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9, 2006

倒錯──東山讀書誌之一

想起《西遊記》有時候我是頗為憤懣的,有言:是真難滅,是假易除。實際確往往相反。我們對史說要明得失,知人事,然而看《西遊記》一路打從水簾洞,誰也說不出誰是真假孫悟空一回,真是解九連環般難了。

兩個鬥上九雲霄,那沙僧最苦,欲拔刀相助,又恐傷了真身。我想到我們的小市民,,讀世事常想起怎麼看紙上、嘴上嘀嘀咕咕推委指摘時,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我們茫茫在人群中漂遊,一片葉子擠著浮動,怎麼辦呢。這邊說:「我是真的!」那邊說:「他是假的!」那時候我又神經病性格發作,疑心一團大大的烏雲罩住天光,前方是兩個孫行者,也是黃髮金箍,火眼金睛,也是足下雙麂皮靴,說時遲那時快,大叫一聲鐵棒來迎。我又漂流回到了檳榔屿豐盛園,小時的戲棚腳下,眼盯住台上倆的一舉一動,到了南海菩薩難認,還請諸神眼力時,禁不住要震動,真悟空該怎麼說才好呢,心裡扭曲一團明白無告是怎麼回事。

讀中文系是之後的事。我佛如來妙語:「第一是靈明石猴,通變化,識天時,知地利,移星斗。第二是赤尻馬猴,曉陰陽,會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第三是通臂猿猴,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第四是六耳彌猴,善聆聽,能察理,知前後,萬物皆明。」做編輯又是更後來的事。讀史修身,當我開始知點人事的時候,盪漾隨風又乍然悲喜,故事是精采的,一草一莖之微,一物一蟲之性,此固是小說家言(縮千山,辨休咎是大膽的預言?),但這本是亂世,吳承恩的收束多麼妙趣橫生亦讓人失望,因之我們或許要發現靈山何處呢(如來真的會在最後出場,功成而身退嗎)人間世惘然不已,這結局顯然叫人氣餒的,真假孫悟空的本事,失望的我們看出金缽之下,這猴頭(真的假的?)又料著難脫,即忙搖身一變,變作了蜜蜂兒,嘤嘤嗡嗡的,往上飛去了。

故事還沒結束呢,現在是嶔崎磊落、海水不揚波的時候,「看得萬物不在我胞與之內,便看得人也就在我一膜之外」,我們往回讀平頂山蓮花洞,孫行者者行孫行者孫……好一段霽月風光,大話西遊。
06.06.03

沒有留言: