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9, 2006

圕的故事──學堂嘉話乙

不記得了,我好像常到圖書館。有時候我又矛盾去了優大。自然優大比拉大來得雅訓,說起來優優聲,鏗鏘得來意思又吉利,可說是「天之降罔,維其優矣」。雖說我知道本義好像還可斟酌,如「及優侏儒」近乎雜耍,應該不太好出諸尊口,亦不好胡思亂想,所謂「思不出其位」也。


一般做功課、寫報告,我都有我獨立的準備,論述不論述我從不看成問題,這下子倒成了問題,我以為許多論述是「借」回來的,後來我寫文章倒傾向于不如讓資料說話,他人雖說言外之意怕作者失掉了自我,這點我是很可感激的,然則又頗覺有隔膜之感。近期我是感慨多了些,剛剛定了神又要徬徨起來,因為人的交往不可能融成一體,總有隔閡,總有順逆,看來好像都在他人牽引中了。難免要峻急地說,選材料淘沙撿金也是以我為主,當然晦澀了,沒有人懂。說遠了,還是回到做功課、寫報告。準備過程是要悠悠然醺醺然的,亦喜歡趁機讓自己多個藉口到書店逛逛,買些書本補充資料,有時竟無意買到了好東西,喜歡得弗得了。叢書堆山堆海,自己因沒本事收藏,或者是要上網傳稿甚麼的,才偶爾去圖書館。圖書館在我是「須」而非「必」了。我是知道此中陷阱的,大家都僅僅讀同樣的書,思想必然近似同質,沒有差異也就沒有對話。明白到圖書館自然不比家里,我是喜歡坐擁書城的感覺,這點寒齋疏落做不到。所以圖書館還是要去的,卻不一定是為書香,大半倒是為看人。

說圖書館,有人說書本是「精神糧食」,那麼圖書館大概是個筵宴的廚房,難怪到圖書館如看五香譜,要大啖其話頭了。這話怎說?你看圖書館講電話不是最符合「大啖其話頭」的資格嗎。所以打電話叫「煲粥」,到圖書館講電話也就名正言順,奇怪自敗──到廚房不煲粥難道打牌嗎,「煮字療飢」其實是古已有之。

現在聽說是外國把我們當一流國家了,科技也很飛快,十年前有手機已經可以「炫」了,現在沒彩頻,沒能錄歌,放出來的竟然是老到不能走動的鈴聲,恐怕會被斥為阻著地球轉,衝出一句:「Ah Pak, 你out了!」因而這是科技的「大躍進」,人人都是菁英,現在流行甚麼音樂,走一趟圖書館估計八九不離十。一邊找書考索,一邊講電話,每一歩都是響亮的脗,也確實省下不少的時間,或者可做有益于人生的事。我是這樣想的,不是嗎。「地球村音樂」如入無人之境,飛來飛去,響了一次,還會再響的,所以我神經病性格發作,疑心其實「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這句話亦說得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議了!也疑心只有自己聽到,人在其間穿去來回,問問朋友亦當真沒人聽見,後來想到「五音令人耳聾」的境界,有境界則自成高格,就不再疑心覺得是耳鳴了。你看,響了,這次是陳小春的「劫數難逃」。

粥是煮好了,吃固無妨,而不吃尤穩;管理人手不足,這我大概是聽說了,「無為無不為」,倒使我們無須再加以揣測,而甘于接受現實,至少不會說交代不清楚了。這次對於圖書館,是的,「不敬得很」,未免有些不「莊重」。「響」皱一池春水,干你何事?書嘛,圖書館的書當然是好的,進度亦算滿意的,還應該加分,一丁點吵雜聲音樂聲無大損于「優」則一也。何必嚴刑處分呢,愛音樂的孩子不會壞,其次也沒人規定圖書館講電話無益于學習,凡是都要往多數看、往常態看,你又憑甚麼阻止呢。


06.07.18
附記:拙文刊登時題目改〈本週流行陳小春〉。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大凡像《本周流行陈小春》这样的标题,总想不到会出自您手笔罢?该不会是刘主编向您“施压”,所以近期专栏稍稍走“平易近人”路线?拜读您的文字,禁不住猜想您近来忧心的事特多。原想纯以一般读者去阅读,谈何容易?您说过有无知音也不打紧,交流与否也是无所谓的。笔谈,我多次亦想读了就罢,不愿多置评,要评说恐怕亦还不够格,可到头来,说丝毫不在意倒是假的。

somebody 提到...

大凡像《本周流行陈小春》这样的标题,总想不到会出自您手笔罢?该不会是刘主编向您“施压”,所以近期专栏稍稍走“平易近人”路线?拜读您的文字,禁不住猜想您近来忧心的事特多。原想纯以一般读者去阅读,谈何容易?您说过有无知音也不打紧,交流与否也是无所谓的。笔谈,我多次亦想读了就罢,不愿多置评,要评说恐怕亦还不够格,可到头来,说丝毫不在意倒是假的。

東山 提到...

Anonymous君,

發表時確實改成〈本週流行陳小春〉,主要原因還是報館打不出我的本題「圕的故事──學堂嘉話乙」。電話上本來改「音樂?」,後來才臨時臨急用陳小春。主要還是好玩,嚇一嚇大家。果然出街後,朋友說我怎麼可能用這樣的題目。因而還是引人注目。

劉夫子不設定我們甚麼的,主要還是隨環境心境來寫。近來事多,考試又來,沒能好好讀書。寫點諷刺的文章,文言的分子就少一些。我還是盡量寫各種類型的文章。

文末留名方便我的感激。

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