「民國史料筆記叢刊」。

如太后下嫁考、羊角風燈、儂考、清季外債、張南皮量隘、大鶴山人遺詞、天祿辟邪考等,讀之才氣橫溢。檢讀其中「古建築之毀隳」:

「吾國雖以舊邦著於世界,然大建築物,除長城外,鮮能保全,以殿宇廨舍,率用木材,故也。然吾國都會公私宇舍,不盡以荒而圯,其毀之亦尤力,殆亦世界所寡有。」

又云,

「泱泱大邦,重基傑構,所遺留後世者,大抵皆為荒煙蔓草,此非為剗除封建思想,直以自襮吾族破壞力之特偉。此習不革,何以自全於悠久哉。」歸結到人事,磚木不外是喜破壞的行為更易於成功罷了。長城之所以留存在於其難于破壞,雖說萬里長城不久要臣服于此也未可知。

讀歷史更深感「群鬼」之可怕──可以採取嚴厲行動,惟這舉動將把許多人和單位牽涉在內,因此而人鬼相雜。放眼满目大抵狡黠,恐怕要瞞天過海,虛偽不公。

《花隨人聖盦摭憶》反覆痛論對這種破壞,均十分沉痛,結尾作感嘆:

「二十年來,圓明園故址,交礎雕欄,暨於山石(中有艮嶽之遺)為豪強攫取略盡。瞿兌之常言,京城道上,常見大車曳宮殿木材花石而過,不知所往,因舉元遺山癸已五月三日北渡詩:『擄掠幾何君莫問,大船渾載汴京來』,與吳梅村『易餅市中金殿瓦,換魚江上孝陵柴』,謂為同一沉痛。余則謂,不有所廢,其何以興,廢者可痛而非可痛。以殫力美藝之作,而悉供苟簡塗附焉,若興者悉如斯,迺真可痛者耳。」

晚清是一門重要的歷史,火燒園明園大概誰都聽過。英法聯軍當然掠奪,也放火燒園。可東北張作霖的墓那裡的石人石馬是圓明園的,河南袁世凱的墓上看兩排開列的石刻也是圓明園的,看到北大的華表,我們也不得不感慨,最可怕的莫過於隨後自己人也趁火打劫,把能拿的還剩的寶貝都牽回家去,築起皇城,這大概就是所謂「我要給我的子孫留下紀念」罷,究竟是更大的破壞。賊人實不足惜,不能繩之以法還能如何呢,我是官爺我怕誰?讀此更覺得改革之不可緩。榨取裝飾「皇陵」,無恥之尤,寧可一把火燒乾燒盡,也不願寸草留下。

06.11.07


10 則留言:

pk2 提到...

記得高陽先生曾推崇民國時期三大筆記就是以徐凌霄、徐一士兄弟的《凌霄一士隨筆》、瞿蛻之《人物風俗制度叢談》與黃濬之書了。有幸曾經搜得《花隨人聖盦摭憶補編》,但未曾好好比對過上海書店版有多少增補,或許近日有空該看看。

東山 提到...

這書確實很不錯,當三書之首也不輸蝕,優勢在於文字很好,或者是詩人身分也說不定。上海書店有補篇不少。我買的時候價錢高企,現在似乎在舊書市場上有冷了下來。近來興趣主要轉向收集章太炎,民國史料筆記反少看了;如果不是寫稿時想到,還真沒想到已經許久沒繙讀。

pk2 提到...

章太炎,那可是大目標,相關的資料很多呢。印象中高陽先生確實是把黃書當三書之首。

東山 提到...

章太炎最棘手的大概是全集脫銷多時,未見有重出的跡象,我都不知寫了多少信給現在的上海世紀集團.實際也不過是收了章先生的幾本演講稿或政論一類,要系統看必須等到碩士完成之後了,明年二月中旬就要交貨,還好不至於手忙腳亂.這個月會有兩小箱書海運過來,開始興奮莫明.赫赫.看了您的書房照快嚇壞,重要的典籍如此齊備,看來我也要系統一下,免得東拉西扯的買.

高陽論黃,未知是那本大著?

東山 提到...

鈴木虎雄事,客套話不多說──謝謝美意,又及.

pk2 提到...

高陽的話,印象中是山西古籍出版的那套民國筆記小說叢書(綠色封面)前面的出版說明有引述其說。
另外則是我前陣子看張次溪 《天橋叢談》 有列一篇高陽先生的文章,其中談民國掌故則推黃、徐、瞿,但論天橋掌故軼聞則以滿人唐晏的《天咫偶聞》惟勝。(張書後來讓給一喜歡相聲的老師了)

在網路上查了一下唐晏的資料
滿族人,姓瓜爾佳氏,名震鈞,字在延,自號涉江道人。生於清咸豐七年(185年),卒於民國九年(1920年)。唐晏曾出任知縣、江寧八旗學堂總辦等職,又曾執教於京師大學堂。他博學多聞,著述頗豐。

日後有空再去書店翻翻高陽雜文,看看是否有明確的文章出處

章太炎全集,多希望當年點校者朱維錚先生能讓上海世紀重新出版啊。

東山 提到...

真巧,《天橋叢談》我也找到一本,那時候買《一歲貨聲》,朋友說周作人也很喜歡《天橋叢談》,就送我一本。這書本月杪抵馬。朱維錚先生點校的書我喜歡,質量很高。那本復旦大學出版的《梁啟超論清學史二種》一直讓我佩服。

馬幣與人民幣大概是馬幣1換人民幣2,不過書店是對價出售。後面標人民幣10,書店就賣馬幣10。

coolchet 提到...

台北這裡書店有賣 章太炎書信集.....

東山 提到...

茶兄說的應該是馬勇編的那本,河北人民的.這書看過,遲些再去書店抱走,我知道那裡有這書.謝謝資訊.

東山 提到...

pk2兄留言那麼久了還記得三大筆記事件,太感激了。到微笑書齋鈔下這段:

whisly送我ㄧ本唐魯孫的老鄉親(大地出版社;1988)
不料卻解決去年東山兄的一個疑問。呵呵。

某次在東山兄blog上,我留言提到高陽對談掌故的作者,當推徐凌霄、徐一士為首。當時這段評論大約是在民國筆記小說大觀的前言瀏覽過,詳細出處不知道去何找,便擱置了。

未曾料想,翻開此書,第一序是夏元瑜,開頭是寫

話說民國六十一年某一黃道吉日--曆本上一定寫著「宜交友」--

再一翻頁,多翻了,直接跳第二篇序文
高陽的〈憶唐魯孫先生〉
開頭便是東山兄想看的文字

民國以來,談掌故的巨擘,當推徐氏凌霄、一士昆仲;但專記燕京的遺聞軼事,風土人情者則必以震鈞的《天咫偶聞》為之冠。

呵呵,宜交友,宜交書友,宜交whisly這樣的書友啊!



pk2 在 新浪部落 於 2007/08/05 07:52 AM 回應 

http://blog.sina.com.tw/fjupk2/article.php?pbgid=6654&entryid=572560#comment_1116895

(宜交友,宜交書友,宜交pk2、whisly這樣的書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