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24, 2006

「小題大作」之餘

遙天先生珍貴手跡。放翁七古〈遊山西村〉: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朴古風存。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讀安煥然先生《華人研究不妨小題大作》(詳見9月19日《東方名家》),內裡有許多觀點我覺得很有意思,文章也很可讀,考試期間已是人忙頭昏,然還是任性不易,要趁機來給先生加條「狗尾巴」了。

安文寫到宗鄉會館與大專學府學術合作,這確實是很好的示範,其他鄉團未必需要依樣模範,但是這種精神值得學習。結合院校的好處是得到豐富的學術資源,提升活動的品質,長遠看來對會館鄉團還是大有好處的。難怪安氏尚結尾處還要倡議北馬的潮州會館學習,與韓江學院合作,南北都來運動一下,對本地研究冀可開出一條新的路子。

我想起蕭遙天先生了。我這裡想談的是關于出版潮籍學術論叢的可能性,,那麼有才氣的一個人,既是作家,亦是學者。蕭氏生于中國廣東潮陽棉城,九〇年終於檳榔屿,出版的書很多,散文小說藝術評論學術論著舊體詩集等,可算是著作等身了。多年來已經少有人再提起這位「潮州才子」,蕭書每本最年輕的也要二十多年前的事,也該是時候給遙天先生整理出版,讓其再生。正好這文章讓我再次想起遙天先生,我亦是頗有鄉曲之見的人,今天來「狗尾續貂」蓋不足怪。

蕭遙天先生論著不少,如《中國人名的研究》(檳城:檳城教育公司,1970年:北京:國際文化,1987年)、《潮州戲劇音樂誌》(檳城:天風出版,1985年)、《潮州語言聲韻之研究》(古晉:天風出版,1983年)、《年獸与圖騰崇拜》(新加坡 : 教育出版社, 1978年)、《民間戲劇叢考》(新加坡 : 南國出版社, 1957年)、《張氏源流世系人物考》(檳城 : 天風出版公司, 1975年)、《蕭氏源流世系人物考》(上海 : 天風出版公司, 1977年)。這裡羅列的系學術專著,若《文藝真善美論叢》、《讀藝錄》和《語文小論》等尚不包括評論哩。

目下我以為還是先把前五書整理出版,這對學術界或潮州知音而言,自是功德無量。對於潮人亦自有其用途,比如作為對外交流的禮品,或入藏國內外各大圖書館。實際上,幾年前馬漢先生在《蕭遙天長袖善舞》已有這樣的考慮:「潮联会是否可以考虑将之逐一出版,相信都是很有价值的潮州文献」,我不過是給諸君來段舊事重提,作個小註腳罷了。

不佞自非吃一定要檳城的好那樣的地方主義,惟獨文獻上藝術上感到其中的區別,今固不宜執守一方,但覺得風土之力亦非同小可,不然也不會在此「借題發揮」,給潮州同鄉呼籲呼籲一下了。
06.09.19
附記:今日刊登時誤作「大題小作之餘……」。10月7日訪蕭府遇挫再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