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05, 2006

東山註

詩經曰,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倉庚于飛,燿燿其羽。之子于歸,皇駁其馬。親結其縭,九十其儀。其新孔嘉,其舊如之何?詩本四闋,取為吾號。據世說新語識鑒,昔謝公在東山畜妓,簡文曰,安石必出,既與人同樂,亦不得不與人同憂。臨川此言可謂通達。然則不佞非有意山林廟堂,常寡言,僅以謝安東山之志始末不渝,為理想執著追求而已,雖然,與人同憂樂,本非我之專利,憶東山者由來久矣。吾號後起,以筆為舌則難免箋下數語,古人有句云,麒麟袍下難掩羊腳,此之謂也。本事豆丁,豈敢與古人同一境界,況也並無出山之能,何可亂引,唯覺得心意很有點相近,觇之聊以寄意。前時又某公到踐實山人草堂留字,此皆冷箭絕技,若我這籬笆吃了稻米,尚可在這欄目中揪出羊腳,如是明人則快快鞭打訶斥,無施不可,也就由他去罷。有詩為證,東山先生太東山,沒看清楚就下山。若你從我田埂過,莫摸野草拔稻穗。滿口胡柴,實無補,故題此名。一笑。
06.10.29

1 則留言:

東山 提到...

我的同學2006年11月16日,01:31:33寫了簡訊過來,鈔下留念:讀舊報見東山註,觸動癢指,試擬:若你從我田埂過,野草稻穗都別摸!如何?貪玩,休怪。再者,一把花椒,添麻辣。是您異味,勉之!祝好!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