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15, 2006

古泉上

大半月沒去書店,考試後走了一趟,淘了些舊版書。學林書店網上傳來書單,畫下神話學家袁珂《山海經校注》準備要了。袁珂我在《為學術的一生》已經見識了其治學的功力,此書絕版多時,轉由巴蜀書社接手後一樣行蹤迷離,能夠半個月再去還在書架上,自是大喜過望。買書就這樣,明眼人一看見的,一疏忽錯過了沒得回頭的。臨走前到藝術類轉一圈,墨綠封面燙金,我的經驗告訴我好書來了,果然不假,丁福保的《歷代古錢圖說》竟然藏在角落。丁福保在陳徽治先生的文字學課上領會過了,一直沒能收藏丁氏大作,這次臨走一瞥,可見有緣。

泉,古代錢幣也,取錢幣如泉水般流通之意。查《隋誌.史部譜系類》有《錢譜》一卷,顧烜撰,又《錢圖》一卷著錄于後,疑即《錢譜》之重出,收藏泉布見其所承,由來已久,亦發展成一門依附考古學的門類,形制啊,書體啊,或者重量、成分等等,十分複雜難懂。

不佞之所以特別去關心這破銅爛瓦,多少是受到法國學者謝和耐的影響,他的《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國日常生活》選擇了描述宋人的市井風貌,可說是「今宵酒醒何處」的論文版了,家藏二本,一本就讓弗羅伊修拿去大開眼界。這書選擇若干小環節,諸如防火系統好嗎,都吃些甚麼,玩些甚麼來入手。這就引起我後來注意一些目錄版本泉布瓦當,留心生活上的這些看起來並不起眼卻十分重要的小節,進而探求當時社會的政治經濟狀況──這也是新古泉學走的路子。

《錢譜》的狀況僅能透過史誌觸摸歷史,知之甚少,倒是還有一部叫《泉誌》可以談談,據《宋誌.史部傳記類》著錄作者洪遵十五卷。南宋宋高宗十九年成書,收五代以前貨泉三百種,細分正用品、偽品、不知年代品、天品、刀布品、外國品、奇品、神品、厭勝品九類。清人金嘉采還做了校誤。方便一點可以買馬飛海和王貴忱整理的「中國錢幣文獻叢書」出了好幾輯,我比較喜歡第一輯收顧烜錢譜輯佚、貨泉沿革、泉志論幣所起、錢幣考、錢幣譜與錢通的合刊本,讀起來比較方便。

讀古泉圖書之妙,正可從此來談。古泉圖像千百種,若按歷史順序排列,對愛好文物想觸摸古代生活氣味,不失為值得推薦的一路。有能力收集固然好,否則圖版拓片也不差,何況原泉或已不在,從拓片可以看見泉布形態和神韻,特別是丁福保註明各種古泉的當時(一九四〇)市場價目,雖水漲幾倍今看似無用,然從價目高低實際可以看見丁氏年代古泉行情存佚大致情況,鄉風市聲,正可為「廢物利用」也。

06.10.06

每次文章發表多少會收到朋友查問書訊的電話,昨天有簡訊問袁珂先生的書。順便帶在這兒或者有人有興趣也說不定,《山海經校註》增補修訂本有圖、有草木魚虫、海內外奇國異土等名稱引得。增補修訂本1993年由巴蜀書社印行,ISBN7805234981,售價人民幣32圓;書題燙金掃描不易,大家落眼力看書名在那裡罷。之前原是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這裡也提供幾張初版書影,希望不至於太詳細而顯得噪聒不休。東山10月16日補。


9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东山兄乐于淘古书,想必已近“每得一书,必手自点校摩挲,珍重藏弃”之况味。东苑内古书图文并茂,很是赏心悦目,古雅气息浓厚得“弗得了”,来者的心情亦随着“旧”了起来。如刘敬文先生所言,阅您之文,有感您就活像个“小老人”似的,实则您未老,也没早衰,只不过熏浸了一身“旧”气罢了。

搜访古书,不得不依托机缘,当然也要有像您这样爱书成癖的人才行,只需过一过目,即可晓得哪些旧书,深得您心,值得一藏。

不知近日可静心闭关读书了没?又及

隐者

東山 提到...

隱者:

看到留言真是高興,讀您的說話常有知己之感。如果不是因為「圖文并茂」大概我是不願意把文章上挂的。報刊版位有限,這也是不得已的事,只好另闢戰場,也可讓身在國外的朋友知道我還活著。

買書需要心情,也需要機緣,不是你書不入你手。還有一點更重要的當然是眼光和膽識,否則怎麼都看不見書放在架子上的。清人孫寶鍹說新眼看舊書,舊書皆新,舊眼看新書,新書皆舊,大概可以好好的學習。

近日在準備補習中心的假期班,特別累。書本請了進房而未能招待,真不好意思,怎麼可以這樣疏于招待遠方來客呢。

東山 提到...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ecause it linked to malicious content. Learn more.

匿名 提到...

东山兄:

您这样说,我也高兴。只是我又算得了是什么呢?只是乐于当个小读者。虽则也不是全弄懂您的文义,可十分明了亦未必是好。

有云“温情藏在两处:一在胸中,一在笔底”。您是笔底见温情之人。初始读之,会觉得涩笔处处(您还自嘲为“文抄公”?),可读久了,就愈觉有韵味。某君会问说怎么东山总喜于“大话”买书经,不亦乐乎似的,可我却偏爱读,不亦乐乎。

隐者

匿名 提到...

东山兄作文不仅显得“旧”意盎然,还“旧”得颇为彻底,有趣有趣!

以上的mp3下载不了,速度过慢,我就另找版本来听,说实在也不懂置评。

我虽已学音乐多年,学的却是西洋古典乐,可音乐原来就没分国界,我的音乐感告知我尚可接受。浅赏是还行的,深究就没本领了。我想重点是在词儿罢。谢谢东山!

隐者

東山 提到...

主要我是喜歡駱玉笙的唱腔,勁道有力,時而又婉轉,觸動人心。若要說音樂有甚麼用處,這大概也算一種罷。

我若不珍惜讀點書,還真是「百無一用」了。

匿名 提到...

喜欢音乐,会上瘾的,且容易被看作“玩物丧志”之流。这很让我觉得无奈。音乐的绝妙之处,最主要还是能抚慰心灵,然其存在的意义也太轻率地被淡化掉,甚而变得可有可无。

您又发自谦之辞了,这教我日后怎么还敢留言?

隐者

清樓遐客柳寒樹 提到...

東山兄﹐好書真的難逃你的五指…還有你的方孔兄

東山 提到...

歡迎柳兄到訪,別無作其他大事的能力,一用就是繙讀,應該改叫一用書生才是。近時不怎麼敢出門找書,之前消費書款太大所累,還有兩箱舊書在海上,尚好是清了款子的,否則就名副其實的窮酸了。不過也好,靜靜在小房亂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